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觀心與戒定慧 |王龍興

觀心與戒定慧

王龍興

    很多年前因为父亲的突然离世,猛然间感觉到世事的无常和生命的无趣。为了寻找生命的意义何在便走上了不断的学习之路。

    首先花了好多年的时间,学习了西方的心理学,NLP、家庭系统排列、催眠,这些学问非常好,还是无法解答我内心深处的疑问,生命的意义何在?生从何来,死往何处去?

    然后有人给我介绍佛法,自己琢磨了一下古往今来有无数的人都在学佛,看看自己并不比这些历史上的人物优秀,既然人家都在学,那么佛法这个东西必然错不了,否则为什么大家都在干呢?在这种简单的逻辑支撑下,虽然不懂也开始走上了学佛之路。

    于是学佛的流程开始了。

    首先是跟着人家开始跑庙子,如果可能的话,跑名气大的庙子是最好的,其中若能不远万里跑上几个西藏密宗的庙子,那脸上就更光彩耀人了。顺手能捞点哈达啊、藏香啊、甘露丸啊什么的作为辅证,再拍上一堆的照片,然后和众居士的谈话间有意无意的摸出一颗甘露丸,大谈其得之不易,再看着周边人脸上羡慕、嫉妒、恨的表情,心里啊可是得意的不得了,爽啊!自己脸上的光不仅仅是耀人,那简直是耀死人,哈哈!

    当然了,如果实在没有机会往名气大的庙子跑,也还是有救的。那就一定要跑极其偏僻的地方,越是偏僻越好,最好徒步要走上三天四天的,如果不是徒步就要先是飞机、然后火车、然后汽车、然后摩的、然后徒步。

    总之,交通要一定极其的不方便,这种情况下庙子的大小、师父的知名度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一定要够偏僻,够神秘。要是生活条件还极其的艰苦、原始,那就更完美了。比如说喝的水都要是从山下挑来的,吃饭只能吃大白菜,等等等等。

    要是能跑到这样的一个庙子,起码能在众多学佛的居士哪里捞到好几年的谈资,赚足众人的注意力。当年我跑的云南的一个小庙就完全满足了我这方面的心里需求,一见面大家就请王师兄——我,分享当年的情形,在一片“师兄,殊胜啊”“师兄,福报啊”的赞叹声中,我可是非常非常的享受。

    其他人我不知道,对我来说,无论大庙,小庙,到了庙里,送上供养,然后就是求佛祖保佑,保佑发财、保佑一切顺利、保佑身体健康、保佑名利兼收。好像佛祖欠我,但之前没给我一样,完全一副讨债的心里,佛碰到我这号人,也蛮讨厌的,呵呵!

    我的跑庙流程和心得大抵如此,接着进入皈依流程。

    我的皈依标准是这样的:

    1、庙要大,地方要大,名气要大;
    2、皈依师要足够有名气,如果是佛教协会的什么什么领导那就是顶好顶好的。如果不是协会的,那就要是藏地的,能不会说普通话的最好。西方佛法不发达,否则我真想找个蓝眼睛白皮肤的洋老外皈依皈依,你想啊,要是我一提我的皈依师是外国人,那感觉,呵呵!肯定是棒极了!
    3、皈依的名字要有深奥、晦涩的字眼,最好是带着什么圣啊、果啊、御啊等等字眼,必定要是一般人看不懂的字,最好都是能引经据典得来的,那这样的法名得多气派啊。

    我其中一次皈依是在南京栖霞寺,皈依师是当时的大方丈(抱歉,师父的法名忘记了。)他老人家给取的法名是顺字辈,然后让大伙把自己姓名里最后一个字加上去。对我来说就是释顺欣,我靠,这样的法名太不殊胜了,那次皈依我是很有点情绪的。

    好在还有别的出路,我陆续又皈依了几位藏地来的师父,他们给我的法名就殊胜得多,往往都是什么什么金刚,“金刚”这两个字,老实说我还是很满意的。尤其是我在和没有皈依过藏地师父的居士们吹牛的时候,我是真心满意。他们羡慕的眼神让我知道,我这样折腾是值得的。

    当然了,藏地的密宗在汉地很流行,如果黄教、白教、花教、七教八教,能一网打尽的话,那就完美了,很遗憾当年的构想没有能完全实现,只捞到了几个。

    皈依心得差不多就这样了,以上是身份的外显的塑造,接下来进入吃素流程。

    素食对于身体的健康到底是怎样的,我不是研究人员我不知道。我当时只知道如果学佛不吃素,那可是无法撑起自己学佛人这个身份的。原因很简单,周边学佛的人都是这样干的,我好不容易已经跑完了庙子,搞到了法名,怎么能在吃素这个环节掉链子呢?居于这样的心理,吃素开始了。

    像我这种胖子,一天没肉就心慌慌的,逼着自己吃素那可太为难了。好吧,得给自己找点精神力量,否则会吃不下去的。“吃素就是慈悲”这条信念也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就种在我心里了,每次吃饭看到吃肉的人就感觉人家很不慈悲,就我慈悲。看看谁都是邪恶的杀手,就自己最清白,最慈悲。

    这种假慈悲赋予了我改造他人的力量和权力,于是在家里推广吃素活动便轰轰烈烈的展开了,后果不说也罢!哎!向家人忏悔!

    好吧吃完素,干点什么呢?放生!

    怀着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我开始和放生的人混在了一起。

    一般都是周末,一堆人从菜场买回一堆各式各样的物命(还有提前就预订好了的),有飞的、有爬的、有水里的有天上的。然后大家包着车,排着队,一大堆人来到指定地点,轰隆轰隆的念上一段,然后也不管物命的死活,一股脑的就给倒了。也不管这个环境适合不适合它们,也不管倒这这个地方会不会给这个环境带来影响,总之什么都不管。只管“我要放生”的这个目标是否得以实现。

    倒完之后,就期待着天上有某朵云会有点异样,一旦出现了一堆人开始狂呼“佛菩萨显灵了”“今天殊胜啊”,又或者有道太阳光穿过云彩出现了某种状态,这种情况更是能引发无数的欢呼声,当然了,当年我的欢呼声往往是最大的。

    放生干完了,总不能就这样闲着吧,闲着是不可以接受的。

    依然是怀着那股悲天悯人的情怀,我的圈子又拓展了,除了继续放生之外,我和火供的人开始搞在了一起。

    火供好啊,知道吗?火供能发财,其实这就是我混在这个圈里的最朴实的思想。

    火供的时间一般是配合藏地的上师来的时间,以前我们都是在江边搞的,买上一大堆吃的、食用油、高度白酒,堆得跟小山似的,在一段轰隆轰隆的咒语之后开始点火,不断的撒上油和高度白酒,立志要把这堆食品烧得一点不剩。

    末了就回家等着发财,几次搞下来别说发财,我连一毛钱也没捡到过,火供能发财的信念慢慢的破灭了。

    火供是万万不能玩了,这是个消耗蛮大的活,不好玩!

    听人说法会不错,于是开始参加法会。法会中最多的是大妈级的人物,我一个大小伙子,老是跟这些妈妈级的人物混在一起总感觉不太插得上话,并且隐约感觉到法会是个比较低级的活动,在年輕的学佛群体中不太被接纳,这个发现让我很惶恐。为了不被青壮年学佛群体所抛弃,我慢慢的淡出了法会的圈子。

    还是那句话,闲着是不可以被接受的,心里空荡荡的,总想找个东西抓一抓。于是在淡出法会圈之后,开始涉及网络论坛,各式各样的佛学论坛,并对于论坛中的斑竹和那些有无数感应的师兄们升起了无限的嫉妒。

    在网上这个说诵《金刚经》诵了多少遍,得到了什么样的感应,做了什么样的梦;那个说诵什么什么经又有了什么样的感应,得到了什么样贵人的加持。还有对于前生后世的各种言论搞得我一度心痒痒的。

    于是为了获得如上所言的各种感应,各种梦境,开始诵这样的经或者是那样的经。诵经只求遍数,不求理解。每天只是期待着记录诵经遍数的小本子上的数字不断的增加,诵完了经是经,我是我,压根就不知道经上到底说些什么。

    当然,后果是凄凉的,没见过光,也没见过佛,梦里什么样的瑞像也没出现过。有一度我在想是不是佛菩萨把我给忘了?哈哈!

    学佛以后一直很忙,什么都去做,唯独没有把手头的工作忙好;学佛以后试图要慈悲天下人,唯独没有把家人慈悲好;学佛以后不断的外求,唯独没有把自己的内心关照好。学佛以后有很多的目标,要成佛,要慈悲天下,要不劳而获,唯独忘记了自己学佛的初衷是要搞清生死问题,明了生命的意义,前些年偏离目标走得太远。

    一直是在心外求法,一直走在一条外求的路上,就像猴子掰玉米,掰一个扔一个。浑浑噩噩的活着,稀里糊涂的度日,直至遇见了X老师,才慢慢的对于修行的目的、修行的方向有了完全不同的认识。

    修行就是修正自己的心里行为,从而改正自己的言行,调整自己的情志,修正自己狭隘的观念。总而言之就是把人做好,首先做个正常人,能通过自己对自己不断的调整减少自己内心的贪、嗔、痴、慢、疑。

    如何下手调整呢?老师说从观心入手。

    对于我来说第一步要搞清楚的是,何为观心。

    通过观察,我发现我自己的脑海中经常会有很多对话,很多念头会以声音的形式在脑海中呈现,而大部分这些声音是自然而然升起的。升起一段时间,然后消失无影无踪。过一会其他的声音又会升起,然后再次消失。循环往复,从虚无中升起,从虚无中消失。


    当这些声音升起时,我发现其实是很清楚的,很清楚其中的内容,这种清楚是自然知道的,无需做什么才会清楚,本来就清清楚楚。更不需要刻意起一个要观察的想法才能观察,观察本就存在,通过学习老师的课程,对这种本来就清清楚楚的状态有了认识。我的体会这就是观心了。

    接着我开始体验、观察念头对我的影响。慢慢我发现念头其实不是问题,念头本身来来去去,如流水一般是不会停留的。很奇妙的是,对于升起的这些念头是好是坏、是善是恶,其实也是非常清楚的,无需起一个判别才知道,自然就知道。

    这个观察体验对我很重要,通过这个观察和体验,我开始慢慢的不再害怕念头,尤其不再害怕坏的、邪恶的念头,因为我发现这些念头和那个清清楚楚知道的东西是无关的,而且这些念头一定的、铁定了的会过去。只要我不随着这个念头继续引发与之相关联的念头就行了。我认为这种不跟随坏的、恶的念头而去的行为,便是戒了。

    有了对念头的认知,有的念头是如何影响我的,如何不受念头的牵引就成了我继续观察和体验的课题。

    我发现,有些念头会往往会触碰引发内心的一些情绪,情绪是很强的一股力量,在这股情绪能量的推动下,会有更多的与之相关的念头升起,而这些升起的念头反过来会强化这股情绪的能量,被强化的情绪能量又会继续发展出更多的念头,念头又会加强情绪能量,形成一个恶性的循环。

    这个循环圈要打破并不容易,我体验到需要两个切入点:

    第一个是对于注意力的运用,我认为这就是定。

    当注意力被固着在情绪中的时候,虽然心里很清楚自己的状态,但是无法扭转这种状态。如果有能力将注意力从对情绪和念头、观念的认同中解放出来,循环圈就会慢慢的被打破。

    注意力的加强是需要通过修行禅定来实现的,最近在打坐中修行老师教授的数息,从一开始数,一发现有念头就回到一开始数。每次发现有念头升起,能不理睬念头、舍掉念头从一再开始是蛮不容易的。但是随着练习的次数慢慢增加,这种将注意力拉回来的力量也在慢慢加强,开始有点对舍念有了体会。

    有了舍就有了定,能定才能舍,能舍就能定。有了这个力量才能从对念头和情绪的认同中剥离,有了剥离才谈得上对念头和情绪的转化。将坏的、对人无益的念头转为对人有益的念头。

    能发现固然重要,发现后有没有相当的定力转化更为重要,否则面对负面念头与负面情绪之间的怪圈,纵然明白也是无能为力的。

    座上是修定力,平时工作生活中也是可以的,尽力念念关注呼吸,丢了再捡起来,跑了再拉回来,不断的做。这个力量也在加强自我做主的能力,让自己能有选择。从念念为私,慢慢朝着念念服务他人开始发展。

    第二个是对于清净本体的体认,我认为这就是慧。

    在观察和体验中,的的确确有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东西客观存在,无论升起的是何种念头,均无法染污这个清净本体。无论情绪如何暴躁不安,均无法让这个本体有一丝动摇。

    有了这个认识,便有了能将念头、情绪剥离的基础,否则依然会混在一起,搅不开。念头、情绪并不是我,我是那个能清楚知道念头、情绪的东西。

    有了定力和慧力作为切入点,一个被动的生命状态才能开始慢慢朝着主动的,能做主的生命状态发展,生命的品质才能慢慢提升。以前是心外求法,越求越远,越求越气馁。把提升自己生命品质的责任交给某个上师、某种仪式,现在想起来是感觉很可笑的,也是巨大无力感的表现。

    和老师学习之后,慢慢走上了内在自我修正之路,自己为自己的成长承担起全部的责任,几年下来收获巨大,信心满满。前路漫漫,但是充满了前行的力量和希望。对老师的恩德无以为报,只能踏踏实实做好人,做好功夫,尽最大的能力服务于他人。

    以上是对于学佛多年来的一个反思,也是对于观心与戒定慧之间关系的一个体悟。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

站長推薦 關閉


南老師說:萬法既不從緣生,亦不非緣生

南老師說:萬法既不從緣生,亦不非緣生 南公懷瑾上師 講述 第四十二章 龜跡能卜空有迷 《宗鏡錄》第四十四卷,從這裡開始,講到生滅與不生滅的道理。 .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