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南宅石照屏

樂清縣南宅殿后石照屏乩筆題獅子踏球圖2.jpg
2013-4-4 01:03



樂清縣南宅殿后石照屏乩筆題獅子踏球圖


天遣靈獅下,追球過海東。
身翻毛有色,目努力無窮。
聲吼千山震,口呼一劍風。
舉頭驚百獸,善化石屏中。


樂清縣南宅殿后石照屏乩筆題獅子踏球圖.jpg
2013-4-4 01:49


殿后石照屏乩筆聯語


雲開日鏡球生色  水受風梭劍有聲






-錄自 南老師的《中國文化泛言》



樂清縣南宅殿后石照屏乩筆題獅子踏球圖1.jpg
2013-4-4 01:50
樂清縣南氏祠堂.jpg
2013-4-4 01:50


南宅1.jpg
2013-4-4 01:52
南宅.jpg
2013-4-4 01:52


南宅

潘一鋼

      最初是沒有去殿后村的念頭,也不曉得樂清有這樣的一個村落。只是從翁垟地團村出來時,朋友在車上嘀咕一句,說鄰近的地宕,有一不錯的石照屏,聽了,便也就催著朋友帶我去看一下。在車上只是片刻,很快就到了殿后村。其實,這殿后村就叫南宅,南宅比殿后名氣大,若說是南宅,我自然也曉得。全村人大都姓南,曾有南宅的一個熟人吿訴我,說南氏家族原籍河南洛陽,南宋建炎間南渡而來,是一個歷史相當悠久的血緣村。

      走進村裡時,四處竟無人,也無丁點兒聲息,只有舊與新的建築在眼前交叉著,劃分出了一道明顯的時代跡痕。去了溫州好多的平原村落,覺得殿后村是我所撞見的一個最寧靜的村落。這裡交通便捷,又是人口稠密地宕,靜得居然和偏僻的山區村落一般,就教人不甚明瞭了。恰又是在夏天去,村邊上一棵百多年的小葉榕樹上的知了,正在“嗞嗞嗞”地不停歇地叫喚著,硬是把這裡的靜又無盡地放大了。

      那塊要看的石制照屏,就立在東向村頭的附近,與一爿舊陋的老屋相簇擁著。應該是有些年月了,連圖案都模糊了,得靠近些方能欣賞。後來細讀其上面的字,朦朦朧朧裡能勉強讀出是清嘉慶時節製作的。這照屏高約3米,寬2米有餘,正面有石獅銜劍,背有鯉魚化龍,兩幅浮雕的大圖,鐫刻得十分具像,四邊底坐和抱柱有花飾、雲紋等,圖案精美、流暢,其上又有詩曰:

     “天遣靈獅下,追球過海東。身翻毛有色,目怒力無窮。聲吼千山振,口呼一劍風,舉頭驚百獸,善化石屏中

      這詩雖寫得簡樸,但頗具氣勢,似有一股擋萬夫之勇,詩與畫在石屏上的組合,更有了擋邪的英武之氣,除了被歲月風雨剝蝕外,照屏尚保留完好,這便有些奇怪了,轟轟烈烈 “文革”中的“破四舊、立四新”運動,居然沒有毀掉了這個“封資修”或稱“封建迷信”的東西,想來是有些名堂的,這裡頭或許有著幾個動人的傳說?心裡便有了想找人瞭解一下的念頭,好不容易在濃蔭的樹底下逮上了一個納涼的老農,問及此事,他竟搖了半天的頭,後來他說自己是外來務工的,聽不懂我在說什麼,我便自嘲地笑了。我是走馬觀花的,也沒有蹲下來刨根問底的時間,便也就作罷了。只是在心裡想,極有可能因是一個血緣村,又是先祖遺留下來的物事,大夥齊心了,誰也不敢來搗毀了,或是用了其他什麼巧妙的方法,那就不得知了,反正是留下來了,比什麼都好。

      殿后村的老屋不少,我在行走中粗略數了幾下,不少於10餘幢,都是有著幾進、五間或七間的大屋,可謂曲徑通幽,院落深深。可惜的是這些舊屋年代太久遠了,無人居住,又無人維修,傾斜倒塌的就愈加厲害了,到處是殘牆斷磚、瓦礫荒草,皆是一派頹廢衰敗的景象。人在裡頭走,又是朗朗的日頭下,心裡還是在犯怵。可這些的舊屋,寫著的都還是一頁頁的歷史,在這裡你是能讀出許多的東西來,都是沉甸甸的厚重。

      正有了沉甸甸的厚重,殿后村走出了同樣沉甸甸厚重的人物,國學大師南懷瑾、地質學家南延宗、名醫南宗景、名藝人南式仁,還有商界名人南存輝等,殿后村,的確是一個了不起的地宕。

(2010-08-09)



南宅2.jpg
2013-4-4 01:52
樂清縣南宅殿后石照屏乩筆題獅子踏球圖3.jpg
2013-4-4 01:50


南老師談自己的詩讖


......


        譬如我年輕時,十五歲不到,寫一首詩給他(朱姓老師)看,我的詩集上有。我那時在廟子裡讀書,我父親對我又愛又嚴格,我是獨子啊!沒有兄弟姊妹。過年不准我回家,就在廟子上讀書。廟子上不但只有一個和尚,還只有一盞琉璃燈,後面堆了四十口空棺材。可是空棺材也嚇死人啊!這個老和尚我叫他公公,姓南,是個跛子。他晚上念經在前面,“南無阿彌陀佛……”我在後面拉他衣服,“公公啊!你快一點,我怕鬼啊!”是這樣一個環境。到了夜裡最痛快了,念詩。我過個三天回家拿菜,我媽媽給我做好,我自己提上來,吃個三天再回去拿。



那一次,我做詩給老師看,秋天了,現在我還記得:


          西風黃葉萬山秋 四顧蒼茫天地悠

    獅子嶺頭迎曉日 彩雲飛過海東頭



        “西風黃葉萬山秋”這一句寫好了,下一句還沒有寫,他說好詩!好詩!可惜啊!太衰老了!你年紀輕輕十幾歲的孩子,寫得這麼可憐。下面一句呢?

        

          我說我的意思,“西風黃葉萬山秋”,我回家去拿菜回來,“四顧蒼茫天地悠”。我那個時候還沒有看過“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我自發的“四顧蒼茫天地悠”。他摸著鬍子更搖頭:你怎麼搞的?好詩!可是太衰了。

        

           其實年輕時做的詩,這個叫什麼?詩讖。自己作的詩已經斷定自己的命運了。

        

          但是下面兩句,他先不講話了,然後問:“你怎麼作的?”我住廟子讀書,我回去拿菜,“獅子嶺頭迎曉日”,天剛亮,太陽剛出來,我去拿菜回來,“彩雲飛過海東頭”。先生說:“好詩!就是太衰了。”結果我後來修道去了,然後到臺灣,臺灣是在海東。


......


-錄自 南老師的《漫談中國文化》





相關主題:

中國文化泛言》(序集)之-- 《南氏族姓考存》前敘


-1

(部分圖片來自 善尚 網文)

返回列表

站長推薦 關閉


南老師說:達摩四行觀與三際托空

南老師說:達摩四行觀與三際托空 南懷瑾先生 講述    宗誠師:目前下功夫先以修止為目標。 師示:你修止用什麼方法?   宗誠師:本來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