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追南師影 憶南師情——與南懷瑾先生有關的新書一覽

追南師影 憶南師情
                    ——與南懷瑾先生有關的新書一覽

  溫州網(溫州日報) 9月29日,是南懷瑾先生辭世一周年。去年的這一天,他在太湖大學堂駕鶴西去。
  在最初的悲痛和忙亂過後,那些追隨他、敬仰他的人們更明白自己應該做的事——逝者長已矣,生者如斯夫。
  書籍歷來是南懷瑾極為重視的思想傳播途徑。他早年在臺灣即創辦老古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負責書籍的保存、整理、出版和發行。自南懷瑾去世的一年時間裡,眾多與他有關的新書也相繼出版或即將出版,人們通過這些書,傳達著對先生的祭奠和懷念。

南懷瑾故園書1.jpg
2013-10-11 02:34



  《南懷瑾故園書》:
  親友信函,展現感情細微變化

  今年9月20日,樂清市三禾文化俱樂部舉行了《南懷瑾故園書》的首發式。這本書由中華書局出版。首發式上,該書主編、樂清市人大常委會主任趙樂強動情地說:『南懷瑾是樂清「偉大的鄉賢」,今天我們出版的不僅是一本書,而是要給樂清造一座文化豐碑。』
  在南懷瑾生前,趙樂強曾多次拜會過他。談到編撰這本書的動力,趙樂強說是感念于南懷瑾先生的歷史性貢獻:「南懷瑾先生在中華民族文化史上,處於一個特殊的歷史時期,起到了特殊的作用,作出了特別的貢獻……先生在中華民族文化發展史的一個大節點上,在海峽兩岸發展史的一個大節點上,都發揮了自己的獨特作用,作出了自己獨特的貢獻。」
  南懷瑾在19歲離開家鄉樂清,為什麼終其一生都沒有回歸故里,于常人來說是一個謎。但讀過這本故園書之後,我們應該可以隱約明白:他對生於斯長於斯的故鄉,是念茲在茲的。
  這本書收錄的寫給家鄉親朋故舊的信劄,並沒有涵蓋全部,還有一些散落民間。與南懷瑾的其他著作相比,故園書不僅閃爍著他的思想和精神,讀者更能從中感覺到他感情深處細微的變化和日常生活的某些側影。
  趙樂強在故園書的前言裡談到:南懷瑾素來睡眠極少,每天醒來後就開始忙碌著各種瑣事,直至夜裡十一點後,方始回到自己的清靜天地,打一會坐、讀一會書、寫一點東西,諸事了手,若是發現肘邊還有書信堆積,就擇其要者回復。因此,其信末所屬的時間大多是深夜三時左右。
  這本故園書中收錄的書信,有三分之二是寫給樂清的朱璋先生的。南懷瑾年少時曾從學于朱璋的父親朱味溫先生,因此二人有同門之誼。為了出版先師詩集,南懷瑾一度頗費周章,用心甚深。
  除了朱璋之外,南懷瑾還給發小乾奶、朝松等寫信,給溫州文史專家張炳勳寫信,給舊友葉潤周、林夢凡寫信,給表弟趙永才寫信。在信中,他也常提起故鄉的人與事,如石宗素、鄭空性、高宗武、叶會西等,有一種燈下閒話的味道。他給樂清的子女寫信不多,往往是寥寥幾句,但語重心長,別有一番嚴父的口吻。
  讀到故鄉親友來信,南懷瑾常常會在不知不覺間掉下眼淚。他曾在給表弟趙永才的信中說:「忘情,人之所難,我雖學佛學道多年,但念舊之情,依然如故,思之,又為自憐而且自笑。」從一些零星信劄中可知,南懷瑾在臺灣重印過《樂清縣誌》,還為之寫過序,幫助過一些樂清同鄉,此後即便流寓美國或香港,他也時時想著為故鄉做些有益的事,修建金溫鐵路以及樂清市老幼文化康樂中心等即是例證。
  南懷瑾早年有一個心願,那就是在老家樂清建一個紀念父母的圖書館,以嘉惠鄉里。他在一封信中說:「因為我生於斯,長於斯,且我在外數年流離困苦,對於人情險峻,世態多變,統統瞭若指掌。但我仍願為之,只有一念,我生身於此地,在我有生之年,能使此地興旺,使後代多福,便了我願矣!如果我的父親尚在世,他一定也會同我的想法一樣。」
  現在讀這些文字,自令人感慨萬千。趙樂強在故園書前言中寫道:讀者諸君無論對南老有多少瞭解或不瞭解,但就此一節,從中你就可以窺見南老那份濃濃的鄉情及其曲折的心跡。

  《懷師!懷師》即將出版:
  30多萬字記錄社會各界心聲

  最近,由我市資深報人胡方松編撰的《懷師!懷師——深切懷念南懷瑾先生》一書,已經初步定稿,目前,正在尋找合適的出版社出版。
  《懷師!懷師》共70多篇文章,30多萬字,收錄有30多幅相關照片。全書主要記錄了社會各界對南懷瑾的回憶和評價,由十四個章節組成,分別是深切的懷念、劉錫榮的回憶、周瑞金的文章、鄉親眼裡的懷師(上)(下)、弟子心中的懷師、構建新國學、催生金溫鐵路、搭建兩岸之橋、宣導兒童讀經、辦學太湖、特別記述(包括了趙樂強、李慈雄、練性乾、王大兆等人的訪談或回憶)、知心對話、子女的心等。
  胡方松說,這本書取名為《懷師!懷師》,包含兩種意義,一是凸現對南先生之尊敬,一是展顯對南先生之懷念。而編撰這本書,是一份情緣,更是一個責任。去年得知南懷瑾先生去世的消息後,在悲痛之餘,他反復想,在這個時候,自己能做點什麼呢?想來想去,決定編撰一本懷念先生的書籍。「我心儀先生已經20多年,並曾當面聆聽過先生的教誨,寫過並編發過有關先生的文章。編撰一本懷念先生的書,是對先生的一個深切緬懷,是對歷史的一個鄭重交代。」
  《懷師!懷師》這本書的編撰,得到社會各界人士的厚愛,有主動提供資料和文章的,有精心幫助審閱書稿並提出建議的,有熱忱為出版提供資金支援的。這使編撰者深為感謝。書中所收文章,絕大部分為溫州人所寫,或在溫州的媒體上刊登過,或應編者所約而撰。其中,也有部分文章為編者自己整理和撰寫。
  胡方松談到,編書過程中,幸遇幾位給他極大幫助的人,他用了幾個「最」來表達他的感謝——
  最令人感動的是原中紀委副書記劉錫榮。他曾在溫州工作了10年,先後擔任過溫州市委常委兼秘書長、溫州市委副書記、溫州市長和溫州市委書記一職,是溫州地方主官中最早到香港拜訪南懷瑾先生的,和南先生有不同尋常的友誼。胡方松為編此書,通過電話找到劉錫榮,劉錫榮當即表示支持。「我原來想請一位元記者通過訪談的形式,記述他對南先生的回憶,可他卻說不麻煩記者了,還是由他自己動筆吧。經過10多天的回憶整理,寫了一篇長達8000多字的文章,托人從北京帶到溫州給我。同時,還把幾封信也複印帶給我,好一起收入此書。這份情意,讓人感動不已。」
  最讓人感激的是原人民日報副總編輯周瑞金先生。周先生是最早在內地媒體上撰文傳揚南懷瑾是「奇人、奇書、奇功」的人,也是最早撰文傳揚南懷瑾是「國共和談信使」的人,他還是到太湖大學堂拜訪南懷瑾最多的高級幹部。「他聽說我要編撰此書,連聲說好,並當即同意把他的三篇文章收入書中。」
  最讓人不能忘懷的是樂清市人大常委會主任趙樂強。南懷瑾晚年定居太湖邊後,趙樂強多次前往探望。「聽說我要編撰此書,他不僅自己安排時間接受採訪,而且推薦介紹南老在大陸的弟子接受採訪。這使本書更為完整,對我的編撰工作也是一個很大的推動。」
  最令人感謝的是南懷瑾弟子李慈雄。李慈雄現為上海斯米克集團總裁,業內有「地磚大王」之稱。李慈雄早在臺灣大學讀大二時,就拜在南懷瑾名下,成了南懷瑾的嫡傳弟子。「他對南老先生極為虔誠,對南老之書極富研究。他事情千頭萬緒,在百忙之中,安排時間接受了我的訪談,並提供了自己親書的懷念文章。」

  復旦、東方兩大出版社
  正在出版更多相關書籍

  在內地,復旦大學出版社和東方出版社,是被南懷瑾授權且目前出版南懷瑾相關著作最多的兩家出版單位。
  南懷瑾的書進入內地準備出版之時,他對出版社曾小心謹慎地反復選擇。幾經權衡,1990年,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成為最早出版南懷瑾著述的內地出版社,至今已出版南懷瑾著述二十四種,基本上都是他的代表作。
  2012年7月12日,南懷瑾先生在太湖大學堂專門約見了復旦大學出版社常務副總編孫晶。南懷瑾說,還會繼續保留臺灣老古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與復旦大學出版社的合作。南懷瑾也指出了排印中出現的一些疏漏,並提出了具體的解決方案,包括封面設計、紙張以及要求出版社派人到太湖大學堂參與校對等等,事無巨細,一一交待。孰料兩個多月後南先生仙逝,這些囑託竟成遺願。
  遵照南先生的交待,復旦大學出版社隨後在臺灣老古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的獨家授權和大力支持下,整理編輯《南懷瑾選集》(典藏版)。該書於今年上半年面世,比之2003年復旦版的選集有了明顯的進步。
  東方出版社是在2008年起與南懷瑾先生的圖書出版結緣的。南先生去世前夕,親自簽字授權東方出版社出版大陸簡體字版的幾本著作,現已陸續面世,其中包括《瑜伽師地論》《孟子與離婁》《孟子與萬章》《二十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等。到目前為止,東方出版社經南懷瑾授權出版的圖書已有13種18本,且都在版權保護期內。
  其中,《瑜伽師地論》是南懷瑾先生去世後內地出版的第一部他的作品。該書被認為是學佛修持者首要必讀的典籍,依次涵蓋了人道、天道、聲聞道、緣覺道、菩薩道的修證。南懷瑾以人我的實際經歷加以說明,並配合義理講解,目的在於領引修行者入正修行之路。
  為表達對南懷瑾先生的懷念,東方出版社近來還編輯出版了《點燈的人——南懷瑾先生紀念集》、劉雨虹所撰《禪門內外——南懷瑾先生側記》,南懷瑾弟子、美國華盛頓大學教授侯承業所撰《南懷瑾與金溫鐵路》,也將於近期出版。




-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

站長推薦 關閉


南老師說:淨念相繼與如何往生淨土

淨念相繼與如何往生淨土 懷師 開示 2012年2月29日晚飯後    (大眾念佛,師拍案,佛號聲嘎然停止) 這個時候沒有佛號,這句「阿彌陀佛」的名號,一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