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南老師說:達摩四行觀與三際托空

達摩四行觀1.jpg
2013-10-29 19:07

南老師說:達摩四行觀與三際托空

南懷瑾先生 講述
         
      宗誠師:目前下功夫先以修止為目標。
      師示:你修止用什麼方法?
  宗誠師:本來修準提法,但近來氣機無法下沉,於是就改觀腳掌大拇指一節,欲止於趾,但仍止不久,我認為這還是與氣有關。
  明沙彌:我改用觀想佛像。
  師示:觀得如何?
  明沙彌:觀就觀得起來。
  師示:不想觀時在做什麼?
  明沙彌:就沒有。

  師示:這樣不行!那是散亂,也是昏沉,修行不可以如此,必須選定一個法門,行、住、坐、臥四大威儀日用間都不離它,如此才能漸得相應。你觀哪尊佛?
  明沙彌:本師釋迦牟尼佛。
  師示:選定就不要變。有時會有很多理由,自己會勸自己變化,那就是魔障來了。
  大慧師:最近修持還是持誦準提咒,對於此法門空有之理,更能體會,所謂「即空即有」,一句準提咒當下就是即空即有。所以心境上與過去迥然不同。以教理而言,《中論》提到:「眾因緣生法,我說即是空,亦為是假名,亦是中道義」此當下已統攝三觀、三諦。由此準提法門一路修下去,更能與教理密切配合。近來並看《大智度論》與《宗鏡錄》乃至天台宗的《始終心要》所講的也就是這個,因而信心愈增。
  禪文師:近來把心情放得輕鬆去體會自然,結果反而佛像不易觀成。
  法光師:我還是修準提法,偶爾較寧靜時也配合上「三際托空」的修法,覺得還清清明明,於是止於此境,若念起即持咒,現象時好時壞。
  余靜如:我的心念還須加強,尤其準提咒還欠很多。
  師示:你欠準提菩薩多少咒子?(眾笑!)
  余靜如:沒有算,因為覺得反省平常心念比較重要,所以沒算。
  慧能師:依然修準提法,若念得很清明時,自覺身心融於音聲中,於是便以觀音法門回歸自心。當然身體之強弱與修持成正比,目前仍覺色身很難調理。
  心鑒師:我是以準提法配合「三際托空」來修持,但在靜中修容易,動中修就覺得不能得心應手。
  圓澄師:我的本修法門仍是以準提法配合明點的觀點以及老師提示的「三際托空」法。近來常加以應用,效果上覺得念頭清晰無比,在睡夢中也常提持它,可是功力不夠,仍舊抵不過外境的困擾,因此,自己還須更加用功。

      當頭棒喝

  師示:這二次重點之總綱,仍與寒假時的修法一路相續,並未間斷。總題是要你們「禪密同修」。此禪乃禪定之禪,非禪宗之禪,配合密法而修。
  開始修準提法時,已告訴你們,此法包括顯密各種修法,而且與正修大止觀有很大關聯。這二次講的完全依此脈絡下來,所以特別提出禪宗的觀心法門——「三際托空」,與準提法的配合,這是真修實證的總綱。你們的心得報告大部分還沒有實際的體會到這點,少數一二位有點見地,其他沒有,這都應該反省、慚愧。一個人不用思想,沒有正思惟,修行與做人等於白費心機,所謂「飽食終日,無所用心」,一天到晚吃飽不用思想,那是什麼東西?
  (有同學答:豬。)若一天到晚如此,還自以為空,那是大昏沉啊!還有「群居終日,言不及義」。一群人在一起講空話閒扯談笑,那是犯綺語戒,胡言亂語,要不得的。
  講話要用思考,要正思惟,真修實證。你們自己想想,外面的團體很少像我們這裏,求學不需要繳學費,管吃管住又有單銀可拿,你們何德何能擔此因果?如此專修道場,財法雙供養,都是十方來的,很嚴重喔!你們給我合掌,我不要也不敢。我又何德何能?我從不自視為善知識,我一生的願望,只求做到財法二施,等無差別,但要做到真難,沒有那麼大的功德與福報,如果能財法二施一路下去,只此行門亦能成道。所以,你們自己要深切反省!反省!只因從智法師急切地把記錄送來,我才上來講了。
  寒假禪修之觀心法門——「三際托空」,簡言之,是突破念頭過去、現在、未來的三際。際是邊際,代表時空,乃是一種方便假設。於此三際如何截斷眾流,念頭切掉,保持當下即空的這個境界,你們都沒有好好體會。甚至各修各的,聽歸聽,未能用之配合修持,沒有依教奉行。這樣求學不力,等於犯了大乘戒律,所以自己搞了那麼久沒有成果,這就是所謂的見思惑,自己的我見執得很牢,這樣如何能得解脫呢?
  

      畢竟空不異勝義有

  在般若部的《金剛經》上,佛也說過:「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既然不可得,不托也空,托也空,心念自性本來是空,那就更進一步了。然而般若真講空嗎?性空緣起,即是妙有,妙有即是法相,並不只講空。雖然自性本空,但有此三際,即是法相,並未否定法相。不要說般若只講畢竟空,唯識只講勝義有。實際上,般若正是「勝義有」,而唯識恰是「畢竟空」,要把這個道理搞通。
  既然「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自性本空,你能住在這本空的本際嗎?你要用慧觀,就禪宗而言即是「參」,參包括研究、思維、懷疑、觀察、反省、檢討等的意義,要是觀察清楚,由清明瞭然而進入三際托空。
  

      作意觀想與三際托空

  師示:那麼準提法的修持何嘗不是如此呢?由性空中起念觀想,即是作意,你們為什麼作意觀想不起來呢?
  余靜如:心力不堅強。
  月映師:因為作意的向心力太強,產生反效果的離心力。
  圓澄師:作意太要力。
  大慧師:觀想應該起初是有分別影像,再慢慢進入無分別影像。

  師示:那麼重要的要點都沒有記住,不是我罵你們,聽過無數次,已經清楚的告訴你們,而你們所講的只是接近而已,並未切中核心。
      現在再告訴你們,好好的聽清楚。一般人的作意觀想往往用生滅的,分別的,第六意識去觀,硬要把它觀起來,卻觀不起來。不管是有分別或無分別,都是先存有意識的作意影像,這是錯誤的,起觀想作用的作意之「意」,並不是第六意識之意,而是所謂七識的意根。
  我也曾經比方告訴你們,影像如何留住?就像你回憶小時候所住過的老家一樣一提就有那個影像,就這麼容易,你看過最喜愛的佛像甚至白骨架,一提就有影像。這個影像的出現,縱然意識還在思想、講話,仍然依稀存在。必須先止在那個影像中,才能漸漸進入情況。若用心止,是止不住的,應自然任運的止住,不可太過刻意。
  準提法由性空作意起觀,自前際性空中,作意起觀生起妙有之用,因此而口密念咒,身密結手印,意識觀想,一心多用,以證百千法門具足於當念。但這都是作意觀想,生起妙有之用,最後還歸到圓滿次第:「虛空即我,我即虛空,虛空與我無二無別,亦無虛空之量可得,如來如來,如是如是」。後二句更要注意,那是大三際托空,不空而空,托空只是名詞,連這句話都要丟開,那才是正止正觀;瞭解影像留住與否,就是慧觀,真留住了,行、住、坐、臥都在其中,即是真止。
  譬如你心中有事,無論父母、朋友、兄弟、夫妻之事,偶然影像現前,真是「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那種影像怎麼會如此的分明呢?尤其情緒不好,或是女性受到生理週期的影響,總是特別明顯,這就是業力使然,但此業力之來,來不知來處,去不知去處,此乃無明,必須與此參透。
  
      修行人的本分——達摩四行觀

  真修行,必須於行、住、坐、臥四威儀中處處體會、修證「達摩四行觀」:
  一、報冤行,二、隨緣行,三、無所求行,四、稱法行。
  那麼如何行持才算真修行呢?不只是上座用功,下座做事對人講話,任何起心動念,無不知曉此念屬何心所,或貪或嗔,念念清楚,然後念念托空,隨念佈施,這就是捨,也是內佈施。
  修行若只一味在禪堂打坐修行,不曉得覺察念頭,都隨無明妄想而去,不知念,不知三際托空,一天愁眉苦臉,怎麼稱得上是修行人呢?那是魔障道中人,面上一點慈悲喜的氣息都沒有,隨時在無明業障中煩惱,懵懵懂懂,哪算是修行?達摩祖師的四行觀,才是真修行,也是上次大慧師所提的《顯密圓通成佛心要集》中,先悟毗盧法界,後修普賢行海的起步工夫,隨時隨處都在行持中,那才是真修行,真三際托空。

      念念覺照,念念空

  若前念不對,馬上懺悔,然後念,即得後念清淨。若再起念,還在此境界中,自己有多痛苦!所以修行不是一生一世的事,記得我還小,十二歲時,就懂得如此做功夫,當時學氣功、學打坐,常常楞在那裏,自己想:「前一個念頭是什麼?」一路追下去,心覺奇怪:「人的思想為什麼會如此?」我恨自己小氣,雖恨還是改不了,常在追究自己的念頭,經常醒來問自己:「剛剛最初醒來那一念在想什麼?」有時勉強想起來,仍不能滿足,又更追問:「昨晚睡前最後一個念頭想的是什麼?」從小就沒有人教過我要如此自己找自己的麻煩!自己到現在還常想著:「這個習氣怎麼來的呢?」可見修行不是一生一世的事啊!
  修行不懂觀察念頭,不照三際托空做工夫,定力必然不夠。有些同學做事,隨手忘記,還叫修行,還有定力嗎?回憶雖是妄想,但也是正定,正念,宿命通是由憶念而來的,念念清楚,自然知過去、現在、未來,這才是真托空,雖知自性本空,亦不忽略「三際幻有」,所以達摩四行觀非常重要,現在為大家稍作說明:  


      報冤、隨緣、無所求,是為甚難

  一、什麼是「報冤行」?
我今天活在這世上,人家罵我、辱我、欺我、怨我,都能冤親平等視之。一切遭遇,無論是父母、兄弟、朋友、仇敵對自己的種種,都能瞭解此乃過去所欠之恩怨,應該還的,所以寒山問拾得:「世人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惡我、騙我如何處治乎?」拾得答:「只要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
      如此作到一切冤親平等,受了大辱都很坦然,也就同於《金剛經》所說的「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即為消滅。」一切都是報冤行,真修行要隨時存念:「我欠這世上的債還沒了,我是來還債的。」一般人能這麼想到、做到嗎——難!
  二、什麼是「隨緣行」呢?
  有好的衣服就穿好的,沒有就穿差一點的,甚至一無所有,從垃圾堆裏撿來縫縫補補,也可以穿,一切隨緣。寒山又問拾得,:「還有甚訣,可以躲得?」拾得答:「我曾看過彌勒菩薩偈,你且聽我念,偈曰:老拙穿衲襖,淡飯腹中飽。補破好遮寒,萬事隨緣了。有人罵老拙,老拙只說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涕唾在面上,隨他自幹了。我也省力氣,他也無煩惱。」
  有人罵我,我說:「好!好!我該罵」,有人打我,我就躺下來給你打,免得被你打,還花了那麼大的力氣,你也少煩惱,這多好,這又多難做到,此即隨緣行。
  昨天有個出家人問我:「有人邀我到法國閉關好不好?」我說:「真修行汙泥中也可以閉關,我前幾年不就在鬧市中閉了三年關?!」當時我也曾到處找地方,後來有個桃園的同學,要把竹林老家都送給我,我到了那裏,自覺好笑,就回來街上閉關,自己嘲笑自己:「昏了頭!哪里不是道場,提婆達多不也是以地獄為道場嗎?!」
  三、什麼是「無所求行」?
  你們在此修行做什麼?想成佛是不是?自性本空,一切都還是還債,前生欠的宿債,所有恩怨、感情都是還債,這個因果錯綜複雜,不過也有蛛絲馬跡可尋。欠多了來生做人父親,白手成家,辛辛苦苦經營賺了些錢,等兒女長大,自己就翹辮子了。你們的父母哪個不欠你們的,十月懷胎,辛勤養育,你卻頭髮一剃,自己去修行,這些債主都來還你的債,如果不好好修行,你又還他們什麼呢?一無報養,來生的債就欠大了,甚至也有來生變頭母豬,生一大堆小豬去還債的啊!
  所以,真大徹大悟者,佛也不成,凡夫也不做,大家想像得到嗎?有人問我:「幾時出家?」我說:「我從未入過家。」什麼叫家?一個男的,一個女的,兩個鋪蓋湊在一起,這叫做結婚成家,然後幾年下來生了一堆所謂的「孝子賢孫」長大了各奔東西。修行要清醒啊!什麼叫家?——沒有家!所以不用出世,也不用入世。
  真修行人,一切佈施,無所求,不想收回,不成佛亦不做凡夫,就是禪宗所標榜的「無心道人」。所謂:「無佛處莫留戀」——空也不住,「有佛處急走過」——有也不守。要如此反省念頭,一落二邊就錯了。
  像你們有時做勞務,搬椅子或掃地、擦窗戶什麼的,看看別人好好地在打坐,便想偷懶,別的同學那麼舒服,我又何必這樣的苦幹呢?這就是「抱」怨行,不是「報」怨行,是有所求行,也沒做到隨緣行。大家檢點平常對念頭有如此反省嗎?有此念頭要懺悔、要念。哪一位祖師解釋懺悔解得最好?  


    「稱法行」需靠智慧

  圓澄師:六祖惠能大師說:「懺者,懺其前衍。悔者,悔其後過。」
  師示:對了!就是不二過,不再犯。
  接下來談談第四點,什麼是「稱法行」?
  起心動念,講話、態度、行為等等,沒有不合佛法的。待人應恭敬、謙虛、慈祥,處處如此而行。但是沒有慈祥,不一定不稱法,怒目金剛也有深妙的道理在。
  因此,如何夠得上稱法行?如何才不犯大乘戒?就要靠智慧抉擇應用了,不是光打坐、三際托空就可以成佛,見個空性有什麼用?自性本空,如果八十八結使的業力轉不過來,那是永遠成不了佛的。
  修行人一顰一笑都要適當,不該笑時你笑,不該皺眉頭時你皺眉頭,都錯。起心動念都要注意,比如宗誠師氣往上升,有沒有觀察何種原因引起?是人事因素?亦或欲念牽動所致?這種時時檢驗自己的做法,也是一種稱法行。有些人自以為心如止水,如果忽然驟起波濤,誰也都莫可奈何!別以為心如止水就到了,所謂:「戶樞不蠹,流水不腐」,止水不動會發臭的。有人在山頂上住洞閉關,一下山來,受到凡塵外境的誘惑,那在山頂上一味清靜一下就垮了,這些都是修行人的苦境。

  理學家的操守

  如果自己的情緒穩定不了,想向人訴苦、向人哭泣,發洩自己心頭的苦悶,這都不是修行人,應念念觀察,這才叫做「守戒」。你們可參考《宋元學案》,那些理學家在行為上是律宗的精神,一言一行不敢苟且,他們講究「懲忿窒欲」,有煩惱脾氣就是「忿」,於此《百法明門論》中有載,大家必須仔細研究。因此,七八十年前的讀書人,還有記「功過格」的做法,做錯就畫黑點,每天檢查自己的過錯,有欲望馬上止住,如此必能征服自己,頂天立地。所以當理學家有人發現有些佛家的人修養不如他時,就起輕蔑之心了。當然他們的見地不高,但行為律儀卻很有可取之處。

  如來大定與辦事定

  所以,菩薩行是一顰一笑都要清清楚楚,念念,提得起放得下,若能「懲忿窒欲」慣了,一上座用不著求定即在定中,此乃自性大定,盤不盤腿都無所謂,即是「不是息心除妄想,只緣無事可思量」,「清淨本然,周遍法界」,此即如來大定,知道嗎?用心求定,是小乘法。所以今天從智法師說:「以前我不敢入世,現在我瞭解,那麼忙、那麼煩,但是從中體會到真修行、真定力。」以前他只想住茅蓬,自從他來了,為了他才促成設立「大乘學舍」與「十方叢林」的因緣,一個人修行要學辦事領眾,千萬別小看了「辦事定」的重要啊!你們聽了這麼多也應該知道三際托空,說說看!
  圓澄師:念念空,念。
  師示:要不要認得念?
  (眾答:要!)
  師示:要認得它的法相,曉得這念是嗔、是貪、是惱、是蓋覆、是諂曲、是嫉妒、是好勝、是埋怨,都要清楚,都要托空,隨起、隨掃、隨捨、隨空。

      覆蓋的心理最要不得

  師示:什麼是覆蓋?
  修定師:文過飾非。
      師示:自己做錯了,還拿許多理由來辯論、掩飾,這就是覆蓋。自己犯錯不為人知,但此心自知。不過,知了又會對自己起覆蓋的作用,因為自衛的心理習慣,不欲人知,剛開始還覺得臉紅,心也羞慚,但第二念一起,便覺得自己沒有錯,再加第三念,就反覺得是別人對不起我了,錯的是他,不是我,這就是覆蓋自己、安慰自己,自欺欺人。人們都會有這種毛病,這就是修行最大的障礙,一輩子標榜學佛修道,結果搞了半天,到頭來錯用心,不敢面對集貪、嗔、癡於一身赤裸裸的自己,白白浪費時間而已。

  大修行者的貪嗔癡

  所以研究《百法明門論》,真透徹了,可成為有大成就的心理的病理學家。但「唯識」學中的百法還是歸納性的,現代性的心理學是演繹的,所以又發展為行為科學等等許多名稱。如依「百法明門」的歸納,那麼任何一種心理,大多都是貪嗔癡慢中。你們說大修行人、大祖師們,有沒有貪嗔癡?密教修行者有稱為佛慢的,所謂我要成佛,以及「天上人間,唯我獨尊。」即是佛慢。「撥開慧劍,斬斷情絲。」這是佛嗔,變個好聽的名稱叫勇猛精進,不過要提得起,放得下。「虛空有盡,我願無窮。」要度盡一切眾生,這就是佛癡。大願力者雖轉了凡夫的癡心,但虛空不可盡故,我願故亦無窮,因此名之為菩薩乘的一闡提眾生,永遠不肯成佛,永遠是利他的菩薩。這些等等,大家都要參清楚,才夠得上學顯、學密、參禪。你連自心中的秘密都打不開,還學什麼密宗?學密法就想得加庇,這是貪心,功利主義。有人說:「我念了好幾月的準提咒,結果還感冒不好」,這算是修行人?大家應把三際托空搞清楚啊!三際托空是什麼行?

  佈施、忍辱、六度在其中

  從智法師:稱法行。
  師示:哪一法呢?
  從智法師:佈施。
  師示:它是內佈施,把心中骯髒的心思統統拿掉,所以《金剛經》一開始就告訴你佈施要「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佛被歌利王割截身體,血肉一塊一滴被割掉,但他卻一點都沒怨恨心,也沒忍辱心,那才是真忍辱。你愛割就割,痛是我的事,一部《金剛經》就是講佈施、忍辱而到達圓滿成就,並非講禪定與精進,對不對?
  大慧師:都在其中。
  師示:對,都在其中。六度就在一度上,六度互攝,能念念佈施,即達三承托空,懂嗎?

  
            ——《十方》雜誌第四卷二期『達摩四行觀與三際托空』


達摩四行觀與三際托空(電子書影).jpg
2013-10-29 19:08

PDF電子書影



PDF、WORD、TXT 文件下載
              新浪共享資料:http://iask.sina.com.cn/u/3809295267/ish
              百度網盤分享:http://pan.baidu.com/share/home?uk=2469647907




-1A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

站長推薦 關閉


懷師開示《淨念相繼與如何往生淨土》的重要性/古國治 先生

南懷瑾先生開示《淨念相繼與如何往生淨土》的重要性 古國治 先生 南懷瑾文教基金會最近發佈了懷師于2012年2月2日的開示,這段開示對學佛修行而言,非常重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