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達摩語錄

達摩語錄


一.達摩小傳
      法師者,西域南天竺國人,是大婆羅門國王第三之子也。神慧踈朗,聞皆曉悟。志存摩訶衍道,故捨素從緇,紹隆聖種。冥心虛寂,通鑒世事,內外俱明,德超世表。悲悔邊隅正教陵替,遂能遠涉山海,遊化漢魏。亡心之士,莫不歸信,取相存見之流,乃生譏謗。于時唯有道育慧可,此二沙門,年雖後生,俊志高遠,幸逢法師,事之數載,虔恭諮啟,善蒙師意。法師感其精誠,誨以真道,如是安心。如是發行,如是順物,如是方便。此是大乘安心之法,令無錯謬。如是安心者壁觀,如是發心者四行,如是順物者,防護譏嫌,如是方便者,遣其不著。此略序所由,意在後文。


二. 二入四行
      夫入道多途,要而言之,不出二種。一是理入,二是行入。理入者,謂藉教悟宗,深信含生凡聖同一真性,但為客塵妄覆,不能顯了。若也捨妄歸真,凝住壁觀,自他凡聖等一,堅住不移,更不隨於文教,此即與理冥符,無有分別,寂然無為,名之理入。行入者,所謂四行。其餘諸行悉入此行中。何等為四,一報冤行,二隨緣行,三無所求行,四稱法行。云何報冤行:修道行人,若受苦時,當自念言我從往昔,無數劫中,棄本從末,流浪諸有,多起怨憎,違害無限,今雖無犯,是我宿殃惡業果熟,非天非人所能見與,甘心忍受,都無冤訴。經云:逢苦不憂,何以故,識達本故。此心生時,與理相應,體冤進道,是故說言報冤行。第二隨緣行者:眾生無我,並緣業所轉,苦樂齊受,皆從緣生。若得勝報榮譽等事,是我過去宿因所感,今方得之,緣盡還無,何喜之有。得失從緣,心無增減,喜風不動,冥順於道。是故說言隨緣行。第三無所求行者:世人常迷,處處貪著,名之為求。智者悟真,理將俗反,安心無為,行隨運轉,萬有斯空,無所願樂。功德黑暗,常相隨逐。三界久居,猶如火宅,有身皆苦,誰得而安。了達此處,故於諸有,息想無求。經云:有求皆苦,無求則樂。判知無求,真為道行。第四稱法行者:性淨理體,目之為法,此理眾相斯空,無染無著,無此無彼。經云:法無眾生,離眾生垢故,法無有我,離我垢故。智者若能信解此理,應當稱法而行。法體無慳,於身命財,行檀施捨,心無悋惜,達解三空,不倚不著,但為去垢,攝化眾生,而不取相,此為自立,復能利他,亦能莊嚴菩提之道。檀施既爾,餘五亦然。為除妄想,修行六度,而無所行,是為稱法行。

三. 給道友之信(一)
      吾恆仰慕前哲,廣修諸行,常欽淨土,渴養遺風,得逢釋迦,證大道者巨億,獲四果者無數。實謂天堂別國,地獄他方,得道獲果,形殊體異,披經求福,潔淨行因,紛紛繞繞,隨心作業,向涉多載,未遑有息。始附端居幽寂,定境心王。但妄想久修,隨情見相,其中變化,略欲難窮。末乃洞鑒法性,粗練真如,始知方寸之內,無所不有,明珠朗徹,玄達深趣。上自諸佛,下及蠢動,莫非妄想別名,隨心指計。故瀉幽懷,聊顯入道方便偈等,用簡有緣同悟之徒。有暇披覽,坐禪終須見本性。
會也融心令使淨,瞥起即便是生滅,於中憶想造邪命,覓法計心業不遷。


四. 給道友之信(二)
      展轉增垢心難究竟。智者暫聞八字,即便悟理,始知六年徒勞苦行。世間遶遶盡是魔人,徒自喧喧,空為鬥諍。虛妄作解,教化眾生,口談藥方,不除一病。寂寂從來本無見相,何有善惡及與邪正。生亦不生,滅亦不滅。動則不動,定則非定。影由形起,響逐聲來。弄影勞形,不知形之是影,揚聲止響,不知聲之是響根。除煩惱而求涅槃者,喻去形而覓影。離眾生而求佛者,喻默聲而尋響。故知迷悟一途,愚智非別。無名處強為立名,因其名即是非生矣。無理處強為作理,因其理即諍論興焉。幻化非真,誰是誰非,虛妄無實,何有何無。當知得無所得,失無所失。未及造談,聊申此句,詎論玄旨。


五.云何諸佛說空
      諸佛說空法,為破諸見故。而復著於空,諸佛所不化。生時唯空生,滅時唯空滅,實無一法生,實無一法滅。一切法為貪欲而起。貪欲無內亦無外,亦不在中間。分別是空法,凡夫為所燒。邪正無內外,亦不在諸方。分別是空法,凡夫為所燒,一切法亦如是。


六. 般若論理
      法身無形,故不見以見之。法無音聲,故不聞以聞之。般若無知,故不知以知之。若以見為見,有所不見。若以無見為見,即無所不見。若以知為知,有所不知。若以無知為知,無所不知。不能自知非有知,對物而知非無知。若以得為得,有所不得。若以無得為得,無所不得。若以是為是,有所不是。若以無是為是,無所不是。一智慧門入百千智慧門。見柱作柱解,是見柱相作柱解。睹心是柱,法無柱相。是故見柱即得柱法。見一切形色亦如是。


七.批判虛無主義
      有人言,一切法不有。難曰,汝見有不。不有於有,有於不有,亦是汝有。有人言,一切法不生。難曰,汝見生不。不生於生,生於不生,亦是汝生。復言,我見一切無心。難曰,汝見心不。無心於心,心於無心,亦是汝心。


八.三藏法師法語
      三藏法師言,不解時人逐法,解時法逐人。解則識攝色,迷則色攝識。不因色生識,是名不見色。不求於求,求於無求,亦是汝求。不取於取,取於無取,亦是汝取。心有所須,名為欲界。心不自心,由色生心,名為色界。色不自色,由心故色,心色無色,名無色界。


九. 何謂佛心
      問,何名佛心。
答,心無異相,名作真如。心不可改,名為法性。心無所屬,名為解脫。心性無碍,名為菩提。心性寂滅,名為涅槃。

十. 所謂三寶
      問曰,何名如來。
答,解如應物,故名如來。問,何名佛。答,如法覺,覺無所覺,故名為佛。問,何名為法。答,心如法不生,心如法不滅,故名為法。問,何名為僧。答,如法和合,故名為僧。

十一. 空定
      問,何名為空定。答,看法住空,名為空定。問,何名為住法。答,不住住,不住於不住,如法住,名為住法。


十二. 男女相
      問,云何即男非男,即女非女。答,依法推求,男女相不可得。何以得知,即色非男女相故。若色是男相,一切草木應是男,其女人亦如是。惑人不解,妄想見男女,即是幻化男幻化女,畢竟無實。諸法無行經云,知諸法如幻,速成人中上。


十三. 正覺
      問,證有餘涅槃,得羅漢果者,此是覺不。答,此是夢證。問,行六波羅蜜,十地萬行滿足,覺一切法不生不滅,非覺非知,無心無解為覺不。答,亦是夢。問,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菩提樹下道成正覺,能度眾生,乃至入於涅槃,豈非是覺。答,亦是夢。問,三世諸佛平等教化眾生,得道者如恆沙,此可非是覺。答,亦是夢。但有心分別計挍,自心現量者,皆是夢。覺時無夢,夢時無覺。此心意識妄想,夢裡智慧,無能覺所覺。若如法覺,真實覺時,都不自覺,畢竟無有覺。三世諸佛正覺者,並是眾生憶想分別。以是故名為夢。若識心寂滅,無一動念處,是名正覺。齊有心識不滅已來,皆是夢。


一四. 修道下手處
      問,修道斷惑,用何心智。答,用方便心智。問,云何方便心智。答,觀惑知惑本無起處,以此方便,得斷疑惑,故言心智。問,如法心斷何惑。答,凡夫外道,聲聞緣覺菩薩等解惑。


一五. 二諦
      問,云何二諦。答,譬如陽炎,惑者見陽炎作水解,實非水,此是陽炎。二諦義亦復如是。凡夫見第一義諦為世諦,聖人見世諦為第一義諦。故經云,諸佛說法,常依二諦。第一義諦即世諦,世諦即第一義諦,第一義諦即是空。若見有相,即須併當卻。有我有心,有生有滅,亦即併當卻。問,云何併當卻。答,若依法看,即失諦視,不見一箇。故老經云,建德若偷。引入虛空。


一六. 心與法
      問,貪欲名何物心。答,凡夫心。問,作無生是何物心。答,是聲聞心。問,解法無自性是何物心。答,是緣覺心。問,不作解不作惑,是何物心。答,菩薩心。問,不覺不知是何物心。即不答。所以不答者,是法不可答,法無心故,答即有心。法無言說,答即有言說。法無有解,答即有解。法無知見,答即有知見。法無彼此,答即有彼此。如此心言,俱是計著。心非色故,不屬色。心非非色,不屬非色。心無所屬,即是解脫。若犯禁戒時忙怕,但知怕心不可得,亦得解脫。亦知生天不可得。雖知空,空亦不可得。雖知不可得,不可得亦不可得。


一七. 心中有貴
      心若有所貴,必有所賤。心若有所是,必有所非。心若善一箇物,一切物即不善。心親一箇物,一切物作怨家。心不住色,不住非色。不住住,亦不住不住。心若有住,即不免繩索。心若有所作處,即是繫縛。心若重法,法留得你。心若尊一箇法,心必有所卑。若取經論意,會不貴解。但使有所解處,即心有所屬。心有所屬,即是繫縛。經云,非下中上法得涅槃。心雖即惑入,而不作無惑解。心若起時,即依法看起處。心若分別,即依法看分別處。若貪若嗔若顛倒,即依法看起處。不見起處,即是修道。若對物不分別,亦是修道。但使有心起,即撿挍依法併當卻。


一八. 得道如箭
      問,修道得道,有遲疾不。答,挍百千萬劫。即心是者疾,發心行行者遲。利根人知即心是道,鈍根人處處求道,不知道處。又不知即心自是阿耨菩提。問,云何疾得道。答,心是道體,故疾得道。行者自知惑起時,即依法看使盡。問,云何心是道體。答,心如木石。譬如有人以手自畫作龍虎,自見之還自恐怕。惑人亦如是。心識筆子畫作刀山劍樹,還以心識畏之。若能無心畏,妄想悉除。意識筆子分別畫作色聲香味觸,還自見之,起貪嗔癡,或見或捨,還以心意識分別,起種種業。若能知心識從本已來空寂,不見處所,即是修道。或以自心分別畫作虎狼師子,毒龍惡鬼,五道將軍,閻羅王,牛頭阿婆,以自心分別屬之,即受諸苦惱。但知心所分別者,皆是色。若悟心從本已來空寂,知心非色,心即不屬。色非是色,自心化作。但知不實,即得解脫。


一九. 依理法之三寶實現大道
      今若依法佛法僧行道時,不得有善惡好醜,因果是非,持戒破戒等見。若人作如是計挍者,皆是迷惑,自心現量,不知境界從自心起。若知一切法不有,亦如是。自心現量,皆是惑心,作是作非。若人謂佛智慧勝,亦如是。自心化作有,化作無,還被惑。經云,若依法佛修道,不作化眾生,不作實眾生。是故法界平等,無有得失。若依法佛修道,不求涅槃。何以故,法是涅槃故,云何以涅槃求涅槃。亦不求法,心是法界故。云何以法界求法界。若欲正心時,不畏一切法,不求一切法。若用法佛修道者,心如石頭,冥冥不覺不知,不分別,一切騰騰如似痴人。何以故,法無覺知故。法能施我無畏故,是大安穩處。譬如有人犯死罪,必合斬首,值王放赦,即無死憂。眾生亦如是,造作十惡五逆,必墮地獄,法王放大寂滅赦,即免一切罪。若人與王善友,因行在他處,殺他男女,為他所執,便欲抱怨,是人忙怕無賴。忽見大王,即得解脫。若人破戒犯殺,犯婬犯盜,畏墮地獄,自見己之法王,即得解脫。


二十. 依古典悟者力弱
      修道法,依文字中得解者,氣力弱。若從事上得解者,氣力壯。從事中見法者,即處處不失念。從文字中解者,逢事即眼闇。經論談事,與法踈。雖口談事耳聞事,不如身心自經事。若即事即法者深,世人不可測。修道人數數被賊盜物奪剝,無愛著心,亦不懊惱,數被人罵辱打謗,亦不懊惱。若如此者,道心漸漸壯,積年不已,自然於一切違順都無心。是故即事不索者,可謂大力菩薩。修道心,若欲壯大,會寄心規域外。


二一. 超越常規的世界
      問,何等事名為規域外。答,不證大小乘解,不發菩提心,乃至不願一切種智,不貴解定人,不賤著貪欲人,乃至不願佛智慧,其心自然閑靜。若人不取解,不求智慧,如此者,欲免法師禪師等惑亂。若能存心立志,不願賢聖,不求解脫,復不畏生死,亦不畏地獄,無心直作任,始成一箇規鈍心。若能見一切賢聖,百千劫作神通轉變,不生願樂心者,此人欲免他誑惑。又問,若為生規域外。答,仁義禮智信者名規域心。生死涅槃,亦名規域心。若欲出規域外,乃至無有凡聖名字,不可以有法知,不可以無法知,不可以有無法知。齊知之所解處,亦名規域內。不發凡夫心,聲聞菩薩心,乃至不發佛心,不發一切心,始名出規域外。若欲一切心不起,不作解,不起惑,始名為出一切。世間痴人等,逢一箇胡魅漢作鬼語,即作鬼解,用為指南,不可論。若為得作大物用。聞有人領百千萬億眾,即心動。好看自家心法,為有言說文字以不。


二二.淳朴心
      問,何者名為淳朴心,何者名為巧偽心。答,文字言說,名巧偽。色非色等,行住坐臥,施為舉動,皆是淳朴。乃至逢一切苦樂等事,其心不動,始名淳朴心。


二三.正心邪心
      問,何名為正,何名為邪。答,無心分別,名為正,有心解法,名為邪。乃至不覺邪正,始名正。經云,住正道者,不分別是邪是正。


二四.根性利鈍
      問,何者是利根鈍根。答,不由師教,從事見法者,名為利根。從師言教解者,名為鈍根。從師言教聞法,亦有利根鈍根。聞師言,不著有,即不取不有。不著相,即不取無相。不著生,即不取無生。此是利根人。貪解取義,是非等見,此鈍根人解義。利根人聞道,不發凡夫心,乃至賢聖心亦不發,凡聖雙絕。此是利根人聞道。不愛財色,乃至佛菩提,亦不愛。若愛佛菩提,即捨亂取靜,捨愚痴取智慧,捨有為取無為,不能雙絕無碍,此是鈍根人。與沒即去,越過一切凡聖境界。聞道不發貪欲心,乃至正念正思惟,亦不發。聞道不發聲聞心,乃至菩薩心,亦不發。是名利根人。菩薩以法界為舍宅,四無量心為戒場。凡有施為,終不出法界心。何以故,體是法界故。從你種種云為,跳踉蹄蹶,悉不出法界,亦不入法界。若以法界入法界,即是痴人。菩薩了了見法界故,名法眼淨。不見法有生住滅,亦名法眼淨。經云不滅痴愛者,愛本不生,今無可滅。痴愛者,就內外中間求覓,不可見,不可得,乃至十方求之,無毫釐相可得,即不須滅而求解脫。


二五. 做學問不得入道
      問,世間人種種學問,云何不得道。答,由見己故,不得道。若能不見己,即得道。己者我也。聖人所以逢苦不憂,遇樂不喜者,由不見己故。所以不苦樂者,由亡己故。得至虛無,己尚自亡,更有何物而不亡也。天下亡己者有幾。若能亡己時,一切本無。己者橫生計挍,即感生老病死、憂悲苦惱、寒熱風雨,一切不如意事,此並妄想現。由如幻化,去住不由己。何以故,橫生拒逆,不聽去住。所以有煩惱,由執己故,即有去住。知去住不由己者,即我所是,幻化法,不可留停。若不逆幻化者,觸物無碍。若能不逆變化者,觸事不悔。


二六. 空的真理與修道的主體
      問,諸法既空,阿誰修道。答,有阿誰,須修道。若無阿誰,即不須修道。阿誰者我也。若無我,逢物不生是非。是者我自是之,而物非是也。非者我自非之,而物非非也。如風雨青黃赤白等譬可知。好者我自好之,而物非好也。何以故,如眼耳鼻舌、色聲等譬喻可知。


二七. 行至非道之處
      問,經云,行於非道,通達佛道。答,行非道者,不捨名,不捨相。通達者,即名無名,即相無相。又云,行非道者,不捨貪,不捨愛。通達者,即貪無貪,即愛無愛。行非道者,即苦無苦,即樂無樂,名為通達。不捨生,不捨死,名為通達。行非道者,即生無生,不取無生,即我無我,不取無我,名為通達佛道。若能即非無非,不取無非,是名通達佛道。以要言之,即心無心,名為通達心道。


二八. 究盡一切存在
      問,云何達一切法。答,即物不起見,名為達,即物不起心,即物不起貪,即物不起惱,悉名為達。即色無色,名達色。即有不有,名達有。即生無生,名為達生。即法無法,名達法。逢物直達,此人慧眼開,亦可觸物不見相異無異,名為達。


二九. 非捨邪見入正見
      問,經云,外道樂諸見,菩薩於諸見而不動。天魔樂生死,菩薩於生死而不捨。答,邪見同正見故,不動。外道樂諸見者,謂見有見無。即有不有,即無不無,名為不動。不動者,不離正不離邪。即是正解時,即無邪正,不須離邪求正。即有不有,不動時見有。即無不無,不動時見無。依法看邪正都不異,故言不動。亦不須捨邪入正,故言於諸見而不動。經云,以邪相入正法。又云,不捨八邪入八解脫。生死同涅槃故不捨,即生無生,即死無死,不待捨生以入無生,捨死入於無死,寂滅故涅槃。經云,一切眾生本來寂滅,不復更滅。又云,一切法皆是涅槃。不須捨生死始是涅槃。如人不須捨凍陵始是水,性自同故。生死涅槃,亦性同故,不須捨。是故菩薩於生死而不捨。菩薩住不動者,住無住名為住。以外道樂諸見故,菩薩教令即見無見,不勞離見然後無見。天魔樂生死,菩薩不捨者,欲令悟即生無生,不待捨生以入無生。如似不須捨水而求濕,捨火而就熱,水即濕,火即熱,生死即是涅槃。是故菩薩不捨生死而入涅槃,生死性即涅槃故。不待斷生死而入涅槃。聲聞斷生死入涅槃,菩薩體知性平等故,能以大悲同物取用。生死義一名異,不動涅槃,亦義一名異。


三十. 究極真理近或遠
      問,大道為近為遠。答,如似陽炎非近非遠。鏡中面像,亦非近非遠。虛空浪宕針花等,亦非近非遠,若言是近,十方求之不可得。若言是遠,了了眼前經。論云,近而不可見者,萬物之性也。若見物性者,名為得道。見物心者,是物性無物相,即物無物,是名見物性。所謂有形相之物,皆是物。審見物性,實而不謬者,名為見諦,亦名見法。近而不可見者,法相也。智者任物不任己,即無取捨,亦無違順。愚者任己不任物,即有取捨,即有違順。若能虛心寬放,大亡天下者,即是任物隨時。任物隨時即易,違拒化物即難。物欲來任之莫逆,若欲去,放之勿追。所作事,過而勿悔。事未至者,放而勿思,是行道人。若能任者,即委任天下,得失不由我。若任而不拒,縱而不逆者,何處何時,而不消遙。

三一. 究極真理易知
      問,云何名為大道甚易知易行,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願開示之。答,此言實爾。高臥放任,不作一箇物,名為行道。不見一箇物,名為見道。不知一箇物,名為修道。不行一箇物,名為行道,亦名易知,亦名易行。


三二. 老子說
      問,老經云,慎終如始,必無敗事,此云何。答,此是懷信義人,一發心時,永無退沒,有古有今。初發心是今,於今望昔是古,於古望初是今。若道心有始有終者,名為信佛法人,古今不改者,名為實。虛妄誑詐者,名為華。


三三. 菩薩生活
      問,云何是菩薩行。答,非賢聖行,非凡夫行,是菩薩行。若學菩薩時,不取世法,不捨世法。若能即心識入道者,凡夫聲聞無能測量。所謂一切事處,一切色處,一切惡業處,菩薩用之,皆作佛事,皆作涅槃,皆是大道。即一切處無處,即是法處,即是道處。菩薩觀一切處,即是法處。菩薩不捨一切處,不取一切處,不揀擇一切處,皆作佛事。即生死作佛事,即惑作佛事。問,諸法無法,云何作佛事。答,即作處非作處,無作法,即善不善處見佛。


三四. 佛與亡靈
      問,云何見佛。答,即貪不見貪相,見貪法。不見苦相,見苦法。不見夢相,見夢法。是名一切處見佛。若見相時,即一切處見鬼。


三五. 理法世界
      問,法界體性在何處。答,一切皆是法界處。問,法界體性中,有持戒破戒不。答,法界體性中,無有凡聖,天堂地獄亦無。是非苦樂等,常如虛空。


三六. 悟處
      問,何處是菩提處。答,行處是菩提處,臥處是菩提處,坐處是菩提處,立處是菩提處。舉足下足,一切皆是菩提處。


三七. 諸佛境界
      問,諸佛境界,願為說之。答,法非有非無,不取非有非無解者,名佛境界。若心如木石,不可以有智知,不可以無智知。佛心不可以有知,法身不可以像見。齊知之所解者,是妄想分別。從你作種種解,皆是自心計挍,自心妄想。諸佛智慧,不可說示人,亦不可藏隱,亦不可以禪定測量。絕解絕知,名為諸佛境界。不可量度,是名佛心。若能信佛心如是者,亦即滅無量恆沙煩惱。若能存心,念佛智慧如是者,此人道心,日日壯大。


三八. 慧日西沉
      問,何名如來慧日潛沒於有地。答,非有見有,慧日沒於有地。無相見相亦然。


三九. 不動相
      問,何名不動相,答,不得於有,無有可動。不得於無,無無可動。即心無心,無心可動。即相無相,無相可動,故名不動相。若作如是證者,是名自誑惑。上來未解,解時無法可解。


四十. 生滅與不生滅
      問,現見有生滅,云何言無生滅。答,從緣生者,不名為生,從緣生故。從緣滅者,不能自滅,從緣滅故。問,云何緣生不名為生。答,從緣生,不從彼生,亦不自生,亦不共生,亦不無因生。又無生法,復無生者,亦無生處。是故知不生。所見生滅者,幻生非生,幻滅非滅。


四一. 罪的本質
      問,凡夫何故墮惡道。答,由我故痴,故言道我飲酒。智者言,你無酒時,何不飲無酒。雖道我飲無酒,你我何處在。痴人亦言,我作罪。智者言,汝罪似何物者。此皆是緣生無自性。生時既知無我,誰作誰受。經云,凡夫強分別,我貪我嗔恚。如是愚痴人,即墮三惡道。經云,罪性非內非外,非兩中間者,此名罪無處所。無處所者,即是寂滅處。人墮地獄者,由心計我,憶想分別,謂我作惡我受,我作善亦我受。此是惡業。從本已來無,橫憶想分別,謂為是有。此是惡業。


四二.救自我者
      問,誰能度我。答,法能度我。何以得知。取相故墮地獄,觀法故解脫。若見相憶想分別,即受鑊湯爐炭,牛頭阿婆等事,即現見生死相。若見法界性即涅槃性,無憶想分別,即是法界體。


四三. 存在的本質
      問,云何法界體。答,心體是法界體。此法界無體,亦無畔齊,廣大如虛空不可見,是名法界體。


四四. 知理法
      問,云何知法。答,法名無覺無知。心若無覺無知,此人知法。法名不識不見。心若不識不見,名為見法。不知一切法,名為知法,不得一切法,名為得法。不見一切法,名為見法,不分別一切法,名為分別法。


四五. 超越見聞的理法與覺者
      問,法名無見,云何無碍知見。答,無知是無碍知,無見是無碍見。問,法名無覺,佛名覺者云何。答,法名無覺,佛名覺者,無覺為覺,與法同覺,是佛覺。若勤看心相,見法相,勤看心處,是寂滅處,是無生處,解脫處,是空處,菩提處。心處無處處,是法界處,道場處,法門處,智慧處,禪定無碍處。若作如此解者,是墮坑落塹人。


四六. 六波羅蜜
      問,六波羅蜜能生一切智。答,波羅蜜者,無自無他,誰受誰得。眾生之類,共業果報,無有分別福之與相。經云,難勝如來,及會中最下乞人,等於大悲,具足法施,名為檀波羅蜜。無事無因,無有樂厭,體性如如,究竟無非,其誰求是。是非不起,及戒體清淨,名為尸波羅蜜。心無內外,彼此焉寄。音聲之性,無所染著,平等如虛空,名為闡提波羅蜜。離諸根量,究竟開發,不住諸相,名為毗梨耶波羅蜜。三世無相,剎那無住處,事法不居,靜亂性如,名禪波羅蜜。涅槃真如,體不可見,不起戲論,離心意識,不住方便,名為如如。無可用,用而非用。經云,有慧方便解。是故名為般若波羅蜜。


四七. 何名解脫心
      問,何名解脫心。答,心非色故,不屬色,心非非色,不屬非色。心雖照色不屬色。心雖照非色不屬非色。心非色相可見。心雖非色,非色非是空。心非色心,不同太虛。菩薩了了照空不空,小乘雖照空,不照不空。聲聞雖得空,不得不空。


四八. 諸種妄執
      問,何名一切法非有非無。答,心體無體,是法體。心非色故非有,用而不廢故非無。復次用而常空故非有,空而常用故非無。復次無自性故非有,從緣起故非無。凡夫住有,小乘住無,菩薩不住有無,是自心計妄想。色非色不染色,非色非色不染非色。復次不見見,不見不見,是名見法。不知知,不知不知,是名知法。如是解者,亦名為妄想。即心無心,心無心故名為法心。今時行者,以此破一切惑,心如虛空,不可破壞,故名為金剛心。心不住住,不住不住,故名為般若心。心性廣大,運用無方,故名為摩訶衍心。心體開通,無障無碍,故名為菩提心。心無崖畔,亦無方所。心無相故非有邊,用而不廢故非無邊。非有際非無際,故名為實際心。心無異無不異,即心無體。不異而無不體,非不異無異不異,故名為如心。即心無變名異,隨物而變名無異,亦名真如心。心非內外中間,亦不在諸方,心無住處,是法住處,法界住處,亦名法界心。心性非有非無,古今不改,故名為法性心。心無生無滅,故名為涅槃心。若作如此解者,是妄想顛倒,不了自心現境界,名為波浪心。


四九. 自心現
      問,云何自心現。答,見一切法有,有自不有,自心計作有。見一切法無,無自不無,自心計作無。乃至一切法,亦復如是,並自心計作有,計作無。貪似何物作貪解。此皆自心起見故,自心計無處所,是名妄想。自謂出一切外道計見,亦是妄想。自謂無念無分別,亦是妄想。行時法行,非我行,非我不行。坐時法坐,非我坐,非我不坐。作此解者,亦是妄想。


五十. 緣法師語
      緣法師曰,若欲取遠意時,會是結習俱盡。問,何謂正結,何謂餘習。答,生滅是正結,不生不滅是愚痴家餘習,不可用。


五一. 依法或依人
      問,為依法,為依人。答,如我解時,人法都不依。你依法不依人者,還是一箱見,依人不依法者亦爾。又曰,若有體氣時,免人法誑惑,精神亦可。何以故,貴智故,被人法誑。若重一人為是者,即不免此人惑亂,乃至謂佛為勝人者,亦不免誑。何以故,迷境界故,依此人信心重故。又曰,愚人謂佛人中勝,謂涅槃法中勝者,即被人法之所惑亂。若謂法性實際,不問知與不知,謂自性不生滅,亦自誑惑。


五二. 志法師之質疑
      志法師屠兒行上見緣法師問,見屠兒殺羊不。緣法師曰,我眼不盲,何以不見。志法師曰,緣公乃言見之。緣師曰,更乃見之。


五三. 種種思量
      志師復問,若作有相見,即是凡夫見,若作性空見即是二乘見。若作非有非無見,即是緣覺。若怜愍見則是愛悲見。若用心見,即是外道見。若以識見,即是天魔見。若不見色與非色,復不應有見。若為見得,遠離諸過。緣師曰,我都不作爾許種見,正名作見。你為作如許種種妄想,自惑自亂。


五四. 理法不能教人
      有人問緣師,何以不敎我法。答,我若立法敎你,即是不作接你。若我立法,即誑惑你,即負失你。我有法,何以得說示人。我那得向你道。乃至有名有字,皆誑惑你。大道意那芥子許得向你道。若得道,即作何物用。更問即不答。後時復問,若為安心。答,不得發大道心。如我意者,即心無可知,冥然亦不覺。


五五. 何謂道
      又問,何者是道。答,你欲發心向道,姧巧起,墮在有心中。若欲起道,巧偽生。有心方便者,皆姧偽生。又問,何謂姧偽。答,用知解邀名百巧起。若欲斷姧偽時,不發菩提心,不用經論智。若能爾者,使欲有人身體氣。若有精神,不貴解,不求法,不好智,少得閑靜。又曰,若不求妙解,不與人為師,亦不師於法,自然獨步。又曰,你不起鬼魅心,我亦可將接你。


五六. 鬼魅
      問,何謂鬼魅心。答,閉眼入定。答,某甲斂心禪定,即不動。答,此是縛定,不中用。乃至四禪定,皆是一段靜,而復亂,不可貴。此是作法,還是破壞法,非究竟法。若能解性無靜亂,即得自在。不為靜亂所攝,此是有精神人。又曰,若能不取解,不作惑心,即不貴深智者,此是安穩人。若有一法可貴可重者,此法最能繫殺你,墮在有心中。此是不可賴物。世間凡人,被名字繫者,天下無數。


五七. 可法師之教導
      有人問可師,若為得作聖人。答,一切凡聖,皆為妄想計挍作是。又問,既是妄想,若為修道。答,道似何物,而欲修之。法無高下相,法無去來相。


五八. 安心法門
      又問,敎弟子安心。答,將汝心來,與汝安。又言,但與弟子安心。答,譬如請巧人裁衣,巧人得汝絹帛,始得下刀。本不見絹帛,寧得與汝裁割虛空。汝既不能將心與我,我知為汝安何物心。我實不能安虛空。


五九. 懺悔
      又言,與弟子懺悔。答,將你罪來,與汝懺悔。又言,罪無形相可得,知將何物來。答,我與汝懺悔竟,向舍去。意謂有罪須懺悔。既不見罪,不須懺悔。又言,教我斷煩惱。答,煩惱在何處,而欲斷之。又言,實不知處。答,若不知處,譬如虛空。知似何物,而言斷虛空。又言,經云,斷一切惡,修一切善,得成佛。答,此是妄想自心現。


六十. 成佛
      又問,十方諸佛,皆斷煩惱,得成佛道。答,汝浪作此計挍,無一箇底莫。又問,佛何以度眾生。答,鏡中像度眾生時,佛即度眾生。


六一. 下地獄者
      又問,我畏地獄,懺悔修道。答,我在何處,我復是何物。又言,不知處。答,我尚自不知處,阿誰墮地獄。既不知如似何物者,此並妄想計有,正由妄想計有故,即有地獄。


六二. 刻石作佛像
      又問,其道皆妄想作者,何者是妄想作。答,法無大小形相高下。譬如家內有大石,在庭前。從汝眠上坐上,不驚不懼。忽然發心作像,雇人畫作佛形像。心作佛解,即畏罪,不敢坐上。此是本時石,由你心作是。心復似何物。皆是你意識筆子頭畫作是,自忙自怕。石中實無罪福,你家心自作是。如人畫作夜叉鬼形,又作龍虎形,自畫還自見,即自恐懼,彩色中畢竟無可畏處。皆是你家意識筆子分別作是。阿寧有一箇物,悉是你妄想作是。


六三. 四種說法
      問,有幾種佛說法。答,楞伽經有四種佛說。所謂法佛說是體虛通法,報佛說妄想不實法,智慧佛說離覺法,應化佛說六波羅蜜法。


六四. 楞禪師之教導——心無自性
      有人問楞禪師,心緣過去未來事,即被繫縛。若為可止。答,若緣生時,即知滅盡相,畢竟更不起。何以故,心無自性故。是以經云,一切法無性。故一念起時,即不生不滅。何以故,心生時不從東方來,亦不從南西北方來。本無來處,即是不生。若知不生,即是不滅。


六五. 業無可斷
      又問,若繫心成業,若為可斷。答,無心故不須斷。此心無生處,亦無滅處,妄想生法故。經云,業障罪不從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來,皆因顛倒起,不須疑。菩薩察過去諸佛法,十方求之,悉不可得。


六六. 顯禪師之教導
      有人問顯禪師,何謂藥。答,一切大乘是對病語。若能即心不起病時,何須對病藥。對有病故,說空無藥。對有我故,說無我藥。對生滅故,說無生滅。對慳故說佈施,對痴故說智慧,乃至對邪見故,說正見,對惑說解。此皆是對病語。若無病時,何須此藥。


六七. 暄禪師之教導
      有人問暄禪師,何謂是道體。答,心是道體。此是體無體,是不可思議法,非有非無。何以故,心無性故,非是有。從緣生故,非是無。心無形相故非有,用而不廢故非無。


六八. 淵禪師法語
      淵禪師曰,若知一切法畢竟空,能知所知亦空。能知之智亦空,所知之法亦空。故曰,法智俱空,是名空空。故佛藏經云,過去佛說一切法畢竟空,未來佛說一切法亦畢竟空。


六九. 藏法師法語
      藏法師曰,於一切法,無所得者,是名修道人。何以故,眼見一切色者,眼不得一切色。耳聞一切聲者,耳不得一切聲。乃至意所緣境界亦如是。故經云,心無所得,佛即授記。一切法不可得,不可得亦不可得。


七十. 賢禪師法語
      賢禪師曰,眼見處即實際,一切法皆是實際,更覓何物。


七一. 安禪師法語
      安禪師曰,直心是道。何以故,直念直用,更不觀空,亦不求方便。此是久行道人。經云,直視不見,直聞不聽,直念不思,直受不行,直說不煩。


七二. 憐禪師法語
      憐禪師曰,法性無體,直用莫疑。經云,一切法本無。經云,本無心故,如心故本無。經云,諸法若本先有,今始無者,一切諸佛,則為罪過。


七三. 洪禪師法語
      洪禪師曰,凡是施為舉動皆如。見色聞聲亦如,乃至一切法亦如。何以故,無變異故,眼見色時,眼無異處,即是眼如。耳聞生時,耳無異處,即是耳如。意無異處,即是意如。若解一切法如,即是如來。經云,眾生如,賢聖亦如,一切法亦如。


七四. 覺禪師法語
覺禪師曰,若悟心無所屬,即得道跡。何以故,眼見一切色,眼不屬一切色,是自性解脫。耳聞一切聲,耳不屬一切聲,是自性解脫。




(完)



-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

站長推薦 關閉


南老師說:十二因緣

南老師說:十二因緣 南師在《禪與生命的認知》中強調:千萬要記住,因為佛的一切大小乘的經論,一切修行方法,都是從十二因緣大原則出來的;八萬四千法 .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