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在觀心中修六度萬行 /薛健

認知自我·『在觀心中修六度萬行-薛健』

-2013-1-2

古老师:

      本来这个心得是在中秋前后准备写给您的,不料南师辞世,大家都在伤痛中,尤以老师最为哀痛。因而,学生不忍打扰,我所能做的,就是更加精进,努力按南师指引的修行之路,用整个身心去实修实证,日进有功,只有这样才是对南师最好的怀念,才不辜负他老人家的教诲和对后生的期望。现已临岁终,就作为一篇修行回顾和总结,请老师审阅。

      记得几年前,大陆还没有出版南师讲解的《维摩诘经》,老师从台湾带过来送我一套繁体版的,虽仔细看了两遍,并没有弄进去。今年除了日常观心外,就按老师提示的用心在研读体悟这本经。现在汇报一下自己一年来的修行心得。读《佛法要领》知道,要修行,行有万端,且行门又多,但六度括尽;而南老师说这六度都在观心境界中。由此可知,你真的用功观心就是在修六度万行,因为佛说‘住于一味,则摄诸味’。观心入理,即是住于一味、也是修习金刚三昧,此三昧成,一切三昧,无不具足,故为圆顿。下面我就以修六度为纲要汇报一下在观心中修六度的体会。

      以前认为布施就是给别人施舍财物或能够舍弃自己的财物,现在明白这只是表象的有相布施。而且,即使是这个有相的布施要做彻底也不容易,因为在观察中发现,人们往往都抱着有回报或对自己有利的心去布施的。并且,自己以前就是这样子的,甚至为父母做事内心也有想得到的父母肯定和赞许想法,即使现在这个心时不时也会冒出来,但和以往相比,所不同的是在观照中能够觉察到它。记得几年前的一个夏日,在观照的如如不动中,突然看到我的家人、亲人、学生不是和我完全一样吗?无二无别呀!我现在知道观心、安住觉海,他们呢?我现在知道回归的路了,他们还不知道呢!一股泪水夺眶而出……随后的电话中谈及此事,老师说你智慧出来了,慈悲出来了。至此,我才真正体悟到悲智确是从心显现,不由他悟。我记得很清楚,自己的真正改变就是从那一天开始。所以,我亲身体验到,除非在见道后用智慧看到我与众生不仅一体而且一样,慈悲心才能逐渐升起,才能直心地去帮别人、自然地去布施。

      能够无吝地将自己的钱物拿出来帮助别人,就是外布施的放掉财物,这已经不容易了,因为我们都有悭吝,是众生就会悭吝,所以说难。但内心的布施就更难了,要将自己的心心念念不仅看到,还要放掉,就像南师说的,身心一切放空。我的体会,我们观心、修心,就是看到——舍掉——再看——再舍的过程,套用老师的话“修行就是不断地打破幻想”;妄想妄念来能看到且舍才是老师说的打破,要每日每时地进行,长久这样修下去,这也就是所谓的内布施。而且我体会的舍,就是起心动念时要即刻看到,甄别它而不跟随。因为妄心“念念皆生灭,如幻无所有”,所以你只需看到而不跟随就是舍。能舍,心自然寂静,就是一心不动,就是无念行。而且我发现各种心的力量和根的深浅是不同的,比如,在妒忌心起的时候,经过几次的观到、辨识出后,明显变弱,甚至不起;但色心就异常坚固,就像老师您说的他的根根很深。这时候也清楚地看到,贪嗔痴其实也是空,并非实有,所以只需观照、看到而不跟随,就可慢慢转化,根本用不着去‘断除’,更不能去硬压强压。

      要修行就必须持戒,因为戒的目的是让人“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所以才有在家、出家及大乘、小乘诸品戒法,这些硬性规定有它的道理和其重要性,就不赘述了。但佛说:‘心是恶源,形为罪薮。’既然心是我们造业的根本和源头,那么戒的根本当然也在心了。那么怎么从心上持戒呢?我的体会只有在观心中持,如能时时观照,念头来去都清楚,就像南老师说的,起心动念,对与不对,善与恶,都抛掉,当然是戒了。也就是说能念念布施,自然持戒,因为心地上秋毫无犯嘛,自然不会造作到行为上。比如杀盗淫三个根本戒,其实还是要你不要有杀心、淫心,否则不在心地上着手,只是一味的控制或强压,最终只能是更大的压抑。作为过来人,我有深切的体会,现在能够做到在家独处闲静、安稳自处,全依赖观心,尽量使自己清清楚楚,即使起心动念,但能够看到而不被带走。也亲眼看到周围不少事例,甚至见过学佛20多年的,长期以来一方面有学佛戒规的限制,他也知道戒律,另一方面自己又不通过观心来逐步转化淫心,只是强压,结果更大的压抑爆发出来,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说起忍辱,我就很感慨。开始修行的时候,怎么感觉家里家外麻烦事反而特别多,向老师诉苦,您说人一修行魔都来了,说的是句笑话但也是句实话。其实所谓魔就是乖舛不顺之事,修行就是要过这一道道的魔坎。所以您后来又叮嘱说没有魔你修个什么?而且我们自己就在魔中而不自知啊,我们的习气、情欲就是魔呀!我的体会是在这上面转化,也就是转变自己的心行、自己的贪嗔痴等业力习气,但必须依靠智慧并在观心中看到,才能转化,否则就会被境所转。说起来也蛮好玩的,你不是修行了吗?那好,就不断有人有事来搞搞你,考你一下,家里家外都有,对此我有亲身体验,正反两方面的例子都有。其实我们经历的不过是些不顺耳的、看不惯的人情琐事,顶多是吵骂打闹;而真正的忍辱还不是这些,而是行人所不能行,忍人所不能忍,我们离这个还很远,但却是我们的目标,南老师一生就是这样过来的,给我们立了一个榜样。记得几年前,我被家里家外的事搞烦了,这时一个道友来我这说他想去远郊山里买块地盖房子专门修行,劝我和他一起买地相伴为邻修行,我很高兴就咨询老师,谁知您劈头就一句:你要躲到哪去?这一棒让我沉思好几天,后来看了南老师讲的《维摩说法》才明白,是自己想躲避,逃避现实世间。其实你真修行不用特意找什么清净地方修道、出家,你心不清净,去哪里都不清净,修道的地方不在什么地方,一切在自己的心中。

      通过修行和人生阅历的增加慢慢才知道,凡是一生中遇到的人、撞上的事,都是自己命中有的,就自然不会怨天尤人;从智慧上明了这一切都是缘生法、缘生缘灭,自然不会纠结。以前怕遇事,是智慧不够;现在不怕遇事,经历事情反而能把事情看得更清,你能过一关就能往前走。

      你只要肯用功不间地修行,功夫自然暗中长进,俗话不是说天道酬勤嘛,一点不假。你只要用功精进,不用你说老师自然能看出来。记得有一次春节去看望老师,刘颖夫妇也来了。在聊了许多话题之后,老师就转向刘颖夫妇说薛健现在沉静下来了你们发现没有?刘颖夫妇说是呀我们也感觉到了,是不是抽烟斗的原因?老师说不是。然后老师很喜悦地说善哉善哉!老师和同学的反应对我很有触动,第一老师的肯定让我知道我已经往前走有进展了;第二你有些许进步老师如此高兴让我很感动,也增添我继续精进的动力;第三人真有自知之明是要知道自己的真实状况,那就是我才刚刚开始,而且并没有用全功,所以又很惭愧。正因为如此,我后来才下决心用全力观心打坐。

      此后,经过一个假期的专修,功夫明显长进。虽然更想用功,但方向偏颇了。记得那段时期有一天晚上,女儿和我聊到深夜1点,我们都去睡觉后,我竟然3点多就自动醒了,而且一点睡意没有,女儿这时正好起夜去卫生间,看到我正在看书,很是惊讶。这是由于坚持观心和打坐的效果,自然出现的白天精神旺盛,晚上睡眠反而减少的现象。尝到了功夫长进的甜头,于是更想用功而且想把自己关起来专修,想尽快达到止息的功夫。不料刚一开学,课时又多,加上我们专业都是四节连上,一上就是半天,有时还有晚课,回到家又累又乏,倒头便睡个昏天暗地,之前的境界不见了。随后记得那次我去老师家送稿子,吃饭的时候就向老师坦言高校乱象,体制依旧,人浮于事,教育质量越来越差,我不想再搞教学上课了,想辞职回家专门修行。老师听后却说别这样,还是继续上吧。我虽然遵循了您的话但并不知道所含深意,而且在此后又打起另一个主意,既然让我上我就上,可我怎么样才能在既不耽误上班上课又不影响自己修行呢?邮件给老师发过去了,还希望讨个妙法呢。没想到老师回邮件竟反问我:‘当在此处好好反思,例如耽心体重下降 ,想尽量保持定境,想既不耽误上班上课又不影响自己修行,这些是什么心理?你要好好反思,再去看普贤行愿学佛者的基本信念,别把修定当成是修行!’这一棒把我打蒙了也把我打醒了——老师说的对呀,我怎么越学佛越自私了呢!突然想到南老师说的“有些人不学佛还好,学了佛更自私,哪个‘我’更大。” “要成佛就要发愿,而且是发利他的愿,否则不能成就,千万记住。能舍得掉自己的时间、意见、身心吗?学佛不是光搞打坐,你们千万注意啊!”

      于是才明白没有牺牲自我的精神,没有利益他人的精神,只顾自己,只图自利不是学佛修行。这才真正开始把修行重点放在改变自己心行上,我决定先把自己身边的事做好,利人利他不需要你高调到社会去搞活动,我们每一个人绝大多数时间是消耗在家里和单位的,你能肯为家人、为工作中的人做出牺牲而没有怨言心甘情愿,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就很好了。此后,不仅更积极地上课,课完后也不马上走人,都是等到最后一个有问题的学生问完了才回家,而且看到学生需要就主动给他们加课补课,对想进一步学习深造的就每周义务给他们加一个晚上课;对于有困难的学生、来求助的学生,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能帮就帮。经常有学生遇到应聘找工作和生活中痛苦的事,心里异常纠结,晚上来我这倾诉,我耐心听他们讲,常陪到深夜有时到三四点钟。这些额外的劳动和付出做过就算也不让学院知道。对于家人亲人除了上班上课之外,尽量多陪他们,比如我周六周日都有课,而且周六晚上晚课到十点半回来,疲惫得真是一句话都不想讲,但恰恰这时女儿从英国打电话过来,通常要和她再聊上一个小时才能去睡觉,要是以前我会很烦的。总之,就在生活工作中、在平常的日用之中修行,观心打坐就在其中。而且我把学生的事、家人的事放在第一位,把打坐做功夫放在第二位,几个学期下来,我的经验是,不仅修行没退反而进步更快。

      有一次在老师家,老师问我最近修行状态如何,我就直接用感觉回答说我只要一坐下就自动进入(观境定境),老师正在装烟斗就笑着说这就是南老师说的功夫来找你。我真是有感于这句“功夫来找你”,因为我知道功夫来找你的深层原因。其实,这时只是静的时候能够在观心上,只要在动的状态或和别人互动的时候,不能完全做到如实而住。我就开始反省检查,发现没有做到老师说的“要做到分分秒秒在这上面”,根源还是由于自己的习气。于是我就朝这个目标努力,后来渐渐能做到动静一如了,无论走路、开车都基本能安住觉海,清清楚楚,空慧朗然。接下来,晚上头一落枕,即延续观心状态,而且一直持续下去。完全是自然而然的发生,没有任何提醒和使用意志力。而且,进入了之前老师课上说的,它“自然在观”,比如声音自然地进来,石英钟的嘀嗒声、空调轻微的呼呼声,窗外虫子的叫声等等,甚至自己的每一个呼吸都清清楚楚,而且没有一丝观的念头。就是自然安住在清净觉海。刚进入这个状态我还怀疑是不是失眠,后来知道确实是白天观心的延续,因为以往的失眠,总是伴随停止不了的念头,东想西想,辗转反侧,心情抑郁而且烦躁;而现在是既清清静静又清清楚楚,念头极少,即使念头偶尔飘来,我也能够做主。而且经常是夜里只要睡二三个小时就自然醒来。此外,过去一直存在的白天看书昏沉犯困的现象也消失了。

      能够自然在观以后,记得有一次去附近超市买东西,走在路上,发现不再像以前那样一动就容易迷掉或被街道上所谓新鲜诱人的事物所吸引,长时都能一念清净,清清楚楚,各种声音自然地进来,那个空性始终不动又觉知一切,无内无外。再次感悟到念头、身体的确不是我,只有这个无形无相又觉知一切的是真正的我,咦!这个不生不灭的,我很多年前就知道,而且念头、身体不是我,在许久以前也知道呀,为什么现在才有这个真切感受?这时才明白“要真证到了空,有了实证,才是正信。这样还不够,还要深信,如禅宗祖师说要大悟三十六回,小悟无数次的境地。”也彻底领悟南老师说的只有证入形而上时,放弃了我见,才达到无我的道理。那一刻感恩的眼泪出来了,感佛的恩,感师的恩,感一切的恩,也感自己的恩——因为过去的积功累德才有今天的闻法修行,珍惜这一切来之不易,更要长久地坚持下去。我现在能够时常怀有感恩的心也是从那一刻开始的,想当初,一个人扔下几十个学生不管打算躲起来求清净专修,那不是修福德,那是在偷懒在消福啊!幸亏老师及时提醒,否则迈上那个路不知何时才能回头。

      过去一直存在的假期无课时间集中,睡眠少境界好;一开学,课多常常又累又乏,倒头便睡八九个小时,再放假又回到睡眠少境界好的状态。这种当初困扰我的周期循环现象,现在出现明显改观。就在两周前的十二月中旬,离放寒假还有一个多月呢,课只是减少并没有完。记得那天的周末晚课后,也是像往常那样疲乏回家,简单洗漱后倒头便睡,没想到凌晨不到五点就醒了,而且毫无乏意困意,之前的昏天长睡不见了,而且一直持续着。到此才真正了解老师让我不要躲起来专修坚持上课,是让我修福德资粮和智慧资粮,福德是修善行来的,你没有善行哪里有资粮,没有资粮福报不够,修行想往前走是做不到的。也就是说,一方面在观心打坐上用功;一方面能够牺牲自己的时间、精力去做利益他人和社会的事,而且是自觉自愿没有目的和回报。如果两项发生冲突宁可放弃打坐而必须把事情做好把课上好,这样才是学佛才是修行,功夫就会自然来找你,丝毫不爽。

      在这个末法时期能够知道修行,已属不易;且又遇到老师闻得正法、知道如何修,实属难上加难呀!所以普照禅师才说‘又不知谁复使我今值人生,为万物之灵,不昧修真之路,实谓盲龟遇木,纤芥投针,其为庆幸’每每想到此,我就觉得时不我待,所以不全力以赴修行、不把整个身心投入更待何时呀?读到阿难尊者的偈子‘将此深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又觉得不胜惭愧;一是自己没有这样的愿力;二是即使有这个愿力也没有这个深心呀!拿什么奉献?拿我们现在的浮心浅心么?不行的呀!所以得修十善业修一切善行,时时观心并在止观上用功,以期尽早获得深心,才可以修一切佛法,才能增益功德。

      暂且给老师汇报到这里,烦劳老师批阅。关于修般若智慧和读《维摩诘经》的体会,随后写完就发来。


                                                                                         薛 健
                                                                                         2012、12、26


------------------------------------------

顶礼古老师!
深受法益,谢谢薛老师!
我现在正在修观心,但比起薛老师的程度差远了!修这个法门将近半年了,个人比较喜欢这个法门,比较适合上班族,就是有时候胸口痛,特别是用功太猛太着意的时候!
还有,有时发现妄想烦恼流注不能切断时,就在心中或集中精力发“呸”或“咄”对治,不知是否可行?
请老师指教,不胜感激!
学生拜谢!


博主回复:

     胸口痛,你自己說特别是用功太猛太着意的时候,只要不用力就行了。
     妄想會來會走留不住,想沒有妄想想求空,正是大妄想。

---------------------------------------------------
网友甲:
[不勤精进,减省睡眠],心理方面,不勤精进,心里懒惰,睡眠不够,打起坐容易昏沉。这句经文如果看错了,会认为要精进,不要睡眠,那就错了。睡眠的需要量和年龄有关,要知时知量
既不是不要睡眠,也不是睡的越多越好,“减省睡眠”是尽量减少结合知时知量


網友乙:
楼上的朋友是不是担心薛同学强忍着不睡眠啊?
或者担心薛同学搞得太兴奋了,不晓得照顾自己啊?
放心好了,他那个是自然而然的。我们的睡眠恰恰是习气。真的修行,观心如果越来越纯熟的话,睡眠自然越来越少。
倒是我们自己,很容易拿上面的话,来作为睡眠的借口,需要自己仔细去反省。
不过呢,也不奇怪啦,本来也没几个人在真正修行。南老是很孤独的呢。


博主回复:

不錯 還有人懂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bd370d0102e3q3.html

用功太过了,会胸口痛。这是一条重要的经验,可以检查用功的火候是否得当了。记下来留做参考。谢作者经验分享。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TOP

返回列表

站長推薦 關閉


南老師說:唯識大綱

南老師說:唯識大綱 南公懷瑾先生 講述 (遼寧讀者根據 南老師講述的《楞嚴經講座》錄音整理,雖經多位有心者校對,限於能力水平,恐有差錯,但閲讀錄音 .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