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南一鵬先生《與天下人同親:九十五年,維摩樂章》

與天下人同親-備用.jpg
2014-5-8 22:12

《與天下人同親:九十五年,維摩樂章》

南一鵬 先生

    國熙弟語帶哽咽,斷續無常的告訴我,這次父親真的要走了。弟弟低落片斷的表達,雖然不清楚,但我馬上瞭解了大概情況,父親轉化的時候要來了。這確實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大家相信父親應該是要過三位數的年紀才走。如今父親決定要走了,度化大衆的緣分已了,萬緣歸一。釋迦本師傳法四十五年,父親自從開辦東西精華協會以來,大致亦如是。因爲一年多未赴中國探望,需要先取得簽證,并買機票。時間緊迫。弟弟不禁嘆說,你大概來不及見了。

    挂了電話,我先放空,全身釋去觸受,讓心安住一會。這人世間做子女的,最大最後最傷情的時刻,最是考驗修行人。去年母親辭世,姐姐們和我,悲痛摳心,但是都可保持正定,除了心口意念著心經,祝禱母親有菩薩接引之外,時而步出室外,放聲大哭一陣,但是回到母親的身邊時,必然微泣助念。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安排所有世法的程序,順順利利的送母親往生。

    現在我遠在他鄉,知道父親周邊,視父親如父如親者眾,其情傷不下於子女。此刻我與天下人同親,與天下人同悲,與天下人同心。數刻更漏之後,將心來用,用之則行。先是規劃申請簽證,然後訂機票。衹是妻子綠卡未到,家事亦須安排。九月二十日,國熙弟再次來電話,關心我的行程,并告訴我父親已經自上海回到廟港,他和二哥一路伴隨。

    出醫院時,小舜哥和國熙弟見衆人哀痛,都想抱扶父親,護持父親回學堂,二哥和國熙弟也想抱持著父親回家,這原是子女所應爲。但是見到其他如兄弟姐妹的學生們的不捨,兄弟二人就相讓而不爭,任衆人安排,另乘他車。何況父子緣分本來親,讓非血緣衆生子女表達他們的不捨,修的正是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心性。所以二哥和國熙弟就乘坐另一輛車,跟隨著回到太湖學堂。此刻父親已經安住廟港,弟弟和二哥才先返家安頓,準備一周後即舉家復還探視父親。

    心念動時,緣亦隨之,就在出行前日,我妻子的綠卡到了。於是我們馬上更換機票,夫妻同行,直飛上海。侄子鹿城接機後奔赴廟港。入住已定,前去主樓到父親床前叩拜,暗泣不已。從小聽聞父親説法,知道禪門風範,來去絕不會拖泥帶水,必然行事果斷。父親捨身赴蓮華法會,豈有滯待。若有示現,也是當下即是即了。從小到大的行爲思考,都以佛家思想爲依歸。然而青年時期,大有疑情。如今醒悟,了無疑議。父親的教導接引,言教身教家教,終生受教。此刻與父親相對,唯有以心祝禱菩薩大行。

    自回廟港數日,舉座傳言,父親瞳孔未散,體溫未息,容顔未改,又無異味,尚安於定中,不可草率行事。此等修行事,自幼就耳聞父親説過,修行大德的記錄也比比皆是。我尊重諸位學生意見,因爲知者自知,識者自識,明者自明,多言無益,徒增紛擾,不如圓衆人意見的緣。若是以中國傳統方式來辦,能停七七四十九日,我亦願意。

    衹是父親是修行人,不是出家人,處理身後事務,理應由家人做主。如果父親不是居士而出家了,那自然依宗教規矩辦事,家人無需置一言。既然是在家人,凡是就該徵詢家人意見爲先。但是在大學堂溝通不易,有些決定是在啓動後,才告知家人和大衆的,難免錯愕。不過我深知事務處理之不易,行爲雖然偏頗,用心不亞於子女,同時此事牽涉到中國法規事務及社會聽聞,就隨緣罷了。

    有傳言說,我們兄弟不懂佛法,沒有修行。我大笑起來,點頭稱是。參觀美術館,如果沒有藝術修爲,怎麽能評論名畫。對眼睛有障蔽的,如何訴説這山川之美,風景之秀。這是我們子女固有的了知,與理不明者説理,失己之明。父母子女的關係,就是業力果報的體現。若不是有點掌控力,豈能選擇父母,出生不離佛法。説出來的話,正是一個人知道什麽,懂得什麽的呈現。我執最大的表現,就是愛下判斷,做分別。父親在,上有明師,我何須多言,凡有人提問,都叫去讀父親的書,這本是儒家家教風範。

    九月二十六日,中國佛學院副院長宗性法師領十二位法師來到廟港,法師相貌莊嚴。弟弟告訴我父親曾經笑談說,宗性法師是他以前維摩精舍的同學。我聽了,心中歡喜,正是禪門往來甚衆,多有乘愿再來的,可爲佐證。宗性法師入父親臥室,靜坐後出來,告訴大衆一切皆會圓滿。同時子女與學生由劉雨虹老師主持的七人小組,也決定請也是父親學生的一位香港西醫來做最後診斷。經過聯係後,這位名醫師從百忙中抽出時間,安排這個周末可以趕到。

    周末,小舜二哥和國熙弟,伴同香港來的兩位西醫,爲父親做體檢。經過仔細檢查,從氣息呼吸、心跳、瞳孔、身體和皮膚外觀等等現象來看,是符合西醫的死亡界定,這是從認證的指標來做判斷。由於尊重,并沒有測試腦波。基於其他各項指標,已經足以判斷父親往生了。在聽完醫師們的報告後,七人小組決定就在第二天,中秋團圓日送父親入殮火化。這個儀式,按佛家的名稱就荼毗。隨即由秘書處通知相關人員,至於到底通知哪些人,衹好依賴秘書處的判斷了。

    數日以來,古道師和謝福枝已經督導完成一座化身窯,古道師以寺廟住持圓寂時標準,蓋的甚是精細。九月三十日,寅時,乃是清風朗月時分,二哥和弟弟依古禮爲父親換了五套衣服,兩套褲子。弟弟事後告訴我,在換衣服過程中,他依然可以和父親交流。這是父親對弟弟的示現,希望他能因此而好好求道。

    中秋夜,晚七時許,父親的大體由二哥、弟弟、我和在床邊的學生,抬到備置的棺木中。然後由子侄們,也就是父親的孫子輩接手擡下二樓,放置於有滑輪的醫院推車之上。由大哥、二哥在前,王表哥、劉煜瑞在中,干弟張谷與我在後,分別立於棺之兩側,以手扶棺。而國熙弟則立於正後方推行,踽步前行。緩緩推出主樓大門,經右側步道,與門外前行的八位禮儀人員匯合。步道兩旁全體學生與家屬們,心口意佛號不斷,送父親的大體到化身窯邊,轉請數位學生將大體擡送入窯。此時天色是暗而不黑,氣候涼而不寒,中秋明月高照,仿佛自有天機。一路送行,子女和學生受衆,全部都是兩眼清流面不乾,可是大家都能攝心一處,口宣南無本師釋迦摩尼佛號,泣而無聲。

    化身窯前,兄弟們一字排開,先進行世法程序,宣讀國家大人的弔唁文,政府代表先致辭,家屬代表由我致辭,父親好友周瑞金先生代表所有學生致辭後完成。再由宗性法師引領全體,誦念心經七遍;此時大起悲心,全身搐動不已。念心經畢,依法師指示,兄弟們逐一繞行至供桌,燃香助念,并叩首行禮如儀。禮畢,宗性法師舉火至窯門口,唸到:“勿成迷,勿着相,來來去去了舊賬;勿用悲,何來傷,南師自己有主張;金粟軒里青青秀,同願同行菩薩道。”然後,站成弓步,斜舉火杖,大聲喝到“走!走!走!”將火杖送入,金舌窜起,天華四落。非常感謝宗性法師的禪門宗風的送行,默念祝禱父親乘願復返。

    古道師與謝福枝隨即率工,將窯門和通風口逐漸加封。白烟繚繞,天色漸明。儀式結束。衆多學生依舊不散去,直到清晨天色大亮,才離開。柴火持續三周天,又冷卻了兩周天,方由古道師等工作人員通知於十月五日清晨寅時四點半開爐塔。父親頭骨完整,頭骨根部有一橫向延伸的骨質,六到七公分長,滿布白色刺華,非常好看又特別,極不尋常。聽過父親説法的,都知道鳩摩羅什法師,因爲翻譯佛法經典無誤,荼毗以後舌根不爛。所有在場的家人同學,看到父親留此色身示現,感激不已。父親又再次的做最後的説法,佛法真實不虛,父親是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這將是我餘生永志不忘的功課。

    説法與講經的不同。釋迦本師本來是説法,所説的法,被記錄以後,成爲大衆認可的經。父親也是説法傳道的人,能説法,是因爲所説的就是所做的。“說”這個字,是一個言字,旁邊加個兌字。不像“話”這個字,衹是在舌頭上打轉的語言;“說”是要兌現的語言。所以我們常常聽到人們會這樣表達:不要聽他的話,要看他怎麽說。說是看得出來的,悟道與知道的差別,就是悟道者,是言行一致的。父親的説法,與父親的修行,是可以驗證兌現的。

    父親教導我們子女,人貴自立。他老人家從不愿接受子女的回報,也從不要子女參與他對國家社會的貢獻。我們子女了知,這是最大最深的佛法教育,是諸行無常,諸法無我的實踐教育方式。既然與父親的因緣所致,我們兄弟姐妹們也都欣然受教。子女對父親的增上緣,無限感恩。

    名人子女不是富人子女,承受的是非凡的遭遇,不是非常的財富。這種經歷往往不能被沒有類似經歷的人所瞭解,甚至會被誤解。與常人不同的是,父親是一位佛法智慧,佛學思想的傳法人,也不是一般的所謂出名的人,而實際上是一位出世的人。對名與利,兩個都不沾,對生與死,明白的了知。在父親悟道以後,子女也是隨順這因緣而來,修行不衹是今生開始。所以對父親的教誨,頂禮承接,依教奉行。

    因爲父親不是出家人,在世法上,我們子女依然有繼承權。對於所有父親的遺物,我們子女將按照國家律法繼承。對於父親著作有關的法律權益,我們也會鑒定真僞,依法接受,捐與公衆。以爲而不有的精神,請社會精英一起督導,確保文字語言的真實性,共同來傳承父親的教誨。

    以下是2012年11月2日,子女們發佈的聲明。

關於南懷瑾先生遺產處置聲明書

    近日,我們的父親,也是許多有志有識、愛好中華文化的社會大眾心目中的共同導師;南師-懷瑾先生辭世於江蘇吳江市。

    父親在過往六十餘載的中國傳統文化思想教化和佛法的傳承上,身教言教,以其人其行演化所傳之道,但求有益於國家大眾,不求有利於家庭個人。這是他老人家以青衫而非錦袍,布衣而非緇衣,將入世出世之道,真實完整的驗證解說。

    身為南師子女,我們將別無私心,和常隨弟子們一起處理南師的遺物,根據南師已有交待及意願,以及國家法理辦理,如有必要將聘請專業人士參與處理。

    為確保南師教化傳承,利益社會,秉承南師生前的一貫做法,我們將屬於我們的權益全部捐獻給擬成立的非盈利公益機構。暫名「懷師文化基金會」。同時多方邀請有志有識之南師學子及社會賢達參與管理。並由該機構繼續弘揚南師之精神與教化,回饋國家社會。

    父親一生不虧不愧於人;若有所與,必有所報;視眾生如子女,財法布施無數。
在此特別感謝社會大眾對父親南師的關懷和感念,我們子女將秉承其志,繼續自我中華人文及般若智慧的學習,與大家共勉之。謝謝。

       南宋釧,南小舜,南可孟,南聖茵,南一鵬,南國熙同上

            ——摘錄自 南一鵬 先生《與天下人同親:我的父親南懷瑾》


(南懷瑾文教基金會 應該是書中所提到的原暫擬名:懷師文化基金會)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

站長推薦 關閉


南老師說:達摩四行觀與三際托空

南老師說:達摩四行觀與三際托空 南懷瑾先生 講述    宗誠師:目前下功夫先以修止為目標。 師示:你修止用什麼方法?   宗誠師:本來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