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安心法要 /元音老人 [打印本頁]

作者: GreatSupreme    時間: 2013-1-27 21:04     標題: 安心法要 /元音老人

安心法要

/元音老人

      大手印是密宗最高層的法。密宗分九乘次第,大手印屬於最高的一乘,藏語為阿底約嘎,就是心中心圓滿相應法。長時間修心中心法的人,都應該有些成績。有的已 經打開本來見到本性;有的可能是座上本性現前時沒覺察而滑過去了。所以和大家講佛性是怎麼回事,怎麼才能見到它,見到之後又如何進一步提高向上,啟發妙用 而圓成佛果。

      所謂大手印者,就是一真法界。一真法界就是我們的本性真如妙體,也就是成佛的根本。而為什麼叫大手印呢?因為我們的佛性是大而無 外,小而無內的,所謂「大相無形,大音希聲」,最大的相是無相之相,無相可見的是最大的相。我們的本性是非空非有,非青非黃,非大非小,一切皆非。所以說 它一物皆不中,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比仿,正因為它是無形無相無可比擬的,是大得不得了,是盡虛空,遍法界,無物不包,無法不具。「手」就是心,心就是手,俗 語說得心應手,就是這個道理。假如不是心,手也不會動。「印」就是我們和佛心心相印,佛心就是我心,我心就是佛心;故經云:「心、佛、眾生三無差別」;又 云:「千佛萬佛共一體」,即此意。故大手印,就是我們的大心,就是我們的本性。一切東西由它生起,由它顯現,由它變化,這叫大手印。


「應知傳承諸上師與我心無別」。

      我們的心和佛性和歷代的祖師都是無二無別的。既與傳承諸上師無別,就等於與佛無別。講到這裡也許有人會問,我們是凡夫,佛是神聖 的,凡聖不一,怎麼是無別呢?他不知道,性體是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的,無論凡聖都一樣。佛之所以神通廣大,妙用無邊,而我們不能,這是佛性體上的污穢積垢 都洗清爽了的緣故。我們還黏著事物的假像,顛倒妄想,玷污了本性,就像太陽被烏雲遮蓋,陽光顯不出來,所以不能顯發神用;但不管烏雲有多厚,再怎麼遮蓋, 太陽還是在,陽光未曾少一分,烏雲散開後,太陽就光芒萬丈地現出來了。就是說我們的心儘管污穢(著相之故),但是只要把污穢、積垢洗清爽了就和佛一樣光 明。所謂在聖不增,在凡不減,並不因我們是凡夫就失卻了光明的性體;不過因為我們執著顛倒妄想,習染深重,遮蓋住本性,光明不能顯現,本體還是一樣。

      這句話非常重要,因為我們現在要成佛,要了生死出輪迴,救度眾生。就先要知道怎麼修法,而修法時第一要見地正。所謂見地就是因地, 就是下手時先要知道用什麼來修,如何修?方能迅速圓成,否則就多走彎路,所以先要知道我們的本性原和諸佛一樣,沒有區別,用它來修證,就和燒飯需用米一 樣。明白了這點,對我們能修成佛就不會疑惑了,這樣修持才收功迅速。不然佛是最高至上,無可企攀的,我們都是凡夫,怎麼能成佛呢?怎麼能修成就呢?一有懷 疑就趑趄不前,不能成就。因為信心是成功之母,要想成就任何事情,第一要信心充足,沒有信心,做任何事都不能成就。比如修淨土的人,第一要深信西方確有淨 土,只發願念佛,臨命終時,必得阿彌陀佛接引生西。然後精勤念佛,臨終方能成就。如信得不深,將信將疑的,能生西方嗎?因為他懷疑不定,做起來就無力,不 能一往直前地努力奮進,就不能成功了。所以信心是第一,任何事情都是這樣,世間事情也是這樣,我相信這件事能成功,就肯努力去做,雖然遭到失敗也不怕,再 接再勵地去做,結果一定能成就。否則一遇挫折,就心灰意懶,勢必一事無成。

      相信我們的性和佛沒有區別。因為傳承諸上師代表佛,和佛一樣,我們的性就和上師的性一樣,這樣就和佛性沒有兩樣了。修道見地第一要 緊,見地錯了結果必是迂回曲折,走彎路。如果能信得及我們的性和佛都是一樣,沒有區別,只要我們去修,知道在本體上熏修,把顛倒妄想轉化,恢復本來面目; 而不在色體上修,不向外求,這樣就一定能成佛。信得及就不向外求;不然向外馳求,今天到這裡求佛,明天到那裡求佛,或在色體上著力,求來求去,結果求了一 場空;因為你不知道本性是佛,不向內求,轉向外取,故白費精力。修行要成就,就應向自己本心去求。把自己的主人翁喊醒,別再迷再做夢,世間的色相都是假 的,都是空華水月不可得,不要迷在你的妻子兒女財寶地位上,那都是曇花一現不可得的。所以《法華經》說「唯此一事實,餘二即非真。」唯一真實的就是我們的 一真法界–真正的本性。法界就是法性,亦曰實相。法是諸法,界是分界,總該萬有,大分為十,就是四聖六凡。四聖就是佛、菩薩、緣覺、羅漢,六凡就是六道 眾生:人、天、修羅、地獄、餓鬼、畜生,都是這個性所顯化。所以,非但人和諸佛的性一樣,就是六道眾生也和諸佛的真心沒有區別,可惜我們迷於聲色,業障深 重而不自知。因此,佛憐憫我們,出世喚醒我們,不要再執著做夢了,趕快醒悟,出生死輪迴之苦吧。佛在臘月初八夜睹明星悟道時說:「奇哉!一切眾生皆具如來 智慧德相。只因妄想顛倒執著,不能證得。」可見我等眾生並不因生死輪迴而喪失佛性,只要我們醒悟,不迷於聲色,即能回復本來面目。

      恒河大手印一開始就提醒我們:一切傳承上師的心和我們的心都是一樣的,沒有分別,不要以為他們高不可攀。我們和諸佛心是一模一樣, 無有二致。把這肯定了,不懷疑我們就是佛,只因為我們迷而不覺,著相顛倒,才落輪迴。現在我們醒了,不為相所迷,不再取著,就恢復本來了,這是成佛第一 要,所以,開頭就講這句要緊的話。

「見、定、行一切行持皆攝於心。」

      見、定、行三要素是大手印的三個秘訣,也是一切法門修持法要。

      修行第一要知見正。上段說過我們的心和諸佛心沒有分別,就叫知見正或見地正。見地正就因地正,因地正果地方能正。否則必走歧路,誤 認迷途,不能證正果。故云:「因地不正,果遭迂曲。」修行人因地不正,必定要走彎路而終歸失敗的,所以「見」非常重要。我們凡夫都有身見,執著這個色身是 我,執著得要死,身體要保養得好,吃得好,穿得好,都是為了這個軀殼。你看眾生那個不是為了這個軀殼在忙?一天到晚都是為了軀殼的享受忙,總想養尊處優地 保養這個軀殼。因為要享受,不怕做盡傷天害理的事。自己沒有,就搶人家的。其實造了壞因必受惡果!因果定律,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絲毫不爽!你因地做壞 事,果上必定受惡報。但是,可憐這些凡夫癡迷不悟,只為眼前的快樂,不顧將來的惡果。你不想想看,做了壞事能逃得了嗎?眼前受報還不算,將來還要受地獄的 慘報。有些人不明白這個道理,你說要受慘報,我們怎麼看到一些壞人現在很享福?反過來有些好人反而受苦,這個因果不相應嘛。他不知道因果要看三世的。「欲 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要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他今生受的福報是過去作善事而得到的,他現在作壞事,將來受惡報,非但將來受惡報,現在的福減少壽命也 縮短了。你現在看到好人受苦,那是他過去做了壞事,現在才受苦果,他現在做好事,無形中就把他的惡報減少了,本來要受很多很多苦,現在已是減輕了。這些果 報在冥冥中轉換了,而大家都不知道。佛眼看得清爽,所以說:「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佛眼看東西不像我們凡夫的眼睛,我們看不見的,佛都看得見。幾千 年前,佛在世時既沒有望遠鏡,也沒有顯微鏡,他就告訴我們:「人視一杯水,佛視千萬蟲。」他看一杯水裡有成千上萬的蟲,而人就看不見。

      見地要正,見不正就要「莽莽蕩蕩遭殃禍」。佛經裡講見惑和思惑,就是說我們有知見不正和思想著境的迷惑。剛才講了身見,這是我們見 惑的第一個迷惑。下來是邊見。因為有身見故而身體不能常住於世,它要死的,死以後到那裡去了?有人說,死了就沒有了,這是斷見;另有人說,還是有的,這是 常見。人不是執常見就是著斷見,都倒在兩邊,不離斷常兩邊叫邊見。還有邪見,就是撥無因果,說世上沒有因果,這可害人不淺啊,將來他下地獄受苦就知道了。 不要說將來,就是眼前果報也不爽,你做了壞事就會被槍斃或坐牢,你能逃得了嗎?所以邪見是最壞事、最害人的。

      以上五種見,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與戒禁取見都是不正見,知見不正,果一定迂曲。我們曉得心就是佛,佛就是心,修行不向外求, 不著身見就是知見正;我們念佛就是念心,念心就是念佛,我們用功使這個心能夠平直無曲,無有黏著,除去它的住著性和貪得性,從而恢復本來,就是知見正。這 樣用功,才能有所成就,所以見地正非常重要。

      什麼是定呢?修行人都知道,要成佛得道,須打坐入定才能開發智慧、圓證菩提。但定有多種,如來禪講四禪八定,修行人由初禪定漸漸上 升二禪、三禪直至四禪天頂為四禪定。再上,由空無邊處而識無邊處,無所有處,而入非想非非想處,為四空天定。加上前四禪定,就是八種定,這是漸次法門修證 的定。祖師禪則不然,祖師禪是頓修、頓悟,頓證的。他們不修這種定,而是以極高的智慧打開本來,親證佛性而心貼貼地與定相應。他們說:「有出有入的定不是 大定,對境不迷惑才為真定,對任何境界,心都不動搖,不為之迷倒、惑亂,才叫大定。」不是看到美色就動心,看到金銀就貪婪,而於打坐時能入定為定的。更有 人認為能坐幾天幾夜,或多少年不動是大定,其實錯了,那不是大定,只是滅受想定。他們的第七識法執現行不滅,但以不取外六塵境,妄計識滅。一旦出定,遇境 反動勝過未入定前,這種不究竟的,不為大定,所以禪宗不主張修這種定。茲舉一例以證明。昔日六祖遇臥輪禪師,臥輪禪師說:「臥輪有伎倆,能斷百思想;對境 心不起,菩提日日長。」臥輪禪師誇耀他的禪定功夫高深,說他能一天到晚思想不動,任何境界來,都不動搖,菩提智慧一天天在增長。看起來這定功真了不起,其 實不對。因為你住在定上不動,死在那裡了。我們成佛是成活佛不是成死佛。是有活潑潑的妙用,不是死坐在那裡不動的,所以這不是正定。正定是沒有出入而能起 妙用的,你在那裡有個「定功」的住執,坐著不動,不能起用,這個定有什麼用?所以六祖說:「慧能沒伎倆」,你有本事,我沒本事。講到本事,現在很多的修道 人都執著「本事」,我有神通,「本事」很大,你無神通,就沒有一點「本事」。他就不知道執在神通上,早就墮在窠臼裡,死在那裡了。修道人凡有所住,就被所 住執的事物遮障了本性光明,不能見性成佛,所以儘管你有神通,非但不能成佛,將來成魔倒有份。要成佛必須心空淨,毫無執著才行。所以六祖說:「慧能沒伎 倆」,我慧能沒有伎倆,就是說你有本事,我沒本事。因為說有伎倆,早已有落處了,本性是淨裸裸、赤灑灑,一法不立,一塵不染的,才說個有,早不是了,「慧 能沒伎倆」,正是拈臥輪的落處。「不斷百思想」,我不把思想都斷滅掉,為什麼呢?我要起妙用度眾生,佛是活潑潑、妙用無邊的,不是死在那裡不動的。佛出世 說法,也要用思想,他給我們說法,思想不動能說得出來嗎?所以說:「不斷百思想」。什麼思想都不須斷滅,因為我們還要它派用場呀!《圓覺經》曰:「居一切 時,不起妄念」,接著說:「於諸妄心,亦不息滅。」你要把妄心息滅,正念就沒有了,就死掉了,因為妄心是從真心來的,就像波浪是從水起來的一樣,波浪滅 掉,水也就沒有了。假如我們把妄心息滅掉,就變成土木金石了,你還能成道嗎?那就成了大石頭、大木頭、大泥塊了。所以,不要看某人入定一個禮拜,幾個月。 幾年乃至上百年、千年,那都沒有用,欲證大道,必須開圓頓解,如實修行,在境界上不懈地鍛煉,遠離自心所現妄想虛幻境,方能相應。呆坐的功夫不行,那是死 定,不能成道。

      六祖說:「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能生萬法!」既然自性具足一切,無 所不有;本來清淨,與佛無二,我們果能心空無染,還有什麼不能成就的呢?後來大慧宗杲作了個偈子頌這個出定公案,他說:「出得出不得,是定非正定。」你在 這裡搞出定入定,你這個不是正定,是死定,真正的定是沒有出入的,動也如此,靜也如此,不是死坐在那裡不動,而是妙用無邊,不是說話做事就不在定裡,而是 心無所住,動時不見動的。

      禪師說:「恰恰用心時,恰恰無心用,無心恰恰用,常用恰恰無。」就是說正做事時,正說話時,我們的心還是無所黏染安住不動,不是坐在那裡不動能定,事情一來就亂了,要動靜一如才是真定。

      行是什麼呢?就是一切行持,就是我們的修行,也就是我們的行為和造作。見定行三者對我們修行人來講是至關重要的,所以是恒河大手印 的三要素。上面講的見,就是我們初用功時,應當先把知見擺正,才不致於走彎路,知道怎樣做,怎樣用功,用什麼東西來修行,所以見是因地法行。我們所說成佛 者是心成佛,而不是身成佛,因地搞錯,果就要遭迂曲。我們知道修任何法門都是修心,要心空淨,無所黏染,才能成道,故須知見正,選擇一個適合自己的根機的 法門來修,這個修練就是行。由修法當機而深入禪定開大智慧,才能證成佛果,這個大手印講的是無修、無得、無證、無整、無散亂的大法,指示我們能言、能行、 能知、能覺的性能就是佛,叫我們直下開悟見性,不用漸次修行的無上妙法。我們修行的法門很多,有偏、有圓、有頓、有漸。恒河大手印的行法是圓頓中的直指 法,叫我們當下見性,不要修什麼法。但是,不管你有無修法,都由我們的真心所攝持,所以說一切行持皆攝於心,都由我們的心包藏含攝,所以經云:「無不從此 法界流,無不歸還此法界」。恒河大手印雖然直接指示我們當下見性,不用修什麼法,但是見性後,多生妄習不能頓除,所以它也講行,就是於見性後,還須綿密保 任,除盡舊習,入無為本位,再渾化其跡,才能打成一片,圓融無礙。

「見者,了知一真法界,法爾如來藏心,
   無量顯現染淨諸法,具足法爾平等性義。」

      見者,見什麼呢?明心見性也。就是要我們知道成佛先須見地明白,識得這一真法界,法爾如來藏心,就在我們六根門頭放光,然後勤加保 護,始能圓證佛果。「一真法界」就是我們的真心本性。所謂一真者就是唯有這一本性是真實的,其他俱是虛幻;法界就是上面講的十法界,就是四聖六凡,這裡講 的一真法界,就是四聖六凡的本體,它沒有聖,沒有凡,所以稱一真法界。我們的本性是非凡非聖、一絲不掛、一法不立的。「法爾如來藏心」就是本來如此,而沒 有任何造作,所謂佛性天真事,不是後天造作成功的。「如來藏心」有二層意思:一在凡夫地位是如來藏(cang,收藏之藏),就是如來的本性藏在裡面,二是 你悟道之後是如來藏(zang)、是寶藏,裡面具足一切妙用,如摩尼寶珠,能雨眾寶,一切妙用都包含在裡面。具足一切妙用是如來藏,寶藏打開了就取之不 竭,用之無窮,這樣一個大寶貝本在我們身邊我們卻不知道,你看可憐不可憐!冤枉不冤枉!《法華經》說:「有摩尼寶珠在自己貼身衣袋裡,可惜人都不知道,反 向外去討飯。」真是愚癡極了。這就是六道眾生!六道輪迴就是討飯,本來是至尊至貴的大富翁具足一切的,現在卻淪落街頭討飯,這不是太冤屈了嗎?現在要讓你 知道,見到自己本來的真性,不要做屈死鬼,所以大手印直截了當地告訴我們:不但是人,一切眾生都具足如來佛性,只是被無明、執著、妄想、顛倒、煩惱等遮蔽 了看不見。我們果能不執著外相,把一切妄想顛倒消盡,就能恢復本來的光明面目,那忘失的大寶貝就回到手中了。這個寶貝不在外面,大家不要到外面去求去找, 它就在你自己六根門頭放光,只回光返照,當前念已斷,後念未起時,冷眼瞥著就明白自己本來是佛了。所以大手印是直指法門,直接指示我們見性的,不是叫你去 參話頭、起疑情而後才能開悟的。所謂見者,不是用眼睛看,而是體會。但怎麼見到這一真法界呢?就是當你不思善、不思惡,一切妄念不起時,回光一鑒,這個一 念不生,了了分明而又非同木石的是誰?大家可以當下試驗,一念不起時,看這時是不是了了分明?它是不是像木石一樣無知覺?顯然不是,它還是了了分明(聽得 明明白白,看得清清楚楚)像鏡子照東西一樣的朗照,只是不起分別。這個不起分別的了了靈知,就是我們的本性–一真法界!

      所以見者,就是了知一真法界,法爾如來藏心,是大家本具的寶貝,它不在別處,就在當人六根門頭放光。可是一切眾生不知道,只知執取 外相而把自己的光明掩蔽,淪為六道眾生,我們現在只要回光一照,識得這個了了分明,一念不起的靈知原來就是我們的本性,就是成佛的根源,也是成就一切事 物、世界的根本,所以說:「無量顯現染淨諸法,具足法爾平等性義。」

     「無量顯現染淨諸法」。就是所有一切男女老少、山河大地,草木叢林等等都是我這個心(真心)所顯現的。染者,污染,不好的東西;淨 者,清淨美好的東西。譬如,我們這個娑婆世界就是一個穢土,污穢的;西方極樂世界就是淨土,是清淨的。淨土也好,穢土也好,它是什麼所成,是什麼顯現的 呢?都是我們的一真法界所成、所顯現的。所以佛經說:「無不從此法界流,無不歸還此法界」。由此可見,現在這個山河大地、男女老少也是這一真法界所顯現 的,沒有這個一真法界,那裡會有山河大地男女老少呢?有人看到這裡要起疑惑了,山河大地男女老少怎麼會是一真法界所顯現的呢?
這話說來很長,在山河大地未形成時,我國古語叫做宇宙洪荒,又叫混沌未開,佛經上叫覺明空昧。覺就是我們的本覺,任何人、任何一個 眾生都有這個知覺,都有這個知覺性。性就是能量,就是知覺的本能,就是能起知覺的功能。覺本無過,但壞在認這個覺,敲定自己確是有知覺,這叫覺上生明,明 就是明明有知覺,明白自己有知覺,這就是知上加知,頭上安頭,這個明便成無明瞭。覺本就是明,明本就是覺,經覺上生明,便分而對立,認為自己有能覺,就應 當有所覺,應該有事物為我所覺。在那洪荒空昧時代,地球未曾形成沒有東西,於是大家亂動,尋覓能為所覺的東西。但是空劫時代,沒有東西,這叫空;因為尋不 著東西,大家昏亂一團,這叫昧;越昏昧、越亂動;動極生風,於是大風輪起,和我們這個一真法界本所具有的地水火風空根識七大種性的地大相磨擦,地風相磨就 成火大,火大上燃,濁者下沉,清者上浮,所以就生起了地、水、火、風、空合成的世界。我們現居住的地球就是這樣生起來的。

      所以這個世界,不論是地球、樹木、太陽、月亮都是地水火風四大所形成的,而地水火風就是我們本性所具有的成份,就等於化學家所說的 元素一樣。你看這個地球,地球有地殼是地大;地下地上有水,是水大;地心有火所以有火山爆發,就是火大;地球轉動不停,有自轉公轉,是風大;所以地球完全 是地水火風四大合成的。就是一棵大樹,也不離地水火風,因大樹的樹幹是硬的,那是地大;樹裡有水份,是水大;樹身是木質,有火性能生火,是火大;大樹吸收 養分的運行和風動搖擺,是風大;所以大樹也是四大組成。人也如此,身體的皮膚肌肉、骨骼是地大;血液、津液,是水大;火大就是心臟,每個人都有37℃的體 溫;風大就是我們的呼吸、血液迴圈和消化迴圈等,轉動不停屬於風大。所以一切一切都是我們的真心所顯現的,叫無量顯現染淨諸法。所有世界,淨土穢土都是我 們心所顯現的。

      下面說:「具足法爾平等性義」。什麼是具足法爾平等性義呢?就是不管淨土穢土它都是真心所顯現,都是平等平等又平等的。不以為我們 的穢土是由眾生造業所感的,而淨土是諸佛菩薩清淨心所感的,因淨穢不同而生不平等之感。同時須知一切色相皆是幻影,不管好、惡、美、醜都不可得;故是平等 的。現在我們雖淪為眾生,但一真法界是平等的;不過因為無明之故,一時遮蓋了本性光明,但本體還是不垢不淨,不動搖,不變異的,不因為光明被遮蔽了,本體 就污染了。比如一顆珍珠一時被污泥埋住,光明被遮,不見了,是不是光明就失掉了呢?沒有!你把它挖出來,把爛泥擦掉,這顆珍珠還是一樣光明,它本體的光明 不會因汙物包裹而失掉的,所以說本性在聖不增,在凡不減,它是平等平等又平等的。我們就因不知道這個平等性義,而有取有捨,有愛有瞋。這個好,清淨,那個 污穢不好,其實都是我們真心所顯現的,所以真正見道的人是無取無捨的,無愛無憎的。

      我們用功把無明去掉,把所有污染執著煩惱顛倒都消滅掉後,就能恢復本性的光明,顯現本來清淨的法體,那時淨土就在當下了。淨土有理 西方、事西方,理西方,就是我們的清淨心,叫唯心淨土。從事上講,就是我們這個世界十萬億佛土之外,有一個西方極樂世界,但是這個西方世界雖然遙遠,並沒 有與我們隔閡,因為我們的真心是遍滿虛空,周遍法界的,任它十方淨土,都不出我們的真心之外,就看你的心清不清淨。心清淨,淨土就和你沒有隔閡,就在你面 前;心不清淨,不免就有隔閡,就離開你十萬億佛土之外了。我們的心具足一切的,一切行持皆攝於心。經云:「三界唯心,萬法唯識」,離開心,什麼都沒有了, 所以,我們上面講妄心不好息滅,為什麼妄心不好息滅?妄心就是真心所顯現的,沒有真心那裡有妄心呢?比如沒有水那有波浪呢?波浪表示妄心,水是表示真心, 你要是把波浪取消了,水也就沒有了,所以妄心不好消滅掉,只好歇下來。所以說「歇下狂心就是真如」,一切法門只是叫我們把妄心歇下來。不要取聖,只要歇 心,妄心歇下來就是了。大手印是直示法門,告訴我們要見一真法界,就要把妄心歇下來,在一念不生時,回光一照,看到本性光明,這就是自己的本來面目,再不 要去求其他什麼神奇玄妙的東西。一有所求有所得,就是著相,非但永遠不能成道,成魔倒有份在。為什麼呢?因為我們的本性本來具足一切,不缺少什麼,所以是 如來藏,是個寶藏,只要你把它打開,就能用之無窮,不需向外面求取。一有求取,心不空淨,住在相上,便成蘊魔,所以我們在見道後要綿密保任,勤除執著的舊 習,這叫修道。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因為見道以後,只不過認識了自己的本來面目,還有無始執著的習氣沒消光,這習氣是從無始曠劫以來,著相著慣了,積聚起 來,一下子叫你一點不黏著,清淨無為不大可能。比如一間黑房間封閉了好多年,一旦窗門打開或電燈開亮,房間雖有了光明,但封閉年久,黴臭之氣一下子不能消 除,還必須經過長久的通風、打掃、洗刷,才能把多年積下的黴臭之氣漸漸消光。

      同樣的道理,我們縱然一下子見到本來面目,認得自家真心,也知道一切東西無量現象都是由我們的真心所顯現,但是要一下子把習氣消 光,在境界裡面絲毫無黏,全不動搖,還很難做到。所以開悟,只是見道位,還要經過修道位,在境上辛勤地鍛煉用功,把自己著相黏境的習氣完全消光,才可以證 成佛果。到那時,才入證道位。見道的時候只等於是小毛頭剛剛降生,是個剛剛生下來的嬰兒,還不能走路說話做事,須要慢慢成長為大人,才能漸漸講話、行走、 工作、乃至於成為英雄、豪傑與偉大的人物。所以我們見道後還要經過修道,然後才能證道。但是,最重要的是見道。假如不見道,就不知道什麼是本來面目,什麼 是真心,心裡總有疑惑,總是向外馳求,心中無主,不免顛倒著相,故終究不能成道。所以修道人先要見到本性,明白了什麼是本真,然後才能著手掃除虛幻的妄 習,等於房間的電燈開亮了,看清了污穢所在,什麼地方髒,什麼地方有垃圾,然後才能著手掃除。假如電燈沒開亮,房裡漆黑一團,非但無從下手,即勉強打掃, 也不免東碰西撞,撞得鼻青臉腫,還是不能打掃乾淨。所以要成道,先要開佛知見,了知這一真法界,是一切眾生本具的,不是修成功的!宗下說:「道屬悟,不屬 修」,就是這個道理。上面說過,真理雖然頓悟,但多生執相的舊習不能立刻消除,還須時時刻刻保護,妄念一起即覺,覺即化空,空亦不住,才能圓融無礙。功夫 由淺而深,由生而熟,到熟極時才能忘,忘了之後就能化,那時就可以變化無礙了。所以我們先要覺照,慢慢地進而至於寂照。覺就是知覺,念起要知道,不跟著它 跑,這是有功之用。假如看見心念動了,放不下,自己定力不夠,不能止斷其連續,這不行,須趕緊假佛力加持,以斬斷之。念佛的人迅速提起阿彌陀佛聖號,將妄 心住到佛號上去,妄念就不能持續;持咒的人將咒一提,妄念就被轉換;參禪的人時刻照顧話頭,妄念自然不起。假如妄念起來也不知道,跟著念頭跑,那就完了。 所以見道後,須綿密保護。保熟了就不要保了,可由覺照進而為寂照。寂就是不動,不再用覺了,同時照也忘了,自然照而不著照,有個照在還是有住,還是有功之 用,無照無不照,這才進入無為。無功之用其功甚大。到這裡才能入不退轉地。

     「具足法爾平等性義」就是一切好壞、染淨、長短,都是平等平等又平等,沒有差別的,因為一切眾生都是佛,你不要看不起牛馬等畜類, 它也是佛,只不過因為作惡多端業障重,才落到下三道去。我們要起大悲心,發願救度一切眾生,同登覺岸,才符合佛出世救度眾生的本懷。地藏王菩薩在地獄裡莊 嚴地獄,救度地獄眾生,廣施法力喚醒他們的迷夢,使他們知道,在這裡受苦的人,佛性並不減少一分,只因不覺,著相、造業,才落到地獄裡來受罪。如迅速醒 悟、懺悔,恢復自己的本性光明,就立刻飛升超脫了。

      由此看來,修道人第一要明心見性,見性之後,才不致造業受報。不見本性,不免盲修,見到本性之後,才是正修。真正見到本性之後,你 也就明白,西方淨土和我們所在的穢土都是一樣平等。經云:隨其心淨,即佛土淨。你心清淨無染,當下就是淨土,因為心清淨了,沒有取捨,那裡還有什麼好壞美 醜等分別呢?心生分別那就壞了,好環美醜就隨之產生了,人便隨之愛瞋取捨,就不免造業受報了。修道為了出輪迴、超三界,所以先要端正知見,識得這個人人本 具的平等心,明白事物的平等義,而後才能著手除習,轉識成智。修行人要圓證佛果,必須轉識成智,識是知識、分別心,這是凡夫著境造業的妄心,經過辛勤用功 改造,圓覺大智,才得如願以償。在轉換的過程中,先轉第六識為妙觀察智,轉第七識為平等性智,而後才能轉前五識為成所作智,轉第八識為大圓鏡智。不是一下 子就能把妄識轉為圓覺大智的,所以六祖說:「六、七因中轉,八、五果上圓」即是此意。「應知傳承諸上師與我心無別」,見道人既深知我心就是佛心,佛心就是 我心,那麼我心非但與傳承諸上師無別,即和所有的事物境界也沒有分別了。在這種心情下,還有什麼愛憎取捨呢?假如還有分別,這是美好,我要取;那是醜陋, 我要捨,那你的心還是不平等,你還沒真見道。

      所以我們要了知一真法界本來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具足一切。換句話說,本來是佛,只要我們不迷癡,不跟妄念跑,不著境逐 物,即能就路還家,恢復本性。所以恒河大手印告訴我們:你不要修,你本來具足真如佛性,只要回光返照,一切不著,念起即覺,不跟念走,就是正修正行。但先 要知見正,這是因地法行,知見不正,果遭迂曲,所以大手印一開始講就說要知見正。見到本性之後,才能時時在定。因為開悟後,才深切知道一切相都不可得,都 是空華水月,無可取著,只有本性是真,儘管應機隨緣而心不動。《金剛經》云:「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能這樣才是活潑潑妙用無邊的大定,這樣修行才是修道人 的真實行持。所以修道人的心一定是平等無偏倚,待人接物毫無親疏的差別,假如還有差別之見,那你還未達真平等之境。

      見定行一切都為心所攝,都具足於心,所以我們學佛應學心地法門,它是誕生王子,猶如皇帝親生的太子,將來一定會做皇帝一樣,將來一 定成佛。修其他法門,都是週邊功勳位,功夫再好,也只能封王稱侯,而不能做皇帝(成佛)。用功要知見正,知道成佛的根本是什麼,然後以之精修,才能修成正 果。憨山大師在《心經直指》中云:「修般若之所以成功迅速者,以人人皆具此真如妙性也。諸佛證之,以為神通妙用,眾生迷之,以作妄想塵勞,所以日用而不 知,昧此本真,枉受辛苦,可不哀哉!苟能頓悟本有,當下回光返照,一念熏修,則生死情關忽然隳破,猶如千年暗室,一燈能破,更不別求方便耳!」 由此可見,我們只要醒悟,不迷色相,時時回光返照,在心念上熏修,不用其他法門,將來一定成佛。


-節摘自:元音老人著《恒河大手印》




-




歡迎光臨 尚南論壇 南懷瑾書友會 (http://greatsupreme.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