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Yes and no 的體會 /幽蓮

Yes and no的体会

幽蓮

    面对工作,总有说不出的痛苦。对这种痛苦做过很多次清理,每次清理过后,都觉得会好很多,可是又会不断有新的问题涌现出来。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接着清理。

    公司一季度一次的绩效考核又开始了,每次绩效考核,我都提前担心很久,害怕很久。绩效考核中有一个环节,领导层,员工之间互相打分,有时候记名,有时候不记名。

    我坐在会议室,想到又要被别人打分,而且可能是一个很低的分,我的眼睛起了一层雾一样的东西,那是流泪的前兆。我看到自己在发抖,在痛苦的哀求,然后变为疯狂的打击报复。我看到自己发软,很无力,瘫在地上站不起来。

    脑海中浮现的早已不是眼前会议室的画面,而是曾经的记忆。我看到自己上高中时,95%的同学都不选我,大家都那么讨厌我吗?我看到自己苦苦的哀求:

    爸爸,我看会儿还珠格格,再学习可以吗?
    (不可以)看电视又不能当饭吃。
    爸爸,我去玩会儿,就一会儿,可以吗?
    不可以。
    爸爸,我想去参加4.12日上海的讲座(我好想见见古老师哦),可以吗?
    最好别去,有什么意思嘛。
    爸爸,我………可以吗?

    NO  NO   NO  NO  NO  ……
    我早已湮没在铺天盖地的no里。

    我为什么这么怕面对工作,这么怕面对社会?我为什么那么喜欢逃避?我为什么总想辞职,总想换工作?我为什么不与人交往,自闭又独来独往?

    我终于看到了,我的天呀,原来我害怕听到别人对我说“no”,脑海里被“no”的龙卷风刮过,各种各样的no,有来自家庭的,有来自同学的,有来自老师的。。。。。。

    老师说,嗔的背后必有贪。嫉妒与恨不也是因为害怕听到别人对自己说no吗?嫉妒与恨不也是因为贪不到自己想要的“yes”,由爱生恨吗?打着帮助别人的旗号,按照自己的意愿自私的改造别人,塑造别人,要求别人,不也是在苦苦的寻求那个“yes”吗?说到底,除了我自己之外,我到底爱过谁?

    我看到自己痛苦的跪在地上,倒在地上,全身每个细胞都在苦苦的哀求: yes 、yes、yes、,求求你或者你们,对我说yes。我看到自己像个疯子一样,乱杀乱砍,那么疯狂,竟然是因为别人对我说了no,或者说,那么疯狂,是为了阻止别人继续对我说no。

    我整个人都变得虚弱无力,想象自己的得分会是最后一名,会很低很低。在别人对我说了那么多的no以后,我已经没有能力再对自己说yes了。近一年来,我几乎每隔不久,就要对自己强化一次,我是有问题的,我不是一个好员工,我是不合格的。

    情绪得到清理后,心情变得稍好一些了,恢复了一些能量。

    为什么别人不能对我说no呢,那是他们的事,他们的模式呀。不能成为别人心中的第一,也许没那么糟糕,关键是,在自己的心中,我是第几呢?成为别人心中的最后一名,或许也没关系,在我自己的心中,我可以是第一,唯一。

    爸爸是可以对我说NO的,领导和同事也是可以对我说no的,全世界都可以向我说NO,但是我自己,不能再那么无情的对自己说no了,我要学着对自己说YES. 可能开始有点难,可能会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幼稚,可能会排斥去看自己的优点,可能对自己说出的YES没有信心,不过,没关系,这一切都没关系,我可以慢慢来,我可以反复的练习,直到我变得很自信,很坚定,很快乐,随时随地都可以对自己说YES.

    这个世界不是我说了算的,不是我想怎样就怎样的,别人有别人的规则,有别人的模式。别人对我说YES或者NO,我都应该尊重,都应该感恩。妄想所有的人都按我的设想出牌,都按我设定的游戏规则玩耍,不但不可能,还是自寻烦恼。我也不愿再为自己无法适应或者满足别人的游戏规则而痛苦自责了,我是自由的,我可以为自己做出适合自己的选择。

    谢谢爸爸,谢谢那些对我说NO 的人,你们教会我如何爱自己。



(轉自:古國治先生博客
        可經由論壇首頁底部鏈接訪問 古先生的博客,閲讀更多内容。)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

站長推薦 關閉


南老師說:淨念相繼與如何往生淨土

淨念相繼與如何往生淨土 懷師 開示 2012年2月29日晚飯後    (大眾念佛,師拍案,佛號聲嘎然停止) 這個時候沒有佛號,這句「阿彌陀佛」的名號,一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