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如何突破自己的心理障礙 /清蓮

如何突破自己的心理障礙  

清蓮


(一)清理缘由
      在写上篇文章的时候,我注意到自己平时在做饭、洗碗这两件事情上,都存在着比较大的心理障碍,几乎每次在做饭、洗碗之前,都要经历一番艰难的斗争之后,才能够逐渐地去面对它们。虽然我平时也为这些事情做过无数次的清理,但是,那个障碍似乎只是暂时的消失,而无法永久性地消除。这让我烦不甚烦,因为我不可能每次做饭、洗碗之前,都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去做清理,可是同时,我却不得不每天都要去面对做饭、洗碗这些事情,去面对做饭、洗碗这些事情所给我带来的痛苦,以至于让我变得越来越讨厌它们,越来越害怕它们,越来越无法接受它们。
      看到这个现象之后,我思考再三,于是决定把专门面对和处理做饭、洗碗过程中的障碍,当做我继续写上篇文章之后的第二件意志事件,也就是说,我决定要全心全意地来面对和处理这一件事情了。在做了这个决定之后,我还以为这个清理事件应该是很简单的,应该不会耗费我大量的心力去做的,甚至可以考虑和别的意志事件一起去做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在上篇文章快写到尾声的时候,就把这个清理和写文章的事情一起,加入到我每天要做事情的计划中来了。但是,随着清理的进行和推进,我却越来越发现,我之前的判断是完全错误的,因为我发现这个清理远远不是我之前所想象的那么简单,它实际上很庞大,正因为如此,这个清理前后耗费了我七天的时间,才终于宣告完成。
      在这七天的时间里,为了更好地完成这个清理,我让自己每天早上五点钟起床,起床之后,先打坐一会,待精神稍有恢复了,就开始为做早饭的事情做清理。我争取早上的清理在六点半之前完成,然后到六点半的时候,我就可以起床给儿子做早饭了。吃完早饭之后,我再为即将要洗碗的事情做清理,这个清理可以不受时间的限制,能做到什么时候,就做到什么时候。除了早上为做饭、洗碗的事情做清理之外,在中午和晚上的时候,我也为做饭、洗碗的事情做尽量充分的清理,每次都是在清理做完之后,再去做饭或者洗碗。总之,在情理期间,我是要求自己每次都及时地去做饭,洗碗,然后,在做饭和洗碗之前,我再去体会自己的感受,并且为之做一次较为充分的清理。
      这样下来,我计算了一下,每天为做饭、洗碗这两件事情分别要做三次的清理,总共加起来就是六次的清理,而每天六次的清理,总共做了七天,所以全部加起来的话,这个清理一共做了四十二次。不禁感叹,这真是一项大工程啊。所幸的是,再大的工程,它也有结束的时候,而且,当工程结束的时候,我看见了我自己因为辛苦付出而获得的成果,而这是让我感到欣慰和欣喜的。我写这篇文章,主要是为了通过重新梳理这次漫长的清理过程,总结我在其中所得到的收获,并且希望能够为我的现实生活,为我下一次的意志事件,带来一些启发和帮助,从而为我的继续前行带来更多的信心和勇气。
      这次的清理事件,之所以说它是一个庞大的工程,除了是因为做的次数多,持续的时间长之外,还因为,我每次在做清理的时候,虽然都是面对同样的做饭和洗碗的事情,但是每次所挖掘出来的东西却都是完全不一样的,也就是说,每次阻碍我做饭、洗碗的因素都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也让我理解了为什么我以前花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却依然无法把这个清理做彻底的缘故,因为这个清理本身实在是太庞大了,我以前的确在心理上轻视了它。由此也看出来,做饭、洗碗这类貌似不值得重视的事情,它绝对不是我之前所想象的那么轻松、容易,那么毫无价值、毫无意义。不,它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我想,也正是因为我平时都认为这样的事情是轻松、容易的,是无价值、无意义的,所以才导致了我在做这些事情过程中所出现的痛苦和障碍吧。写到这里,我又想起了前夫以前经常对我说的话,你不就是做个破饭,洗个破碗,做个破家务,带个娃吗?这点破事都做不好,你还像个女人吗?以前,我一方面认同了他的这些观点,也认为这些事情是小事情,没有意义的事情,所以做起来感到很没劲,另一方面,又为自己的辛苦付出得不到他的认可和尊重,而感到很难受,很痛苦,于是做这些事情就更加没劲了。现在看来,真的是没有一件事情是小事情,没有一件事情是没有价值和没有意义的事情,真的是当你愚弄生活的时候,生活就必然会愚弄你,所以想想,我这么多年来在做这些家务中所受到的痛苦感受,也的确是我罪有应得啊。


(二)经验情绪的体会
      上面说了,这次的清理虽然做了那么多次,但是,我每次在清理的时候,所挖掘出来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现在,我想把自己在这次清理过程中,我所能够记得住的,也应该是比较重要的一些内容,整理和记录下来。
      在这个清理的开始阶段,我所面临的障碍主要都是当下的情绪,所以在开始阶段,我所做的事情,主要都是让自己去经验当下的情绪。随着一个情绪的经验、消失,另一个情绪就会自动地浮现出来,于是,我又去经验、消失下一个情绪,就这样,在经验、消失了一个又一个的情绪之后,所有的负面情绪都会最终烟消云灭,我的内心也会最终归于平静和喜悦。在这个过程中,我所经验得最多的负面情绪就是抗拒、害怕、恐惧、讨厌、厌恶、烦躁,等等。这些情绪在平日里相互交错在一起,存在于我的心中,以至于我根本就看不清楚它们。然而,它们又真真实实地存在着。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平时在做事情的时候,总会感到有不同程度的痛苦感觉,但是又说不清楚它是什么。如果这个痛苦感觉太强烈的话,我就根本没有办法去做任何事情,而只能躺到床上去休息了。
      由于这个原因,以前每次和前夫吵完架之后,我都会因为内心极大的痛苦,而根本就没有力量去做任何事情,只能在床上躺着。而我的这个表现,则再度引起了前夫极大的不满,他指责我不应该有情绪就什么都不管了,什么都不做了,说难道他有情绪,就连班都不去上了吗?他哪里知道,我当时的状态,是真的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了。但是,由于内心很清楚地知道他的个性,知道如果跟他做更多解释的话,势必又会遭到他再一轮的指责和攻击,而这个,是我所不愿意见到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一般都是选择缄默不语,以此来保护自己免受更多的伤害。但是,也由于自己一直以来对这个现象处于愤怒、无奈和痛苦的情绪状态中,所以这个现象虽然发生了很多次,我也一直没有看清楚它,没有搞清楚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由于没有搞清楚它是怎么一回事,我也一直没有办法有效地去阻止它,只能任由它一次又一次地发生,造成我一次又一次的痛苦。直到这次做清理的时候,我才清楚地看到,原来这个现象,是我一直以来出于自我保护的需要,而有意识地选择不作为,才导致不断发生的。而我之所以有意识地选择不作为,是因为我内心里很害怕前夫,我很害怕我一旦解释之后,就会遭到更多的暴力,于是只好用缄默的方式,来暂时地保全自己。而又由于太害怕和讨厌这一类事情,所以每次只要事情过去了,我就再也不愿意去思考和面对它了。我的内心里其实也一直都寄希望于前夫,希望他能够通过自我反省,使得这类事情不再发生。但是不幸的是,这样的事情却一直重复不断地发生着,也因而使得我一直重复着同样的无奈和痛苦。
      在这里,我想,我在做事情时,我内心中所处的那种复杂的痛苦状态,是一般人所无法体会到的,也是一般人所无法理解得了的。正是因为如此,再加上我身上的弱者气息,使得我经常会做事情非常努力,非常用心,却遭遇到被人无端责骂的结果,我会被责骂不好好做事情,做事情不用心,懒惰,等等。而这,又往往会使得我因为被冤枉,被误解,被指责,而陷入到新一论的痛苦中去,也使得我原本鼓足的劲,一下子就泄没了,面对事情时则感到更加地恐惧和抗拒了。这些伤害和痛苦,我也是一直都看不清楚的,直到这一次,通过清理,我才看清楚了它们。
      写到这里,我也想起了亲子课上教纲里的一句话,多一分了解,就多一分信任,多一分宽容,多一分亲近,多一分关爱。我想,这个世界上之所以有这么多刻薄、不宽容的事情发生,主要还是因为我们对于别人的真实情况不了解所导致的。当我们不了解别人,又不愿意弯下腰来,谦卑地去询问和了解问题背后的真相时,我们往往就会对别人的行为产生种种臆测心理,并且把自己的臆测内容,当做真实发生的事情,强加到对方的身上,然后在心里面评判对方,并且随着自己的评判,去谴责对方,伤害对方。这种行为如果是发生在强势者和弱势者之间,那么,它对弱势者所造成的伤害是巨大的,因为作为弱势的一方,势必会因为没有足够的勇气和力量去辩驳,去反击,然后就只能把痛苦压抑在心底,因而造成很大的心理创伤。
      在此,我也要一遍一遍地告诫自己,每一个问题表相的背后,一定都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所以,当我对别人的情况不了解的时候,千万千万不要轻易地去下结论,更不要借由自己轻易下的结论,而去攻击别人,伤害别人。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我做不到耐心、谦卑地去询问别人、了解别人,那么至少,也要做到允许别人以他本来的样子存在。而这,就是尊重。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自己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能够秉持着一份谦卑、关爱的心态,多多询问,多多观察,多多地去了解别人,从而能够做到理解别人,宽容别人,关爱别人。我也深切地希望,这个世界能够多一分的理解、宽容和接纳,因为不被理解、宽容和接纳的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这种行为所给人带来的创伤,尤其是给弱势者所带来的创伤,实在是太大了。再想想我自己这些年来的成长和改变,都是在宽容、理解、接纳和爱的环境中才发生的。所以,只有宽容、理解、接纳和爱,才能够真正地解决问题,批判和指责不仅对于解决问题于事无补,还会加剧问题的严重性。
      不过,写到这里,我倒也发现,当别人看到我这个人的种种问题,而感到不舒服,难受,甚至痛苦,乃至于讨厌我,看不起我,想要骂我,打压我,欺负我时,这些也都是他们内心真真实实存在的东西,我以前也是因为体会不到这些东西,不理解、不接受这些东西,然后才对他们这样的行为感到深恶痛绝的。从这个层面上来说,我对于这样的行为,也是一直以来不宽容、不接纳的,我所犯下的错误和他们其实是一样的。

(三)看见烦的来源
      随着清理的深入,慢慢地,之前复杂的情绪开始简单化了,一些情绪不再重复出现了。我开始由经验多重的情绪,到经验比较单一的情绪,并且随着情绪的经验,开始深入到一些情绪的根源,同时也探索到了一些情绪背后的真相。
      有一次,我发现我不想洗碗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感到自己没来由地烦。于是,在不断地经验了自己的烦之后,我发现,这个烦的根源原来是来自于小时候对妈妈的模仿。从小到大,我看见的妈妈就是一个动不动就把“烦死了”这三个字挂在嘴上的人,同时还摆出一副唉声叹气、愁眉苦脸的样子来。于是渐渐地,我也开始变得把“烦死了”这三个字挂在嘴上,并且也摆出一副唉声叹气、愁眉苦脸的样子来。长大之后,每当我遇到一点点事情的时候,“烦死了”这三个字就会自动地冒出来,然后我就会感到自己真的很烦,感到自己正被一层淡淡的挥之不去的愁云笼罩着,然后我就开始摆出一副唉声叹气、愁眉苦脸的样子来。
      记得小时候,当妈妈发现我也开始频频说“烦死了”这三个字,以及频频唉声叹气的时候,就开始不断地批评我,说我小小年纪,不应该那么烦,不应该叹气。可是那时候,一方面我已经把这个习惯模仿成习性了,不知道该如何改正了。另一方面,我那时对妈妈的抗拒心理已经形成了,所以对妈妈的话自然是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了。就这样,我变成了妈妈的翻版,变成了一个喜欢把“烦死了”三个字挂在嘴上,并且总是唉声叹气、愁眉苦脸的一个人。
      在清理中,我体会了一下,为什么我小时候一定要模仿妈妈呢?我发现,那是因为在那时候,我很爱妈妈,很崇拜妈妈,妈妈在我心目中是一个大英雄,是一个完美的女人,妈妈的一切都是美好的,我很希望自己能够变成像妈妈那样的人。就这样,我开始有意无意地去模仿妈妈的一些明显的习惯性行为。当我模仿成功一件习惯行为的时候,我心中还会暗暗地高兴,因为我终于拥有一样和妈妈相同的东西了,我终于和妈妈的相似性越来越多了,我终于能够变成我所喜欢的像妈妈那样的人了。
      由于这个原因,后来当妈妈指责我不应该那样烦的时候,我还感到非常的不理解,因为我就是看见妈妈那样做,我才那样做的呀!我以为我变得和她一样的时候,她会因此而高兴,而表扬我呢,怎么还会反过来指责我呢?怎么会这样呢?这是一直令我大惑不解的一件事情。
      从这件事情中,我也看出来了,父母无意识的行为习惯,会被自己的孩子传承下去,这是源自于孩子对父母的爱和崇拜,这也是父母身教的结果。所以,做为父母的,如果平时对自己的言行举止,不多加检查和修正,那么他一些自己所不喜欢的行为习惯,就很有可能会被他的孩子模仿去,从而令他头疼不已。我想,这也是我们看见自己的孩子,总是感到很痛苦的原因所在吧,因为我们在自己孩子的身上,往往能够看见太多自己不想要的,而原本属于自己身上的东西。也因为这个原因,一个不接纳自己的人,往往也难以做到接纳自己的孩子,因为孩子就是我们的一面镜子,他正在不加分别地复制和映照着我们身上的一切。

(四)无休止指责的前前后后
      有一次,我发现自己抗拒洗碗的理由是,以前前夫曾经因为我吃完饭后没有及时洗碗,而对我不停地数落和责备,不仅对着我一遍又一遍地数落和责备,而且还到外面去对着别人一遍又一遍地数落和责备我,不仅在事情发生的那段时间不停地数落和责备我,而且在我已经完全按照他的要求改正过来之后,在后来的一年又一年中,还是那样不停地就这件事情数落和责备我。这件事情虽然说不上给我造成了多么巨大的痛苦,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的确是感到苦不堪言,无可奈何,因而心里面对于洗碗这件事情,也自然是充满了抗拒的情绪。
      在清理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看见,前夫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坚持不断地就这件事情指责和数落我,并且坚持不断地强调他这个做法的种种正确理由,以及我不及时洗碗的极大错误和荒谬之处。我看见,他这样做,其实是非常执着地想要我完全认同和接受他的观点,并且完全心悦诚服地按照他所期待和要求的去做。我还看见,他之所以即使在我已经按照他所期待的去做了,还仍然要一遍又一遍地指责和数落我,是因为我虽然在行为上已经改变了,但是我在心理上对他的做法仍然是抗拒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要一遍又一遍持续不断地指责和数落我,即使到现在,只要有机会,还依然如此。
      在这个过程里,我看见了,前夫真正所需要的,就是我对他这个做法完全的认同,然而对于我来说,我最难以给予的,也正是对他做法的完全认同。我可以由于迫于压力,而在行为上去迎合他,但是在心理上,我就是难以做到迎合他。而由于我的不迎合和抗拒,他就要一遍又一遍地指责我,直到我完全迎合他为止。可是事实结果却是,他一遍又一遍的指责,不仅无法使我做到迎合他,反而加剧了我对他这种做法的反感和抗拒,使得我更加不愿意去迎合他、认可他了。
      这其中的奥秘,我也是到现在才完全看清楚的。当然,我以前对这个情形也是大致知道的,只是一直以来,我无力去面对和处理自己在这个问题中所产生的种种情绪困扰,每当想到这件事情时,我就感到十分的无奈和烦躁,因而也一直不愿意去着手解决这个问题,一直不愿意就这个问题去与他交涉,正是由于这些原因,才使得这个问题一直持续不断地发生着。
      写到这里,我想说的是,如果我在那么多年中,能够好好地花时间和精力去面对这个问题,那么这个问题其实还是可以得到解决的。即使我一次次地试图和他沟通,都遭到了他的防卫和反击,但是,假如我没有被他的防卫和反击吓倒,而是能够坚持不懈地、有理有利有节地去表达我的感受和希望,那么这个问题,一定是会慢慢出现转折的。可是由于我一直以来的胆怯和懦弱,加之由于之前无数次沟通失败的前例,我认定了和他沟通是注定无果的,才使得我不敢去向他表达自己,也不愿意去向他表达自己,因而只好对他的行为表现出不作为的做法。而正是我的不作为,纵容了他的这个行为,使得他这个行为得以一直延续下去。
      我写这些内容,是因为我一直都坚定地认为,人与人之间的任何问题,其实都是可以通过沟通来得到解决的。换言之,人与人之间出现解决不了的问题,那是因为双方没有进行有效沟通所造成的。想起在我的婚姻维系的十多年时间里,我和前夫之间其实从来都没有进行过真正的沟通。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之间的问题和矛盾才会越积累越多,越积累越严重,导致最后彼此完全无法相容,走向分道扬镳的结果。
      当然,我想,在进行沟通的时候,运用正确的沟通方法,和拥有平和的沟通态度,这一点也很重要。想起我自己以前,在婚姻刚开始的阶段,由于我不懂得正确沟通的方法,使得我每次在找前夫沟通的时候,就好像指责他一样,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得我的沟通每次都引起了他的防卫和反击,造成的结果就是不仅沟通无效,还演变成了无休止的争吵和彼此的伤害。后来,当我学了老师的课程,知道了用说事实说感觉说希望的方法去沟通时,我又把自己摆在了受害者的地位,使得我的说事实说感觉说希望,变成了自我防卫的一种手段,而由于这个原因,我的说事实说感觉说希望,又每每会引起前夫新一轮的指责,使得我再次受伤害。唉,想起这些来,真是问题太严重,积重难返啊。可见,学习、改变和成长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啊。不过,我现在倒是认为,如果拥有正确的沟通方法,平和的沟通态度,再加上坚持不懈的诚意,那么一定会使得最艰难的沟通,也变得畅通无碍起来。当然,如果对方确实拒绝沟通的话,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也只能随他去了,因为毕竟沟通是两个人的事情,而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不过我想,要想建立和维系一桩良好的关系,如果彼此没有良好的沟通,那么这是不可能实现的。我想,一桩没有沟通的关系,会让彼此双方都体验到冷冰冰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令人痛苦的。而维系这样的关系,是非常艰难的。我甚至认为,任何一桩没有沟通的关系,都是没有生命力的,因为这种关系维系过程中的艰难和痛苦,注定了它要走向灭亡的结局。从这点来说,也可以说,我和前夫的婚姻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注定了是要走向灭亡的。只是由于我的逐渐成长和独立,才提前结束了这桩没有生命力的婚姻而已。可是,如果我没有走向自我成长这条路,并且我们的婚姻一直维系下去的话,那会是什么结局呢?我想,我最后一定会因为过度抑郁而选择自杀吧,而这,或许正是这桩婚姻自然结束的一个方式吧。所以,很感慨我选择了自我改变,选择了自救这条道路。

(五)看见装病现象
      有一次在对洗碗做清理的时候,由于我当时感到有点头晕,而不愿意马上去洗。在清理的过程中,我发现,我认为我自己头这么晕,是根本就洗不了碗的。于是我不断地念,我就是洗不了碗。念着念着,我发现这时候我的身体好像被无数条无形的绳索五花大绑住了一样,根本就动不了。继续推进之后,我发现,我之所以出现这个状况,是因为我正处在装病的状态之中。于是想起小时候,我就是经常用这种装病的方法,来成功逃脱做事情的痛苦的。记得小时候,每当我有一点点头疼脑热的时候,我就会故意夸大病情,装出一副很难受的样子。每当我这样做了之后,我就可以马上获得妈妈的恩准,不用去干那些可怕的体力活了。慢慢地,我的这个行为变成了习惯,变成了条件反射。长大之后的我,每当只要有一点点不舒服感觉的时候,我马上就会变得浑身软绵绵起来,一点力气也没有,当然手头上的任何事情也都干不了了。这曾经让我苦恼万分,而且,由于时隔已久,我自己也并不知道这个现象是怎么产生的。
      当我发现自己正在用装病的方法来逃避做事情的痛苦时,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骗子,感觉到自己在道德品行上有着严重的缺陷,并且为此而感到深深的羞愧和不安。我知道,正是我一边坚持用装病的方法来逃避做事情的痛苦,一边又为此感到羞愧和不安,才使得这个行为模式在这种纠结心理中,被逐步固化下来的。在不断地念我就是一个骗子这个标签,并且终于把这个标签撕掉之后,我的内心才放松了下来,然后我身体上的无力感觉也随之消失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看见,我的这个行为模式,原来是来自于我对于自己骗人行为的不道德性,进行不断谴责的结果。当我借着撕标签,而逐渐停止了对自己的谴责之后,我的身体症状也就马上跟着消失了,我也因此一下子恢复了之前的活力。所以,在此很想对自己说,好好地宽恕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吧。回想起来,我那时候所犯的错误,也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发生的,因为那时候,我的身体状况太虚弱了,我太需要休息了,我也太渴望休息了。可是,在一般的情况下,我的父母是不会轻易允许我休息的,如果我休息的话,父母就会不断地责骂我,然后我就会在羞愧难当中去干活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慢慢地找到了装病这个可以让自己安心休息的方法,但由于这个方法与道德相违背,我也因此受尽了道德的谴责,并且在今后的人生中,遭到了很多的报应。
      从这里,我也看见了,作为父母的,如果无视孩子内心正常的需要,强迫孩子去做他无法胜任的事情,孩子就一定会用变相的方式,比如生病,比如欺骗,等等,来实现自己内心需要的满足。孩子是很可怜的,他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需要,也不敢表达自己的需要,因而无法去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于是只好通过变相的方式,来实现维护自己正当权益的目的。而这,是会给他今后的人生留下严重后遗症的。
      我也因此看见了,当一个人看不见别人的需要,完全漠视别人的需要,内心里只是希望对方来满足自己的需要,而对方恰恰又是一个弱势个体时,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啊!因为作为一个弱势个体,他为了获得生存的需要,一般是不会也不敢轻易去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的,他只会选择无条件地服从。而无条件地服从别人,就必然要以损害自己的身心健康为代价,这是多么可怕和痛苦的一件事情啊。想想我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痛苦,也正是这样发生的。
      我想,我今后如果有机会面对弱势个体的话,我一定要学会好好地去照顾对方的感受,一定要给予他更多的尊重和关爱,一定不要用强硬的方式来要求他满足自己的要求,更不要用高高在上的架势去震慑他,使得他服从于自己。因为当我这样做的时候,我的行为方式本身就是在伤害着他。同时,我也一定不要让一个处于弱势位置的人,成为一个心理弱势的个体,因为人与人之间心理上强弱势的差距,本身就是造成对弱势方伤害的一个条件,这是一件值得警惕的事情。而要实现这一点,就是对于处于弱势地位的人,要给予足够的平等和尊重,而对于心理弱势的个体,则不仅要给与足够的平等和尊重,还要给予一定的关心和爱护。

(六)看见自责的行为模式
      有一次,我在清理的时候,由于感到自己当时有点疲劳,想让自己先好好地休息一下。在让自己休息的时候,我开始感受到了隐隐的不安和焦虑。随着不安和焦虑的感觉,我看到了,我不安和焦虑的背后,是因为我看见妈妈在骂我,骂我懒,做不得人,畜生。听着妈妈骂我的话,我感受到了羞耻和痛苦的感觉。随着羞耻和痛苦的感觉,我又看到了,在羞耻和痛苦感觉的那一端,竟然连接着我深深的自责、羞愧和不安的感觉。这时候,我看见,当我看见妈妈因为我而生气,而骂我的时候,我感到非常的羞愧,我感到都是因为我不好,才惹得妈妈那么生气的,我感到自己真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孩子。于是,为了扭转由于自己的糟糕,而造成让妈妈生气的局面,我就每次都非常顺从、非常认真、非常努力地去完成妈妈让我做的事情。然而,无论我怎么表现,无论我怎么努力,妈妈都仍然是一副对我充满不满和失望的样子,仍然是对我不断地责骂。于是,就这样,在一次次几近绝望和崩溃的状态中,我也慢慢地泄气了,慢慢地放弃了,因为我越来越发现,我真的是没有力量来让自己变好了,我真的是只能这样了,她要怎样说我就怎样说我吧,她要说我不孝顺就不孝顺吧,反正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了!
      写到这里,我真是好伤心啊。我看见,我是怎样在妈妈的不断责骂之下,从一个一心想要向上向善的、一心想要照顾别人感受的、内心纯善的孩子,逐步转变成为一个自暴自弃的、内心充满痛苦和幽怨的孩子的。
      在写以上内容的时候,我看见,在我小时候,当妈妈骂我做不得人、畜生的时候,我对于做不得人、畜生这样的字样本身,其实是没有任何排斥感觉的。但是,我却能够从妈妈说这些字样时的神态和情绪状态中,很清晰地感受到妈妈对我的不满和怨恨,也因而知道了这些字样是用来发泄不满和怨恨的工具。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些字样是会给人带来羞辱感觉的,而且长大之后都一直不知道这一点。在我结婚之后的开始阶段里,我也曾经因为怨恨而用这样的字样去骂过我的前夫。当我这样做的时候,我当时也丝毫没有羞辱他的意思,我只是想借助它们来发泄情绪而已。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这样的字样使得前夫非常地怨恨我,并且在后来十多年的时间里,仍然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也是通过这件事情,使得我看见了恶语伤人恨难消的事实,于是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用恶言恶语去骂他了,也决定从那以后再也不用恶言恶语去骂任何人了。
      记得在儿子一岁多的时候,妈妈到我家里来玩。有一次,妈妈又随口骂我是畜生,我当时由于听着不舒服,就回应道,你说我是畜生,那你自己也应该是个畜生。我当时想表达的意思是,既然我是畜生,那么你是我的妈妈,你是不是也就是畜生呢?我是希望她不要再使用畜生这样的字样,来伤人伤己了。没想到我的那句话,让妈妈气呼呼地在床上躺了好半天,我当时也搞不清楚她为什么会那么生气,为什么她说我说了那么多年的畜生都没有关系,而我只是说了她一次,她却会气成那样呢?
      在经历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我才慢慢地意识到了,原来骂人畜生,是有羞辱人的意思的。可是,我自己被妈妈骂了那么多年的畜生,却从来都不知道这两个字所代表的意思,而当我知道了它的意思之后,我就再也无法接受妈妈骂我畜生的事情了,对于那么多年来被她骂作畜生的事情,也再都无法接受了,而对于畜生这两个字的反应,也一下子变得非常强烈了起来,因为我感到自己被深深地羞辱、伤害了。
      在这个里面,我也看见了我自责模式的源头。我看见,我的自责行为在我很小的时候,在妈妈骂我懒,做不得人,畜生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并且在后来的岁月里,随着时间慢慢地固化了下来,成为了贯穿我整个人生的反应模式。在我后来的生活里,每当我遇到事情的时候,每当我被人指责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自责,并且经常会随着自责,而陷入到无意识的痛苦中去。
      我看见,这个模式这么多年来,一直都伴随着我左右。当我结婚之后,每当前夫指责我这不好那不好的时候,我那时候的内心也是充满了深深的不安和自责。我觉得自己这么糟糕,尽不好作为一个妻子应尽的责任和义务,我真的是有很大的罪过,真的是很对不起他。于是,每当他指责我的时候,我的表现就像小时候一样,从来都不反抗,而是在事后,努力地按照他所期待的方向去改正自己。只是非常遗憾的是,每次事情的结果,也都是和小时候一样,都是无论我怎么努力,我所得到的仍然是他无休止的指责。于是最后,我只好选择放弃了,因为我已经慢慢地意识到,无论我怎么努力,他也仍然会责骂我的,所以,问题不是我不肯改正错误造成的,而是他太苛刻造成的。既然如此,那我又何必那么辛苦那么费力地去改正那些所谓的错误呢?要知道,无论我怎么努力,我也是永远都达不到他的要求的呀。就这样,我才在他指责我之后,慢慢地停止了自责,停止了努力去迎合他的做法。
      我又想起儿子第一次返校上学之后,班主任老师曾经不断地向我投诉儿子种种不是的情景。她说儿子的行为表现,已经害得她那个班级很难带下去了,已经会影响到她绩效工资的发放了。这时候,我也是内心充满了不安和自责,我觉得都是因为我不好,都是因为我没有把孩子教育好,才害得孩子伤害到了老师,伤害到了班级的,我真是罪魁祸首啊。所幸的是,那时候我已经认识了老师,那件事情有老师一直在帮助我,所以我才没有在自责情绪的影响下,进一步去压迫和伤害自己的孩子。可是回想起来,那时候我的自责情绪,可真是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啊!
      在写这些文字的过程中,我也看见了,其实我这个人从小到大都是不懂得去怨恨别人和指责别人的。每当我遭到别人怨恨和指责的时候,每当我遇到一点点不好事情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都是首先把矛头指向我自己,都是认为这都是因为我不好,才造成这一切的,并且因此而陷入到深深的自责和痛苦中去。记得以前老师说我怨恨父母的时候,我当时的感觉也是有点怪怪的,因为我真的很难找到怨恨父母的记忆。回想起来,从小到大,到现在,我只在刚结婚的那几年怨恨过我的前夫,因为那时候我对他有期待,想管住他、控制住他,有期待就自然有怨恨,所以我那时候就很怨恨他,只是后来发现怨恨不仅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让我更加痛苦,于是我就慢慢地把目标转移到如何解决问题上来,而不再是去怨恨他了。有了孩子之后,由于孩子不听话,我也怨恨过孩子,但是那个怨恨也是很短暂的,因为我很快就发现,自己的怨恨正在伤害着孩子,内心因此感到很自责,于是,我也就慢慢地停止怨恨孩子,而一心一意地去寻求解决之道了。
      我想,我真正意义上的怨恨,是在最近一些年才开始的。当我慢慢地明白不要自责的道理之后,我就开始无意识地把怨恨的矛头指向外在了。但是,当我这样做的时候,我仍然是无意识的,是因为我内心的痛苦和烦恼需要一个出口,才不由自主地那样去做的。我想,当怨恨的矛头不再指向自己之后,它就只能指向别人了。但是,每当我这样做了之后,我一般很快就会隐隐地感觉到不对劲,并且紧接着会觉察到自己的问题所在,然后努力地去面对它、改正它。我想,我之所以能够这么容易地觉察到自己的问题,大概是因为我在早些年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不去指责人了。所以,每当我指责别人的行为产生的时候,由于这个做法与自己内心的决定相违背,因此马上就会产生痛苦的反应,因而也很快就能够觉察到问题所在。
      由于不懂得怨恨,所以在我很小的时候,每当妈妈指责我懒、做不得人、畜生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都是自责和羞愧,并且会马上非常顺从地去做事情,希望能够尽我最大的努力,来平伏妈妈的不满情绪。但是,每当妈妈因为无端冤枉我而指责我的时候,我的内心也是非常不服气的,并且会马上为自己辩解,希望妈妈能够借此知道真相。然而这时候,我的辩解做法往往又会引起妈妈新的指责,指责我古怪(脾气不好的意思),不听话。不仅妈妈这样指责我,几乎全家人都这样指责我。每当这时候,我的内心是倍感无奈的。
      后来,随着我慢慢地长大,我发现我在面对妈妈的时候,已经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那就是,每当她一和我说话的时候,无论她说的是什么内容,我都本能地非常反感,并且忍不住要去和她顶嘴。顶完嘴之后,我又非常地自责,觉得自己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的妈妈,可是之后遇到同样的情形,我还是忍不住要那样去做。
      再到后来,我发现我见到妈妈这个人就已经感到很痛苦了,每当我见到她的身影,听见她的声音时,我不仅在心理上会产生强烈的痛苦感觉,甚至在身体上都会起强烈的痛苦反应。这也是为什么在妈妈临终之前,在看见她身体状况稍有好转的时候,我就生起了要逃离的想法,因为我实在是太受不了那种痛苦的反应了。幸好那时候有老师把关,我才在后来,又坚定地改变了自己的主意,才使我得以陪伴了妈妈最后的一程。
      所以,在从小到大的整个过程中,我和妈妈相处时的感觉是痛苦程度从弱到强转变的一个过程,但是,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怨恨和指责她,也几乎从来没有想过要去质疑她的不对。我对她的第一次质疑,是在来到陕西之后,由于看到这边的一些父母对孩子无条件的付出,然后对比妈妈无限制的索要和责骂,我才感觉到她的做法可能是不对的,并且在她再次责骂我的时候,终于忍无可忍反抗了她一次。但是,那也仅仅只是质疑和不得已的反抗而已,还远远谈不上怨恨和指责。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了我看见过的一个情况。我想起在我大姐那个村庄里,有很多户的父母,在养女孩的过程中,都只是让她们上个小学毕业,最多上个初中,然后就不让她们继续上学了,而是让她们外出打工,并且把钱寄回来给父母花。记得有一个父亲还这样说过,女孩养大了,不让她出去打工赚钱回来花,难道把她养大杀了卖呀?他的意思是说,女孩养大了,如果不让她出去赚钱养家,那么养女儿就是没有任何价值和意义的。由于这个原因,那个村庄的很多女孩,在小学毕业后没多久,就都出去打工了。她们赚钱之后,就都把钱寄回来给父母,然后父母就用这些钱来改善生活,并且盖起小洋楼来,那个村子里很多的小洋楼都是这样盖起来的。至于女儿出去,到底是靠什么赚来的钱,他们一概都不管,只要女儿把钱寄回来就行了,如果不及时把钱寄回来的话,他们甚至还会追到城里去骂,去讨。
      唉,当我知道这个情形的时候,我是很伤感的,但是,更加令我伤感的是,那些女孩们似乎从来都不知道要反抗父母的无理索要,她们似乎也认为父母的索要是合情合理的,她们似乎很愿意用这样的方式来孝顺自己的父母。我以前一直都不理解这样的现象怎么可能会发生,我一直都不理解她们面对那样的父母时,怎么不懂得反抗和怨恨,而现在,我想我明白了,因为在她们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反抗和怨恨这几个字,在她们的字典里,对父母只有无条件的服从,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她们的孝心。
      在这里,我再一次看见了,父母就是孩子的天,孩子对于自己的天,真的是没有任何批判能力的,只有顺从一条路可以走。想想我自己,要不是在后来看见了别的父母对待孩子的情形,因而引起了我的思考和质疑,我也是万万不会想到要去质疑自己的父母的。我甚至在结婚之后,还一直在思索着如何赚钱寄给我的父母,如何让他们对我满意,如何通过这种方式,做一个孝顺的孩子,只是由于自己的能力实在达不到,于是只好痛苦地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举这个例子,也是为了用别人的事情,加上我自己的事情和反思,来证明一点,一个孩子在面对父母的时候,真的是没有任何怨恨和责备心理的,真的是没有任何批判心理的,面对父母的一切,他真的是只知道无条件地服从和接受的。作为一个孩子,他真的很容易就会被父母所奴役的。然而这,也正是这个孩子长大后一切痛苦的源头。
      言归正传,现在回转来继续我的自责话题。现在,每当我遇到和我相关的事情时,自责仍然是我的第一反应,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仍然很容易就会因为遇到问题而感到痛苦。但是,所幸的是,我现在的自我觉知能力已经强了很多,所以不会轻易随着自责的反应无限制地痛苦下去,一般很快地就能够通过清理内在空间,而从自责的痛苦中走出来。
      有意思的是,有我这样喜欢完全承揽责任的人,就有我前夫那样喜欢完全推卸责任的人。在我们婚姻维系的十几年时光里,每当我们在生活中遇到一点点事情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往往就是把矛头指向我,并且说,这一切都是你害的,这都是你造成的结果,你这个害人精,我的一辈子都被你毁掉了,儿子的一辈子都被你毁掉了,这个家就是这样被你毁掉的,等等等等。我曾经在心里大喊冤枉的同时,也大惑不解,因为一个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够就这样把自己的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呢?他难道还不如我这个弱女子敢于担当吗?现在看来,真的是有自责的模式,就一定会有责备他人的模式。这只是两种模式形式上的不同而已,但它们在本质上都是相同的,它们在本质上都是模式,都是束缚我们心灵的一件枷锁。写到这里,我对于前夫这么多年来对我的指责行为也理解和接纳了很多,因为我看见了,他和我一样,只是被模式控制住了而已,他和我一样,都是心灵失去自由的人。

(七)后续
      清理做完了,文章也写到尾声了。现在,我想写一写这个清理做完之后的后续情况。在做这个清理的过程中,越做到后期的时候,我在做饭和洗碗的时候,就越能够体会到一种宁静和喜悦的感觉。我能够听到煤气燃烧时哧哧的声音,能够看见菜在锅里翻炒时周边的状况,能够感受到切菜时手握着菜刀的感觉,能够感受到洗碗时水流到手上的感觉,等等。而且,感受到这些感觉的时候,我的内心有一种奇特的美妙的感觉。这些感觉虽然过去也有,但是多数时候,我都无暇去和它们在一起,多数时候,我都是和它们分离的。而在这个清理的过程中,我发现它们又慢慢地回到了我的身边,又慢慢地和我融合在一起了。我发现自己在做饭和洗碗的时候心静了很多,不仅如此,就是在其他时候,我的心也静了很多,我的动作放慢了,脚步放慢了,那种觉知周围一切的感觉,似乎又慢慢回到我身上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还发现了一个状况,那就是,我以前如果做出来的饭菜,儿子嫌不好吃而有怨言的话,我就会很容易陷入到情绪中去,并且开始不由自主地评判他,觉得他没有良心,不知道感恩,忘恩负义,等等。在做这个清理的期间,这种状况就没有再出现过。我想,这是因为,我以前是带着痛苦去做这些事情的,做的时候也感到很艰难,所以这时候,如果我的辛苦付出还得不到儿子认可的话,就自然会恼羞成怒,并且把怒气迁移到他身上去。而现在,由于每次做饭之前都要做清理,做饭前我已经把痛苦的感觉清理掉了,所以做饭的时候自然就没有痛苦的感觉了,不仅没有了痛苦的感觉,还能够体验到平静和喜悦的感觉了。这时候,做饭对我来说,就不再是一件痛苦和艰难的事情,而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了。由于这个原因,当儿子再抱怨饭菜不好吃的时候,我已经无怒可迁了,而且不仅如此,我还可以更多地看到他的感受,看到我自己的感受,会更多地去思考下次怎么把饭菜做得更好了。
      我还发现,以前做饭、洗碗的时候,经常会有一种淡淡的忧郁萦绕在心间的感觉,有时候,我还觉得那种忧郁的感觉挺美的,我还挺享受它的,哈哈。但是每次忧郁下来之后,我也会感觉很辛苦很累。现在,那种感觉已经没有了。我想,那种忧郁的感觉,其实就是一种受害者的感觉吧。也就是说,我当时正是在享受做受害者的感觉呢,难怪会在后来感到很累呢,因为受害者的感觉就是会让人很没有力量的。现在,我在做饭、洗碗的时候,更多地是和那个当下的感觉在一起,而没有了其他多余的想法。
      现在做饭、洗碗的时候,我也仍然会经常分神,仍然会经常感受到这里那里的不舒服,但是,这些状况的存在,并不会像过去那样给我带来烦躁和痛苦的感觉,而是看见它们之后,就它们是它们,我是我,我们彼此是分离的。而在过去,每当这些状况发生的时候,我就会陷入到讨厌和抗拒的情绪中去。我看到,这是因为,由于过去在做饭的时候,我的内心本来就有痛苦的感觉,所以这些状况的产生,就会给我带来恐慌,并且加重我本已痛苦的感觉。而现在,我的内心已经没有了痛苦的感觉,所以这些状况的产生,就不会给我带来恐慌的感觉,更不会增加我的痛苦了。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过去在做饭和洗碗的时候,我都很容易感到疲劳,做完之后,我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速速逃离厨房。而现在,我做饭、洗碗之后的疲劳感觉已经几乎没有了。
      做完这个清理之后,我又接着写这篇总结清理的文章,这篇文章写了很长时间,在写这篇文章的这些日子里,我发现我之前对于做饭、洗碗这两件事情的抗拒心理,再也没有反复过。每次在决定做饭、洗碗之前,我都会对自己说,亲爱的,去做饭(或者洗碗)吧!这时候,都会有一个喜悦的声音传出来,好啊,好啊。得到肯定答复之后,我又去观想自己在面对做饭或者洗碗场景时的感受。这时候,有时仍然会是一种喜悦的感觉,有时则会有一些漂浮的抗拒念头跑出来。当有漂浮念头的时候,我就有意识地把它们念出来,有意识地把它们过滤掉。一般情况下,它们很快就会被过滤掉,我的内心也很快就会呈现出一种喜悦的状态,然后我就高高兴兴地去做事情了。由于这个原因,我现在似乎慢慢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每当我在做事情之前,都要让自己去体验一下当下的感觉,当我确认自己对于所做的事情是心甘情愿之后,我才让自己去做。我尽量让自己不要带着勉强的心理去做事情,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对于所做的事情,就又会慢慢地随着抗拒的心理,而变得越来越害怕和讨厌了,而不是像人们所说的那样,一件事情做多了,做习惯了,就会越做越好,越做越喜欢。
      写到这里,我看见,做了这个清理之后,当我再出现抗拒念头时,这些念头是漂浮的。所谓漂浮,就是我是不执著于它们的,只要我看见它们,它们就会立即消失的。但是以前,我对这些念头是执着的,如果不跟着这些念头去做的话,我就会感到很痛苦的。在这个清理做完之后,在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有一天中午,我在做饭之前,在过滤自己的漂浮念头时,发现自己比较执着于某一个念头,于是,我就有意识地对那个念头去做清理。在清理的过程中,我发现,那一次我的障碍是,我认为我再也承受不起这个重担了,我再也受不了了。我想起了小时候妈妈给予了我很多关于回报的精神重担,结婚后前夫给了我很多关于做一个合格妻子的精神重担,想起曾经在某个地方被要求承担过重的担子,想起在听认知课看东西的时候,我也是看到那些房屋的柱子,看到它们上面沉重的屋顶时,就很担心它们会被压垮掉。我看到,这些貌似不同的表面现象,其实都是来自于同样一个根源,那就是,我认为我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重担了,再这样下去我就要被压垮掉了。
      做完上面那个清理之后,我后来在做饭、洗碗的时候,就再也没有为任何一个漂浮念头滞留过了,一般它们都是很快就过去了。当然,以后可能还会有让我执着的念头出现,但是我想,我在做饭、洗碗这两件事情上面的障碍,已经基本上过去了。由于这个原因,现在做饭、洗碗对于我来说,已经不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了。它们作为一件可怕的事情,存在于我的生活中,已经成为一个过去时了。不仅如此,我发现自己现在每当进入厨房的时候,就能够马上宁静下来,真是奇妙的转变啊。
      这个清理做完之后,我大受鼓舞,知道自己存在的其他行为障碍,也是可以通过这个方法得到解决的。记得心理学里面有一种治疗行为障碍的方法,叫做阳性强化法,是通过物质奖励和精神奖励的方法,来改善和调整人的行为障碍的,但是那个方法的治疗效果如何,以及对于我这么严重的问题,治疗效果又是如何,它在生活中的可行性又是如何,我都不得而知。但是,我在这里想说的是,我可以肯定的是,通过清理内在空间这个方法,是可以有效解决行为障碍这个问题的。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以前,我曾经通过自己的努力,克服了害怕做事情的障碍,并且还写文章把那次突破记录了下来。但是后来,我还是随着时日,慢慢地陷入到对于做事情的害怕和抗拒中去了。也就是说,那个问题虽然曾经被我治疗好了,但是后来又复发了。我想,之所以会这样,那是因为,我之前所掌握的方法只是能够治疗问题的表面现象,所以,虽然表面现象被暂时解决了,可是由于问题的根源还在,于是后来就又复发了。而这一次,我是从根源之处着手解决问题的,所以复发的可能性就小很多了。即使有复发的倾向,它的力量也是很小的,因而也是很容易搞定的,正如我的漂浮念头,只要看到它了,它就消失了,就是这么简单。当然,为了预防较为严重的复发,我认为这个清理可以在日后有必要的时候,继续再做一做。但是由于日后的清理只是用来预防复发而已,所以相比之前用来解决问题的清理,它的难度是要小很多的。
      受到这个清理的鼓舞和启发,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期间,由于看到自己在每天出去买菜这件事情上,也存在着强烈的抗拒和痛苦感觉,于是又连续花了一些时间,着手解决了这个问题。在做关于买菜这个清理的期间,由于考虑到白天专门做此清理,会影响到我做自己计划内的事情,所以我就慢慢地把这个清理转移到晚上来了(之前做这种计划内的清理,我都是在白天的时候,在我打算做某一件事情之前,体验对做这件事情的感受,然后才为之做清理的)。在我感觉做一个清理还不够的时候,我就又把清理增加到了三个。现在,每天晚上,都是我集中时间做清理,集中时间解决问题的时间段,而且是集中做三个清理,专门解决当下较为迫切的问题。待一个问题解决完毕之后,再更换一个新的清理项目。由于这个原因,现在做清理有了更强的目标性、条理性,而且也基本实现了让清理为我服务的目的,而不再像过去那样,是我在围着清理团团转,是我在为清理服务,而不是清理在为我服务,哈哈。我想,我的心又自由、自主和自在了很多。
      写到这里,我对自己的未来又增加了不少的信心。一直以来,我对于做饭、洗碗、买菜、收拾屋子这一类的家务活,都是充满了深恶痛绝的感觉,可是这些事情,作为一个家庭妇女,我又不得不每天都去面对,真是苦不堪言啊。同时,我自己也一直都认为,如果我连家里的事情都做不好,都做不开心,那么我又怎么可能会把外面的事情做好,做开心呢?而现在,我真的是有信心把家里的事情做好、做开心了。记得我以前曾经还问过老师这样一个问题,怎样才能够把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做到喜欢?老师回复我,你想得美呀!我都做不到!我知道老师这样回复我是自有原因的,但是对于我来说,对于我这样一个做大多数事情都感到万分痛苦的人来说,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的话,那我这一辈子不就是死定了吗?而现在,我可以肯定地说,我可以做到了,我真的是可以做到了,因为我已经具备这种转化的能力了。我还想说的是,原来解答我那个问题的答案,就在老师的自我认知课上,就在清理内在空间这个法门里。

(來自:古國治先生的博客)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

站長推薦 關閉


南老師說:十二因緣

南老師說:十二因緣 南師在《禪與生命的認知》中強調:千萬要記住,因為佛的一切大小乘的經論,一切修行方法,都是從十二因緣大原則出來的;八萬四千法 .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