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人間菩薩」何澤霖 /魏承思

「人間菩薩」何澤霖

作者:魏承思-2012-04-06


   「畢世護法無雙士;生往蓮池又一尊。」

  近代中國的佛教界都喜歡標榜「人間佛教」。既有人間佛教,當然就應該有人間菩薩。在我遇到的佛教界人士中,何澤霖老居士可以說是絕無僅有的一個「人間菩薩」。菩薩精神就是慈悲喜舍的精神,就是要「能忍難忍,能舍難舍」。眼下這個世界,大部分人只懂得抓,抓錢抓權抓出名,卻不願意施捨。在深圳的一家所謂慈善酒店裡,還看到老闆自書「中國慈善第一人」。這哪是舍啊?分明是用小小錢去換大大名。何老居士則為了佛教復興而默默地奉獻了畢生所有。

  上世紀80年代中葉,我開始對佛學發生了興趣。有一天,忽然收到一包從廣東樟木頭寄來的佛學書刊。包裹裡夾著一張名片 「香港佛教圖書館館長何澤霖」。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也不知道他何從得知我家的位址,何從得知我需要這些書刊,更不知道他為何白白送書給我這個非親非故的年輕學子。從那一天起,幾乎每個月都能收到何老居士寄來的佛學書刊。我因此擁有了最初的幾本經書,開始真正接觸到佛教。因此取得了和《香港佛教》、《內明》的聯繫,開始給這兩家香港雜誌寫稿。第一次知道海外有位南懷瑾,並在若干年後成為他的入室弟子。

  90年代初,在洛杉磯西來寺隱居的日子裡,陸陸續續聽到一些關於何澤霖的故事。何老居士1925年生於澳門,母親早逝,由祖母一手撫養成人。1952年移居香港,打小工,織毛衣,和妻子一起胼手胝足,含辛茹苦,數十年創下一份家業。但皈依佛門的何澤霖夫婦發願要盡其所有佈施眾生。1979年,他們省吃儉用購置的第一套房子就用來創辦香港佛教圖書館,免費向公眾出借、贈送佛教圖書。後來又將圖書館連同這套物業一併贈送給佛教界,成為公共財產。三十多年來,圖書館的運轉始終依靠何家的資助。

  80年代初,何澤霖在湛江遇到一位老和尚,住在破爛不堪的茅棚裡。何老居士將隨身帶去的幾本經書送給他,老和尚如獲至寶,老淚縱橫。經過「文革」後,內地佛教破壞殆盡,佛像經書蕩然無存。海外從郵局寄送的經書也仍被視為迷信品,剛過海關就被當廢紙送進了造紙廠。何澤霖在樟木頭開了一家有上千名員工的針織廠。此時,他決意放下工廠事務,全身心地投入向內地印贈經書的事業。他每天往返於香港和東莞樟木頭,用瘦弱的身體背負沉重的經書。從香港北角搬上廣九列車,在羅湖下車後,跟隨擁擠不堪的人群過關,出關後又轉火車到樟木頭。然後和員工一起,小心翼翼地將一本本經書包好,分發到全國各地。

  何老居士幾十年如一日,像螞蟻搬家一樣來回奔走。只要有人請求,他是每信必複,有求必應。這二十多年裡,何老居士究竟送出了多少本經書,花費了多少資金,實在無法統計。人們只知道,每天僅郵寄費就要花掉兩三百元。有一年,僅念佛機就送出去一百多萬部。

  何澤霖算是有錢人,針織廠財源滾滾,多年來的盈利少說也有個數千萬元吧。但他過著一般人難以想像的清貧生活,從來是粗茶淡飯,出門坐公車,衣服穿了十幾年捨不得丟棄,家裡沒有空調,一台電風扇用了數年還在轉。有一次,竟然拿不出幾萬港幣支付自己的住院費。夫妻倆晚年一直居住在新界鄉下的村屋裡,在屋前屋後親手種植蔬菜瓜果。他的全部家產都貢獻給了佛教。他沒有絲毫名利觀念,默默地做著平凡而偉大的事業,卻從來不求回報。在內地有成千上萬像我這樣的人從他贈送的經書中獲益,稍有年歲的僧尼大多聽到過何澤霖這個名字,但多半隻聞其名、未見其人。

  九十年代末的一個夜晚,我在南懷瑾的寓所。吃完晚飯,大家正在聊天,一對老夫妻推門而入。老先生清瘦健朗,和言悅色。懷師向我介紹說是何澤霖老居士。這正是我久仰的人間菩薩啊!頓時肅然起敬,很自然地向他行了三鞠躬的大禮。在當今這個時代,缺失的不是信仰,各種五花八門的信仰俯拾皆是。缺少的是真正能實踐自己信仰的人。其實,一個人無論信仰什麼,只要不是把信仰當作追逐名利的手段,而能像何老居士那樣身體力行,默默地貢獻給自己的信仰。那都是應該尊敬的。

何澤霖老居士在2004年1月去世。他離開人間的時候很平靜很安詳。南懷瑾先生在挽聯中如此評價他的一生:「畢世護法無雙士;生往蓮池又一尊。」讀懂了何老居士,也就明白了什麼叫「平常心是道」。



來源:南方人物週刊



-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

站長推薦 關閉


南老師説:真照無邊說似他

南老師説:真照無邊說似他 南公懷瑾先生 講述 我們的妄念來來往往,生生滅滅。但是,你知道哇!那個「能」知道它生滅,「能」知道它煩惱的,他本身並不煩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