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2014.1.21 DNS故障——中國互聯網為何輕易被劫持?

中國互聯網為何輕易被劫持?

     ——2014.1.21  DNS故障

    21日下午,全國出了件大事。多地出現網站無法打開現象,經多方證實此次事件系全國所有通用頂級域的根服務器出現異常,也就是DNS故障導致的大面積「斷網」。

      
我曾經是學理工科的,所謂的DNS污染是怎麼回事呢,可以看看下面的這個白話版:
      
好比說互聯網中每一個域名就是現實中每一戶人家的地址。而DNS就是記錄這些地址的地址薄。由於這些住戶越來越多,地址薄越來愈長,於是為了高效率的讓遊客訪問相應的地址,地址薄進行了分區分級的劃分。
      
地址簿被分為國家級、省級、縣級。縣級存當地的地址,省級存每個名字屬於哪個縣,國家級存每個名字屬於哪個省。
      
而訪問的時候,當地的「管理局」會先查一查自己的地址簿裡有沒有這個名字,如果沒有,就問上一級。上一級如果知道,就告訴他。如果不知道,也會告訴他,你可以去哪一家分局查。這樣,最終總會查到這個名字對應的地址。
      
這種分區分級的方法運用了很長時間,然而忽然有一天,一瓢髒水把最上級的兩個地址薄弄花了,地址變得模糊不清,遊客按照這個模糊的地址只能來到一個奇怪的地方,而水漬還在繼續向下滲透,導致下級的地址薄也逐步被污染了。

    這次的DNS污染事件,幾乎就是這樣的一種形式,究竟是誰潑的這一瓢水?蛛絲馬跡指向了黑客群體。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那事情就簡單了,可事情偏偏不是這麼簡單。
    這次的這個事件與去年底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成立是相呼應的,對這個事件的重視程度應該和稜鏡門有一拼。因為此次DNS事件暴露出一個更加嚴重的問題——中國手中沒有一個DNS根域名服務器存在。

    目前,全球範圍內總共有13個頂級域名服務器,也就是說,現存的互聯網 世界全部構建在這13個服務器之上,而其中10台存在於美國,兩台在歐洲,一台在日本。截止去年,中國網民已經突破6億,用戶數量的巨大與硬件構架的巨大差異成為目前中國互聯網的頂級難題。

    奧巴馬曾說過一句話「美國可以通過網絡掌控全世界」,這不僅僅是對於網絡技術的一種自負。其實對比現階段美國在真實世界展露出的霸權,其在網絡世界的霸權更加具有破壞力。佔據全球絕大多數頂級服務器這一背景其實就是給美國製造互聯網世界的獨裁。

    就算這次的網絡事件或許只是黑客的個人行為,但你能想像麼?如果美國政府願意,則可以幹得更狠更徹底。

    目前,根服務器的管理由ICANN完成,對於別國的指控,ICANN成為了美國政府的擋箭牌——這是家私營企業,我才沒有控制網絡。

    然而在真實的網絡中,雖然ICANN自稱是非贏利性的私營公司,但實際上,這家公司卻還是由美國商務部授權的,這就有點文字遊戲的味道了,從技術上講,一旦某一個國家的域名被暫停解析,意味著這個國家的互聯網世界就徹底消失了,「一朝回到解放前」將不僅僅是修辭手法。而美國商務部又有權隨時接管ICANN的管理權,這樣,實際上全球的互聯網構架就全部由美國掌控。他完全可以將一個國家的網絡徹底封殺。

    翻開資料就知道了,美國就曾經這樣子做過。
    當年伊拉克戰爭期間,在美國政府的授意下,「.iq」——伊拉克頂級域名的申請和解析工作被終止,所有網址以「.iq」為後綴的網站全部從互聯網蒸發,伊拉克這個活生生的國家竟然被美國在虛擬世界裡「消滅」了。
    2004年4月,由於在頂級域名管理權問題上發生分歧——甚至不是戰爭的原因。「.ly」——利比亞頂級域名癱瘓,利比亞在互聯網上消失了三天。
    這些事件都能看出來,美國一直掌握並行使著互聯網的管理權。一方面,美國通過互聯網的絕對掌控,在虛擬世界樹立其世界警察的威信;另一方面,美國也通過互聯網在政治、經濟、文化等各領域獲得了巨大的利益。對於與別國共享互聯網管理權,美國持堅決反對的態度——利比亞事件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我們隨便就可以猜想出來,憑借對於互聯網的絕對領導權,再加上英語的世界語言地位,以及美國本身在信息產業中的優勢,美國很輕易的通過互聯網作為其輿論的導向工具。目前美國是名符其實的「信息宗主國」,全網絡超過2/3的信息流量來自於美國,而位居第二的日本祇有7%,德國僅有5%,而中國在整個互聯網的信息輸入流量中僅佔0.1%,輸出流量更只佔0.05%。

    這種輿論控制對於任何非美國家來說,都是非常恐怖的。

    這兩年,以臉譜為代表的社交網站在格魯吉亞、埃及、冰島的抗議示威活動中都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2009年4月,摩爾多瓦發生的一場未遂「顏色革命」因有「推特」網(Twitter)的參與鼓動,而被稱為「Twitter」革命。

    2009年6月,伊朗總統大選後局勢一度動盪不穩。伊朗反對派利用「推特」等社交網站傳送不實信息、發洩不滿、串聯示威,而美國政府也認為找到了對付伊朗的有效工具。當年6月15日,當「推特」打算按計劃進行系統維護時,白宮竟下令要其推遲維護時間:「伊朗正處於決定時刻,『推特』顯然在其中發揮重要作用,你們可以讓它繼續工作嗎?」網站成為美國政府的「政治工具」。

    而實際上,美國硅谷的網絡公司,本身帶有一定的政府傾向。歷屆美國大選,這些公司的身影都活躍其中。眾所周知,谷歌CEO施密特一直是奧巴馬的忠實支持者,並於09年4月入選美國總統科技顧問委員會。而從最初的總統競選開始,熟練運用網絡戰,向來是奧巴馬團隊的拿手好戲。互聯網企業在參與政治希望得到政府關注的同時,也直接成為了美國政府旗下的一個特殊機構。

    企業、政府、服務器硬件的聯合,讓美國在網絡世界成為了當之無愧的管理者和霸主。奧巴馬曾說互聯網對於美國經濟復甦至關重要,其背後的深意實際上我們大可以理解為美國不單單通過互聯網企業貢獻的GDP維持增長,更是通過對於互聯網的壟斷,在全球範圍內為實現更加具有破壞力或者更加利於美國的政治經濟活動,進行前期鋪墊。

    根據對美軍黑客項目跟蹤了13年的防務專家喬爾‧哈丁的評估,目前美軍共有3000-5000名信息戰專家,5萬-7萬名士兵涉足網絡戰。如果加上原有的電子戰人員,美軍的網戰部隊人數應該不下9萬。這意味著美軍網戰部隊人數已經相當於7個美軍精銳101空降師。

    相比之下中國呢?可能才剛剛意識到信息安全的重要性,未來這將是一個非常沉重的壓力。

(來源網路 發佈者:horse )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尚南論壇無關。文中陳述內容及其原創性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

站長推薦 關閉


南老師說:達摩四行觀與三際托空

南老師說:達摩四行觀與三際托空 南懷瑾先生 講述    宗誠師:目前下功夫先以修止為目標。 師示:你修止用什麼方法?   宗誠師:本來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