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孔子思想是當代西方文明向上提升的發展方向|吳瓊恩

孔子思想是當代西方文明向上提升的發展方向  主講人:吳瓊恩
吳瓊恩:中國政法大學特聘教授、臺灣《海峽評論》雜誌社社長
各位先進:
今天我在這裡做這個演講,說實在的很不敢當。因為南老師的冥誕,我有責任義務把跟南老師長期以來三十多年的學習心得在這裡跟各位報告。因為我長期以來從事學術工作,難免有一點掉書袋子,請各位原諒。
反對科學主義,不反對科學方法
我一直從科學哲學的角度來研究學問,我認為科學並不是在追求真理,科學頂多是接近真理。所以我們要運用科學的方法,但是不可以把科學過度的膨脹,如果那樣的話,那就是科學主義。我們反對科學主義,不反對科學的方法,這裡面有很深的學術的思想,必須要跟各位報告。但是,我個人的學問有限、思想有限、經驗有限,如果我有些批評、批判的地方,有不對的地方請各位原諒,都是學術上的觀點。為什麼這樣講呢?世界知名的科學哲學家Karl Popper(卡爾·波柏)講過一句話:“科學不是在追求真理,科學頂多是追求接近真理。一個科學的命題,百分之百正確的命題是重言反復。”重言反復就是廢話。這一張桌子就是桌子,百分之百正確,這個就不是科學命題,這是廢話。所以一個科學的命題,必須要有可錯性,可證為誤性,可以證明它是錯的,你消除了錯誤,使這個科學的命題逐漸接近真理。
這三四百年來科學的發展,早期1642年誕生了牛頓,牛頓去世的時候,英國人很得意啊,他們說“偉大的牛頓,你發現了宇宙的真理”。現在不能這樣講,牛頓當然是了不起,但是到了二十世紀,他的科學觀、世界觀完全被愛因斯坦取代。牛頓運動三大定律,他的科學研究到今天還是有用的,只不過它的範圍是有限的。宇宙那麼大,你好意思說它就是真理啊?
當代物理學世界觀與中國儒釋道思想相通
愛因斯坦起來以後,他轉變了世界觀,在學術上的名詞叫做“paradigm”,大陸翻作“範式”,臺灣翻作“典範”,都一樣的意思,都是“paradigm”這個詞。這就是說,我們觀察世界的方式已經轉變了。剛剛周瑞金先生提到了朱清時校長的科學觀點,我非常的高興,非常的讚歎。還有楊振寧也講到當代的科學的觀點,跟我們這個佛法已經很接近了,楊振寧可能沒有研究佛經。以南老師的話,應該是佛法,我們不講佛學,講佛法。
那麼這個世界觀怎麼轉變呢?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取代了牛頓的“時空決定論”,二十世紀的二零年代,量子理論的心物一元論取代了牛頓的科學典範的唯物論。我們從這個“典範”的觀點看得很清楚,馬克思是十九世紀的人,他的唯物論就是牛頓的典範之下的產物。1977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Prigogine(普利高津),他好像來過中國,他的渾沌理論的非線性思考,就是曲線的思考方式、老莊、道家的思考方式取代了西方人的直線的思考方式。Prigogine在1984年出了一本書,叫做《渾沌中的次序》,英文本第22頁講了一句話:越是當代物理學的世界觀,越是跟中國傳統儒釋道思想是相通的。然後他在22頁引用了《莊子》天下篇的一段話,說他的渾沌的思想跟中國的道家,尤其是莊子的思想是相通的。這是他1984年在《渾沌中的次序》中寫的,大陸有中文翻譯本。所以二十世紀的世界觀、人類的世界觀已經在轉變了。轉變得怎麼樣啊?越是當代物理學的世界觀,越是跟中國傳統儒釋道的思想相通。這個話不是說我們在這裡自抬身價,說我們中國人怎麼了不起,不是,這種講話在西方國家已經多得不得了了。其實我接近南老師那麼久,他老早就講了。但是我到國外念書的時候,才慢慢體會到這個,這是讓我們中國人慢慢地對自己的文化有信心。
大家都知道,1949年我們中國人站起來了,這是中國的民族主義剛剛開始。你看那個開國大典閱兵,幾支破槍,世界各國的武器都有,那個服裝、裝備也不行,但是已經不簡單啦。中國百年受到帝國主義的侵略,我們多悲慘,好不容易這樣起來。但是,還不行。中國的未來,一定要兩條腿站起來,一個是中國的民族主義,一個是中國的文化主義。我們一開始受到了很多的災難,五四運動又打倒孔家店,我們這個民族對自己的文化一點信心都沒有,這是非常可惜的事情。當然中國連年的戰亂,二十世紀初這些學術思想的變化,大家逃難都來不及了,哪有閒情逸致知道那麼多國外的學術思想的變化。等我們國家慢慢強盛起來,經濟也富起來了,我們知道了學術的行情,這一點提高了我們對自己文化的信心。像當年八九、六四,那個柴玲小朋友到了臺灣,我就跟她講,我說你們拿個紐約的自由女神像,你們要搞什麼鬼啊?你們見好就收嘛,你們不可以這樣啊,完全是對中國傳統文化不懂得尊重、愛惜,拿洋人的東西在那裡賣弄,非常糟糕的事,絕對不能成事的,也成不了事。果然你看,二十多年以後根本不行。所以現在,我覺得習總書記要全面恢復國學,這個就是我們國家強盛的開始,是中國的民族主義跟中國的文化主義兩條腿要一起站起來的時候。所以這個時候,我們也更知道南老師的苦心。
我們跟著南老師,他有些話,我們年輕的時候聽不懂,事後慢慢研究。哎呀,我在美國念了那麼多書,回來一看、一翻,很多南老師都講過的,我年輕的時候不曉得重視。我們自己也有毛病,非得要美國繞一圈,才看到南老師了不起啊。比方說,南老師在《老子他說》第9頁,他老早就講到,“丁卯年(1987年)以後,我們的民族氣運與國運,正好開始回轉走向康熙、乾隆那樣的盛世,而且可以持續兩三百年之久”,你不信,去查《老子他說》第9頁。後來我才發現,我早就看到了,怎麼沒有注意到這一點?這是了不起的地方,南老師是了不起的先知啊。我不是在替南老師吹啊,要替他吹牛也要有點學術基礎啊,不能亂吹牛。南老師在美國時候教我一個咒語:“要多拍馬屁。”哈哈,我今天就算是拍他老人家的馬屁了,小舜哥(南老師的次子)可以證明哦。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所以,當代的物理學的世界觀,現在越看越是跟中國傳統儒釋道的思想相通。通在哪裡?通在時空相對論,心物一元論,非線性的思考。非線性的思考又是曲線的思考。西方人過去受牛頓的物理學觀念的影響,認為做好事固然有好的結果,好事做的越多結果越好,這是你外國人的想法。我們中國人不是這樣,中國人是曲線的思考,好事固然要做,做到某一個轉捩點,你要注意,要拐彎哦,好事變壞事。你看有沒有?生活上,我們常常去人家家裡做客,鄉下的老太太非常熱心,拼命夾菜給你吃,她絕對是好意。但是她好事做的太多了,使你吃不下飯。你那個筷子有沒有口水?幹不乾淨?是不是這樣?這個好壞是相對的嘛,對不對?你現在做好事也要替對方著想,你沒有替對方想,只是自己一廂情願,自己認為是好事,拼命做,有時候人家討厭。像我在臺灣,最討厭一種佛教徒,一下子“阿彌陀佛”,一下子“佛菩薩”,我說這種人不曉得什麼人。有一次聽南老師聊天,他說,這叫“佛油子”。南老師很有趣啊,他有時候聊天,你要吸收他的東西,他正式場合不會這樣講,但是這就是“佛油子”,這個是佛的教條主義者。
普遍論必然走向帝國主義
講到這個教條主義者,1996年美國哈佛大學教授亨廷頓Sammuel P. Huntington,大陸、臺灣很多人講到Huntington這本書--《文明的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我看好多人大概翻了幾頁就寫評論了,現在要賣稿費嘛。大家都寫他是儒家跟伊斯蘭教聯合起來要跟西方的基督教文化鬥爭。沒有啊,不是這樣啦。他是分析問題,不是代表他的主張。我現在可以證明,這本書從第一頁到最後一頁,英文的看完了,後來我又看臺灣的中文版,他最精彩的就是他的結論。我背給諸位聽,你就知道Huntington沒有說要主張文明鬥爭,他還是很內行很謙虛的。他說:“帝國主義就是講普遍論必然的邏輯的結果。”帝國主義啊—“Imperialism is the necessarily logical consequence of universalism.”過去,美國人不是說,你們亞洲人,落後的國家,你們要現代化,一定要學我美國的兩黨制、市場經濟,好的壞的通通要學。你們都知道臺灣有個李敖,六零年代的時候,他主張全盤西化論,幼稚啊。我去過李敖的家,有一點交情。他嘩眾取寵,文筆非常好,但是你講這種話沒有料啊。他現在不敢講,為什麼不敢講了?中國要崛起了嘛。全盤西化論,開玩笑啊。那不就是Huntington講的帝國主義啊?全世界、亞洲落後國家,全部都要學我美國的市場經濟、兩黨制,什麼都要學,那還得了啊。這是Huntington講的,你看,他很謙虛啊。他又講了一句,更謙虛。他說,保護西方文明,不是因為西方文明的價值有普遍性,而是它有特殊性。了不起吧?他沒有說他西方文明的價值有普遍性。也就是說,我們保護西雙版納的文明價值,不是因為西雙版納的文明價值有普遍性,而是它有獨特性。人家啊,做學問還是有反省,還是有他謙虛的一面。做學問的人,不管他怎麼樣,哈佛大學,不管它學術怎麼樣,至少他懂得學術的規範,很嚴肅,不能隨便賣狗皮膏藥。這樣寫寫文章,全盤西化論,這樣吹牛是不行的,你這樣沒辦法在哈佛大學立足的。所以保衛西方文明不是因為西方文明的價值有普遍性,而是它有特殊性。所以我們自己要反省了,你跟洋人學東西,老是追著他尾巴走幹什麼?但是Huntington沒有跟我們南老師學啊,他講那個普遍性,是指外在文化現象的普遍性,當然市場經濟、政黨、政治等,那個都是外在的東西嘛。
君子有三畏
真正有一個普遍性的,就是我們人的內心,對不對?我們這個仁心、愛心、佛心,剛剛講的這個佛心,這個是不分種族,不分黑人白人黃種人,這個才是真的有普遍性。所以孔子了不起的地方在哪裡呢?當時古代夏朝商朝,只有國君皇帝才有資格祭天,老百姓不可以祭天的。但是孔子了不起,他是第一個在天人之際,從他開始打破了這個傳統觀點。原來只有國君才可以有資格祭天,從孔子開始,祭天可以有個人來祭天,不一定專屬國君。所以,你在《論語》看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畏天命,這個宇宙的大生命,我們還有很多都不知道啊,你科學好意思說你追求了什麼真理呢?科學的理論之所以成為科學理論,要有可錯性,隨時要接受推翻、改正錯誤的,所以科學的方法就是批判的方法,批判錯誤,接近真理,使它更接近真理。不是嗎?我們現在科學理論日新月異,一直在修正過去的錯誤,使我們更接近真理。所以牛頓,後人可以說他發現了宇宙的真理?這麼樣的大話可以這樣講下去嗎?愛因斯坦講了,宇宙除了物理的世界有規律可循,還有許許多多我們不知道的啊。所以要抱著一個虔敬的心、敬畏的心,面對這個宇宙的世界。在我們地球上、人類的經驗現象之外,還有一個超越的世界,除了物理的有規則的世界之外,還有很多神秘的、我們不知道的超越的世界。這個叫做虔敬的宗教人。南老師是很務實的人,他不是一個教條主義者,你看他都不講宗教。但是,虔誠的宗教精神是每一個人都要的。從臺灣早期六十年代民間的歌曲就知道社會的演變。臺灣早期唱的歌都是很悲傷的哭調,很可憐的,那是歷史形成的,沒辦法。日本統治了五十年,然後再來國民黨的統治。我就事實講,我不是批判國民黨啊,不要誤會。蔣經國去世以後,臺灣經濟有段時期很好。有錢哪,文化的底蘊不夠,不懂得富而好禮,結果有了錢翹尾巴,得意呀,有所謂的“四小龍”之說。最近臺灣的國家發展委員會主委管中閔說四小龍已經過去了,今後不要講啦。新加坡GDP,人均GDP,是臺灣的兩倍了;韓國,參加G20世界貿易會議,根本不把臺灣放在眼裡;香港啊,掛在巨龍的背上,飛起來根本看不到臺灣。四小龍已經過去了。可是那個時候,臺灣是四小龍之一,很得意啊,外匯存底世界第二,老實講也不容易。所以那個時候,臺灣流行歌曲有一首叫『做總統大家都有機會』,還有一首叫『向前行』,什麼都不怕。我在臺灣演講就說:“什麼都不怕是小人也!”孔子不是講“畏天命”,還有三畏啊,什麼叫君子?君子有三畏。你面對這個神秘、很多都搞不清楚的宇宙,你不懷著虔敬的心,你還什麼都不怕?你想做流氓啊?第一個畏天命,這個就是宗教的精神。我們不是講教條主義,不是搞宗教,南老師不搞宗教,但是這種虔敬的宗教的精神是人人都需要的。就跟愛因斯坦講的,這個虔敬的,虔誠哪,敬,敬愛的敬,虔敬的這個宗教是人人都需要的。這就是畏天命、畏大人。你什麼都不怕,有學問的人你也不尊敬一下?這個都是問題,這個不太好。我們講尊敬有德有學問的人,不是說官大了擺架子。

TOP

外重者內拙
昨天我還跟別人聊天,我在臺灣接待大陸部長級的客人有好幾位,他都不曉得他自己犯的什麼錯誤。在嘉義等高鐵,也不過十幾分鐘,一下就到了,不曉得手下拍馬屁還是上面交代,他手下拼命地打電話。我說你們打電話幹什麼?他說找關係啊,找那個站長出來陪我們的領導。我就笑笑,這個部長在我看起來,做官都不及格。為什麼?那麼高的位置,你要懂得掃描環境啊,你看你在什麼環境,什麼環境你做什麼事,是不是?你到了臺灣,臺灣什麼樣的環境你搞不清楚,你擺這個架子。你要搞和平統一,你搞了,臺灣人看著討厭,你怎麼來的那麼官腔官調呢?你是不是令人討厭?這個就要學儒家,要謙虛一點,不要把那個政治權力看那麼重,對不對?你有學問、有品德,人家才會尊重你嘛。所以,南老師生前要我看《莊子》,要看百千萬遍。我沒有看百千萬遍,我看了兩遍,也是受用無窮。後來看了曾國藩,他也一再地告誡他的弟子,《莊子》要看十幾遍,跟南老師的意思差不多。我再看的時候才懂,原來南老師在香港的時候,講話有很多苦心。他舉莊子的話說:“帝王之功,聖人之余事也。”南老師講的話我都很用心,我知道都有深意,這個話等於罵人哦,但是他罵得很溫和啊,對不對?像孔子一樣,孔子罵學生罵得很溫和啊。孔子講“三年學,不至於谷,未易得也”。你看《論語》裡面,跟我做學問做了三年,不至於穀啊。稻穀的穀,引申為吃飯的東西,就是名利啊。你們來跟我做學問,都是為名為利來學的,不是真正的求學,所以跟我做了學問三年,不至於為名為利的,這樣的學生不容易看得到啊!這不是在罵學生嗎?聖人講話很溫和,學生有時候被罵都不知道,那是可悲啊。所以南老師就講《莊子》,“外重者內拙”,一個人很重視外表的。漂亮的小姐出個門,化妝化個兩個鐘頭再出去,你太重視外表了吧。你到了外地,一切要隨地主之誼,還擺著你的威風,幹什麼?這個就是“外重者內拙”,重視外表的人的內心是很自卑的,沒有信心。我在臺灣也碰到某某名人,他一天到晚跟我說,我最近也常看書,看什麼書看什麼書。我心裡想,偶爾講一兩遍,或者有什麼新書看也可以。可是他老講這個,很自卑啊。你看書看什麼老跟我講幹什麼?我們教書的人,讀書本來就是我的本分,那我要不要跟人家講,我一天到晚看書啊?都是假的。所以這個時代,有很多假人。我們正在牢裡坐牢的阿扁大總統,常常喜歡說:『攏是假的』(閩南語),沒有幾個真人。你不要以為人家不知道,你假人,我真人,我當然就知道你是怎麼回事。所以“外重者內拙”。我在香港,體會到南老師的苦心,他經常講,很多人都沒有注意,“帝王之功,聖人之余事也。”聽到這句話,我悚然一驚啊。當時《莊子》我還沒有看完,回去趕快查,當時是九零年代初期。“帝王之功”,這個功業啊,最高的權力,人人都喜歡。對於修道的、有道的聖人來講,是多餘的事情。修道忙都忙不完了,你還一天到晚追求權力?當然我不是說權力不可以追求,我沒有這個意思,是說要淡泊權力的人才能夠真正地有效地運用權力。如果心心念念要追求權力,到時候位置給你拿到了,你就不會尊重道德、宗教、文化、藝術。是不是?
所以,我們講為什麼孔子的思想是當代西方文明向上提升的發展方向?西方的文明,講來講去,一開始天人對立,只想到保護自己。我的權利如何如何,我怎麼樣我怎麼樣,我的權利受損,法律要保護,權利要保護。你這樣講,也不是說不對,但是處處都是以自我為中心,你侵犯我的權利,我法律來對付你。這樣子走到極端,就會發生嚴重的問題。我舉個臺灣的例子。有一個小學四年級的學生,他爸爸叫他少看電視多用功,這個小學四年級的兒子是真寶貝啊,跟他爸爸吵起來了。兩個人吵到派出所去協調,派出所來協調了三個小時。員警就問這個小朋友:“你要聽你爸爸的話,少看一點電視。”小朋友說:“政府又沒有規定我們不能看電視,看電視是我的權利。”“利害”那個“利”哦,不是“力量”那個力。權力英文是power,權利(right)是法律上保障你的人格權。你的人格權受到侵害,你可以依據法律來保護你自己,這是西方文化的發展,走向這個方向。你看我們小學四年級的小朋友,他就懂得怎麼樣保護他的權利。他說,政府並沒有限制我們看電視,這是我的權利。哦喲,這個小鬼也知道這個。更糟糕的是,兩年前臺灣大學畢業典禮是九點鐘舉行,有幾個大學畢業生,不曉得是睡覺晚了還是怎麼樣,結果遲到了,九點多才到。典禮會場門就關起來了,也不過暫時關一下。那幾個學生在外面就大吼大叫, “這個畢業典禮是我們的權利,你怎麼把門關起來不讓我們進去?”這學生只想到自己,沒有想到別人。為什麼說沒有想到別人?一個莊嚴的畢業典禮,兩三分鐘幾個人進來,三五分鐘又來幾個人,你說這個典禮有沒有莊嚴哪?當然要暫時關閉一下嘛。你這個學生只想到你自己,“畢業典禮是我們的權利,為什麼要關門?”這樣就跟人家吵架,完全沒有考慮對方,只考慮到自己。這就是臺灣今天吵吵鬧鬧的真正的文化思想的根源。

TOP

我再看的時候才懂,原來南老師在香港的時候,講話有很多苦心。他舉莊子的話說:“帝王之功,聖人之余事也。”南老師講的話我都很用心,我知道都有深意,這個話等於罵人哦,但是他罵得很溫和啊,對不對?像孔子一樣,孔子罵學生罵得很溫和啊。孔子講“三年學,不至於谷,未易得也”。你看《論語》裡面,跟我做學問做了三年,不至於穀啊。稻穀的穀,引申為吃飯的東西,就是名利啊。你們來跟我做學問,都是為名為利來學的,不是真正的求學,所以跟我做了學問三年,不至於為名為利的,這樣的學生不容易看得到啊!這不是在罵學生嗎?聖人講話很溫和,學生有時候被罵都不知道,那是可悲啊。所以南老師就講《莊子》,“外重者內拙”,一個人很重視外表的。漂亮的小姐出個門,化妝化個兩個鐘頭再出去,你太重視外表了吧。你到了外地,一切要隨地主之誼,還擺著你的威風,幹什麼?這個就是“外重者內拙”,重視外表的人的內心是很自卑的,沒有信心。我在臺灣也碰到某某名人,他一天到晚跟我說,我最近也常看書,看什麼書看什麼書。我心裡想,偶爾講一兩遍,或者有什麼新書看也可以。可是他老講這個,很自卑啊。你看書看什麼老跟我講幹什麼?我們教書的人,讀書本來就是我的本分,那我要不要跟人家講,我一天到晚看書啊?都是假的。所以這個時代,有很多假人。我們正在牢裡坐牢的阿扁大總統,常常喜歡說:『攏是假的』(閩南語),沒有幾個真人。你不要以為人家不知道,你假人,我真人,我當然就知道你是怎麼回事。所以“外重者內拙”。我在香港,體會到南老師的苦心,他經常講,很多人都沒有注意,“帝王之功,聖人之余事也。”聽到這句話,我悚然一驚啊。當時《莊子》我還沒有看完,回去趕快查,當時是九零年代初期。“帝王之功”,這個功業啊,最高的權力,人人都喜歡。對於修道的、有道的聖人來講,是多餘的事情。修道忙都忙不完了,你還一天到晚追求權力?當然我不是說權力不可以追求,我沒有這個意思,是說要淡泊權力的人才能夠真正地有效地運用權力。如果心心念念要追求權力,到時候位置給你拿到了,你就不會尊重道德、宗教、文化、藝術。是不是?
所以,我們講為什麼孔子的思想是當代西方文明向上提升的發展方向?西方的文明,講來講去,一開始天人對立,只想到保護自己。我的權利如何如何,我怎麼樣我怎麼樣,我的權利受損,法律要保護,權利要保護。你這樣講,也不是說不對,但是處處都是以自我為中心,你侵犯我的權利,我法律來對付你。這樣子走到極端,就會發生嚴重的問題。我舉個臺灣的例子。有一個小學四年級的學生,他爸爸叫他少看電視多用功,這個小學四年級的兒子是真寶貝啊,跟他爸爸吵起來了。兩個人吵到派出所去協調,派出所來協調了三個小時。員警就問這個小朋友:“你要聽你爸爸的話,少看一點電視。”小朋友說:“政府又沒有規定我們不能看電視,看電視是我的權利。”“利害”那個“利”哦,不是“力量”那個力。權力英文是power,權利(right)是法律上保障你的人格權。你的人格權受到侵害,你可以依據法律來保護你自己,這是西方文化的發展,走向這個方向。你看我們小學四年級的小朋友,他就懂得怎麼樣保護他的權利。他說,政府並沒有限制我們看電視,這是我的權利。哦喲,這個小鬼也知道這個。更糟糕的是,兩年前臺灣大學畢業典禮是九點鐘舉行,有幾個大學畢業生,不曉得是睡覺晚了還是怎麼樣,結果遲到了,九點多才到。典禮會場門就關起來了,也不過暫時關一下。那幾個學生在外面就大吼大叫, “這個畢業典禮是我們的權利,你怎麼把門關起來不讓我們進去?”這學生只想到自己,沒有想到別人。為什麼說沒有想到別人?一個莊嚴的畢業典禮,兩三分鐘幾個人進來,三五分鐘又來幾個人,你說這個典禮有沒有莊嚴哪?當然要暫時關閉一下嘛。你這個學生只想到你自己,“畢業典禮是我們的權利,為什麼要關門?”這樣就跟人家吵架,完全沒有考慮對方,只考慮到自己。這就是臺灣今天吵吵鬧鬧的真正的文化思想的根源。
當然,過去很多大陸人欣賞臺灣的文化根底,是不錯,也有不錯的地方,但是不要看到表面,不要看到宣傳的地方。什麼臺灣最美的景觀是人,但是臺灣最醜陋的景觀也是人啊。你們到臺灣去看電視就曉得啦。這個名嘴是最醜陋的?三年前,臺灣的《聯合報》有一個職業聲望調查,那個名嘴排名第幾,你們知道嗎?第十九名。第二十名是誰?妓女,應召女郎。最近《紐約時報》講,臺灣的媒體輿論亂七八糟,亂講話。這名嘴啊,沒有文化,胡說八道。還有立法委員也是,沒有水準。這個我就不再講了,再講下去,等下有人誤會我,說我來這裡賣台啊。我只是說有這個現象,提醒大家注意,這個就是文化沒有根底。所以臺灣,1987年戒嚴令解除以後,言論自由了,這個他律、外在的壓力沒有了。他律解除了,這個內律也沒有了,內律就是自己對自己的行為後果負責。修養不行就放言高論。我今天這樣講放言高論,不是我批評,前幾天臺灣報紙登了。《紐約時報》大牌的記者講,臺灣言論糟糕了,煽情,看著沒有什麼內容,看不到精彩的文章。這個就是文化不行哪。像孔子的思想裡面,重視我們內在的修為,不是說只有他律,還要重視內在的紀律。他律不在的時候,我們自己要面對自己的良心。所以孔子的思想講究慎獨,當你獨處的時候,自己面對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你不要亂來,這是修養的問題。這個了不起。你看美國現在,只要不違反法律,狗屁的事亂搞,你管不著。這樣不好啊。
所以發展到現在這個程度,連Huntington都謙虛了,他說“西方的文明價值沒有普遍性,只有獨特性,保護西方文明的價值是因為它有獨特性,不是因為普遍性”。他們慢慢地體會到東方的思想,尤其中國文化的可貴處。這些可貴的地方,年輕人看到了嗎?八零年代的年輕人滿腦子只想到美國去,這個不行的。所以最近習近平很多做法,我很欣賞。比方說,大學考試,你們所謂的“高考”,英文的比重下降。這個對的。他沒有排斥英文,試想一個人從幼稚園開始一天到晚嘰嘰呱呱地學英文,這個也不像話。你學英文可以,比重下降,要全面地恢復國學。我覺得就是要讓中國的民族主義站起來,以後還要中國的文化主義。現在我們有這個信心了,中國人可以做到科技進步,登陸月球、航空母艦、導彈,你洋人會的我中國人都會。下一波,中國文化精彩的東西出來,你洋人要好好學。
最近臺灣有一本新書,講什麼正念減壓的書,那麼厚,說三十年來救了多少人,經典著作。我看了兩章,我笑笑。這個都是抄中國人的東西,你看南老師的書更精彩嘛。當然,洋人的東西也有他的長處,他一步一步的邏輯很嚴謹,跟你講得很清楚。中國人有時智慧太高,“平常心就是道”,一句話,“平常心就是道”,搞了半天,這裡面好多沒有講清楚,還要慢慢地體會。是不是?“平常心就是道”,你當個部長又怎麼樣?你平常心對待就好了嘛,你不要要求這個、要求人家這樣子對你,他自己就沒有做到。所以中國人往往幾句話,點一下,最後慢慢體會。中國人精彩的東西多了,像南老師那裡,你跟他學學不完哪,三教九流的什麼都有。學功夫啊,像南老師在臺灣的時候,我記得信義路九樓,當過陸軍總司令劉安琪,還有誰誰誰都來跟南老師學太極拳、打坐,很多哎。你沒有兩把刷子,陸軍總司令跟你學?那有二十八顆星等人來跟你學這個?他自己都是頭,還跟南老師學?是不是?當然,你要是蔣經國,你心裡作何感想?將來這些將軍、二十八顆星,是聽我蔣某人還是聽南懷瑾的啊?所以南老師1985年,非走不可,就是這個原因。

TOP

中國文化精神的優越性
剛剛周瑞金先生提到Peter Senge(彼得·聖吉)的《第五項修煉》,1992年當時這本書一出來,我在政大教書當做教本, Peter Senge這本書,說實在的是不錯,但是當你再看看中國的書,就只好笑笑。為什麼?他說這個系統思考很好。物理學認為物理現象有一個「自我動」(Ego-action),有一個「生態動」(Eco-action)。自我動,比方說我剛剛講的台大的學生只想到自己,畢業典禮是我們的日子,你怎麼不讓我進去?這是自我動,但是你沒有Eco-action,沒有生態動。生態動就是超越自我中心,從大環境整體來看。你不要站在自我中心,你要站在整體的環境。今天畢業典禮,神聖的典禮,我這樣子進進出出,打擾人家的神聖的典禮,我要替對方想。這就是生態動,整體來動。兩個要達到均衡,陰陽平衡,這樣就好了。這不是中國儒家思想嗎?道家也是這樣,佛家也是這樣,怎麼只想到自己,講權利,講了半天只有自我中心?Peter Senge講系統思考,也是這個道理。我們儒家沒有嗎?我現在念一段《大學》裡面:“所惡于左,毋以交於右。”你討厭左邊的人怎麼對你,你不要拿來對付右邊的。“所惡于右,毋以施于左。”“所惡于前,毋以先後。” 排隊的時候,你討厭前面的人不守秩序,你不要拿這個方式對付後面的人。對不對?我二月十八號從南昌坐飛機直飛臺北,大家都在排隊,大陸的同胞有五六個。人家告訴你,你們還是排隊吧。你猜他怎麼講?“哎,我們也不會擠在你們前面,你看,那個沒有秩序,他們都不排隊。”人家不排隊,你就不排隊啊?太不負責了吧?所以我們也只好笑笑,碰到這個沒辦法。“所惡于前,毋以先後;所惡于後,毋以從前。”你討厭以後來接你位置的人對你不好,你就不要對卸任的人不禮貌。你是前任的科長,你移交的時候,你檔案要交接清楚,交給後面的人好辦事。“所惡于前,毋以先後;所惡于後,毋以從前。所惡于上,毋以使下;所惡于下,毋以事上。”上面的人怎麼對你,你不要拿來對付下面。下麵的人,你也不要隨便拿來對付長官。前後左右都要考慮到,這叫做絜矩之道,又叫做六合之道。南老師《大學微言》裡面講得很清楚。請問這個不是System Thinking是什麼?這個就是系統思考。《第五項修煉》,Peter Senge很了不起,他還舉了一個例子,也讓我增長見識。他說煮蛙的故事。這個青蛙,你把它丟到熱水裡面,它馬上跳出來,本能的反應,動物性的本能。如果你把青蛙放到溫水裡面,底下溫水加溫,溫度逐漸地升高,青蛙就會死掉。Peter Senge不錯,講到生物學上這個問題。其實中國的《易經》,早就講清楚了。臺灣有一個名人,我就不好意思講了。九零年代,有一次,臺灣國民黨選舉失敗,縣市長選舉失敗,那個時候正好煮蛙的故事在臺灣流行起來,他當國民黨的秘書長,他說,我們國民黨要向青蛙學習,就講了Peter Senge。我說幼稚啊,他還當國民黨的秘書長?這個亂講話,書都沒有念通,你就亂講話。為什麼呢?是青蛙要向人類學習,學不來嘛。我說不信,我把你的手放在熱水裡面,青蛙會跳出來,你的手會不會跳出來?你也會啊,這是動物性的本能。有什麼好學習的?青蛙會你也會啊。但是,如果把小孩子放在一個溫水裡面,水加溫,這個人會怎麼想?溫度差不多了,小朋友一看不行,他就會趕快跑掉,因為人才有憂患意識嘛。危機還沒有來,我事先就想到要預作防範,這就是憂患意識。青蛙是沒有憂患意識的,因為它不會思考,所以它最後被煮死了。這道理是這樣講。所以,Peter Senge講的系統思考,你看看儒家的書就有,道家佛家也有。你講青蛙的故事,這個憂患意識,你在《易經》裡面找,“作易者其有憂患乎”,隨處都有。你說我們的文明是不是比他高明?他看到我們的古書,他當然只有讚歎。你念懂了只有讚歎。
Huntington覺悟了,慢慢也看出中國文明有它高明的地方,那你就不要那麼狂妄啦,不要說你西方文明有普遍性,都要亞洲人現代化,什麼都要學你美國的,沒這回事。他們以前多狂妄啊,殖民統治亞洲的時候,他認為你們亞洲人落後啊,我們來幫你殖民統治,這是白種人的負擔。你看這多狂妄的事。現在我們要有志氣,中國的民族主義站起來了,中國的文化主義也要站起來,要兩條腿站起來,我們可以引導這個世界文明的發展。我們現在經濟力量慢慢起來了,將來就是文化要起來。過去窮,現在突然間暴發戶,難免稍微要得意一陣子,世界奢侈品,中國人消費量最大,什麼都是中國人。到臺灣消費,買一大堆,太陽餅啊鳳梨酥啊,買好幾箱運回去。現在難免有點狂熱,出出氣,過去窮,窮得太厲害,但是不能老停留在這個地步,不能這樣,要有文化,要懂得責任。儒家的思想也講責任,你看我們講“為人君”,做國君的要怎麼樣?“止於仁。”就是你要有責任,要發揮你的仁性。“為人臣止於敬”,要盡忠職守。“為人子止於孝;為人父止于慈。”“與國人交”,跟同胞們交往,“止於信”。剛剛周瑞金先生講,他們溫州人做生意,再怎麼靈巧,還是很有信用,這個就不錯。這個“溫州模式”要好好發揚,止於信。

TOP

超越實用主義
現在的市場經濟是一個新局面,市場經濟範圍要擴大,也要講究信用。美國有一個世界級的金融專家叫索羅斯,他就講,市場經濟滲透到不該滲透的領域,滲透到家庭,滲透到學校。為什麼呢?就是太強調市場經濟的交換價值。學生跟老師也沒有什麼尊師重道的心理,這個論文是你指導的,他過年過節給你送個茶葉,老師長老師短,論文一通過,bye bye,不見了。他這個是交換,在這個交換價值之上,沒有一個尊師重道的價值理性。價值理性就是你該怎麼做就怎麼做。“為人君止於仁;為人臣止於敬;為人父止于慈;為人子止於孝;與國人交止於信。”這是你該做的價值理性,永遠都應該這麼做,不是說交換一下就好了。你從社會學上講,父子之間、膚淺的層面也有交換的意義。比方說,我現在對兒女們教的好、盡責任,也是換取將來兒女對我們的孝順,這個也是市場經濟的觀念。但是,你要上面還有一個價值理性。這個不止交換,不是短期交換,還有長期的價值理性。你該這麼做,永遠這麼做,這交換價值上面還有一個東西的。所以市場經濟,我們說交換一下,你的價格比較便宜,我跟你買了,交換一下,我們盡了公民的責任義務以及禮貌之外,其他也就不一定要認識。這是市場經濟。但是,你還是要做人,要堅持那個價值理性啊。做生意你要講點禮貌啊,不要那麼現實。上個月我到江西景德鎮,是北京的全國台聯安排的。後來我跟他們舉個例子,景德鎮的服務人員啊,不敢領教。進門就問“要什麼?”我說我東西還沒有看好,你就問我要什麼,太沒禮貌了。我跟她講,你們兩位小姐可不可以先學一學臺灣?我不是說臺灣了不起,臺灣人很會做生意,“歡迎光臨”,這四個字你不會先講啊?你怎麼進來就問“要什麼”?這就是文化,價值理性。她生意還做得不夠,生意做得好自然會歡迎光臨。儘管她是假的,你管她真的還是假的,至少你聽起來舒服一點。當然,文明的進程除了見客人要“歡迎光臨”以外,以後慢慢還要貨真價實,還要信用,這要慢慢升格,慢慢提高才可以。
所以同理可見,文明慢慢從實用的價值提高到越來越高深。像過去我們中國百年來的國難,要逃命,命都沒有了,這叫逃難,當然難免要著重一些實用價值。但是,你看孔子儒家,要超越實用,不能那麼短期地只講實用。對不對?孔子講“三年學,不至於谷,未易得也”,你們學習就好好學習,不要太現實,只是為了名利來學習。“吾不試,故藝。”“試”就是考試的“試”,我做任何事情沒有帶著企圖心,我該做什麼就做什麼,所以才會達到藝術的境界。我讀書就是讀書,不是說明天考試我才讀書,沒有一個企圖心。我讀書不為了考試分數,不為了名不為了利,我讀書就該讀書。這個道理通了就通了。再看打坐,打坐不是為了身體健康,你有實用的目的就不對了,你就做不好。你打坐就好好坐,它自然就會身體健康,應該是這樣,對不對?所以,藝術的境界就是無所為而為,實用的境界就是有所為而為。打坐你就打坐,不要為了身體健康。讀書你就好好讀書,你讀書好,你才有成就。人家認同你的學術成就,才給你諾貝爾獎,而不是說,我為了諾貝爾獎我才好好做實驗讀書,不是這樣,腦筋要轉過來。所以這個道理通了,我們要超越實用主義,很多的觀念要轉一轉。比方說有人跟我講,1956年大陸實施簡體字,當時那麼多農民不識字,你當然要簡化嘛。是,沒有錯,但是一時就好了,文明要向上提升。為什麼小學生不向大學生學習,而是大學生要向小學生學習呢?腦筋轉一下就好了嘛。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太凶了一點吧,對了一半。為什麼老實用啊?你感冒了,醫生給你開一個藥,你吃吃看,你如果吃得好,這個是外部檢驗。但是真理的檢驗有兩個,一個是外部檢驗,還有一個是內部檢驗。誰是內部檢驗?就是醫生。醫生是專家,他不要吃,他只是告訴你這個藥是什麼成分,你吃了保證好,這是專家講的話,是內部檢驗。哪有說只有外部檢驗的?這個道理很簡單。大陸不是沒有人哦,大陸有學問的高手很多,但是聲音沒有出來。現在我們的中國是怎麼樣呢?過去講實用,時代很苦,現在慢慢好起來啦,大家要開始提高我們的文化,我們的專業水準、專業的規範都要提升起來。所以要恢復儒釋道的思想,我們儒釋道的思想起來,保證可以超越西方文明,而且西方文明應該向我們學習,我們可以當世界人類文化的領頭羊。所以南老師高瞻遠矚啊,原來金溫鐵路是修一條路,能走的路。他最大的宏願是修一條整個民族都能走得通的路,乃至於世界人類都走得通的路,這就是恢復中國傳統文化,這就是習近平當前要強調全面恢復國學的道理。所以我們看到,現在的北京,領導人也體會到了南老師的思想,了不起的地方就在這裡。謝謝各位。

TOP

返回列表

站長推薦 關閉


南老師說:唯識大綱

南老師說:唯識大綱 南公懷瑾先生 講述 (遼寧讀者根據 南老師講述的《楞嚴經講座》錄音整理,雖經多位有心者校對,限於能力水平,恐有差錯,但閲讀錄音 .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