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汪辜會談20週年:南懷瑾建密使平臺促成會談 /鳳凰網

汪辜會談20週年:南懷瑾建密使平臺促成會談

鳳凰網2013年04月27日


1993年4月27日,汪道涵(左)與辜振甫首次在新加坡舉行會談。.jpg
2013-5-4 09:55

1993年4月27日,汪道涵(左)與辜振甫首次在新加坡舉行會談。

“兩岸之道,唯和與合”  
——寫在“汪辜會談”20週年

文/周瑞金

      20年前的1993年4月27日,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會長汪道涵先生和台灣海峽交流基金會會長辜振甫先生,在1992年達成的“九二共識”基礎上,在新加坡主持舉行了舉世矚目的“汪辜會談”。

      這是兩岸授權民間團體最高負責人首次舉行的正式會談,也是海峽兩岸高層人士在長期隔絕之後的首次正式接觸。會談順利簽署了《汪辜會談共同協議》等四項協議。會談的成功,開啟了海峽兩岸以和平方式處理彼此間關係的新篇章,標誌著海峽兩岸關係發展邁出了歷史性的重要一步。

(一)汪辜兩度會晤,儘管一波三折,終於開拓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新局面

      20年來,由“汪辜會談”發端的兩岸關係,一波三折地艱難向前發展著。1995年由於李登輝借私人訪美進行分裂中國的活動,兩會協商一度被迫停止。過了三年,在兩岸同胞共同努力下,汪道涵先生與辜振甫先生於1998年10月在上海再度會晤,雙方達成了包括繼續進行政治、經濟等廣泛內容的對話及汪道涵會長應邀訪問台灣的四項共識。辜振甫先生還到北京會見了江澤民主席,進行愉快的交談。這一春意初現的新局面,由於1999年7月台灣當局拋出“兩國論”,再次遭到破壞,重新陷入僵局。後來,新任台灣當局領導人拒不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兩岸關係更是雪上加霜。汪辜兩老,對隔海峽,咫尺天涯,從此無緣相見,抱憾終身。

      誰也料想不到的是,兩岸聞名遐邇的“汪辜會談”主角、好友、會談夥伴,一個(辜)在2005年年頭1月3日,一個(汪)在2005年年尾12月24日,相繼駕鶴西行。兩位老先生一為儒宦,一為儒商,共同酷愛中華文化,同樣學貫中西,儒雅倜儻,喜愛京劇,為著祖國統一大業兩老晚年緊密相隨,嘔心瀝血,留下人間絕響,譜寫了中國現代史上一頁壯美的篇章!

      正如汪道涵先生在辜振甫先生去世後,發給他家屬的唁電中所説:“汪辜會談,兩度執手;九二共識,一生然諾……兩岸之道,唯和與合,勢之所趨,事之必至。期我同胞,終能秉持九二共識與汪辜會談之諦,續寫協商與對話新頁。庶幾可告慰先生也。”

      後繼者真誠秉持“九二共識”與汪辜會談之諦,續寫了協商與對話的新篇章。在辜振甫老先生與世長辭後不久,2005年4月國民黨主席連戰開啟了訪問大陸的“和平之旅”,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與連戰會晤達成五點共識。這是國共兩黨領袖暌違60年後的首次握手,實現了國共兩黨第三次合作,為兩岸關係發展到歷史新階段,奠定了牢固的基礎。

      緊接著,2005年5月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踐行“搭橋之旅”,7月台灣新黨主席鬱慕明又踐行“民族之旅”。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與宋楚瑜會晤達成六點共識,與鬱慕明會晤達成反對“台獨”、維護台灣同胞權益的共識。儘管連、宋、鬱三人都只是在野黨領袖,然而他們的大陸行以及“胡連會”、“胡宋會”、“胡鬱會”,毫無疑問推動著海峽兩岸關係的改善,贏得台灣六成以上民眾的支持,使得台灣的登陸潮持續升溫,“反獨、善意、和平、雙贏”成為島內民意的主流。
在這個重要歷史關頭,汪道涵先生強撐著虛弱的病體,在上海錦江小禮堂和虹橋迎賓館分別會見了來訪的國民黨主席連戰和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在他生前終於見證了由“汪辜會談”開創的國共第三次合作的歷史性新場面!不久,汪老先生與世長辭。

      在迎來“汪辜會談”20週年的今天,可以告慰汪道涵和辜振甫兩位老先生在天之靈的是,海峽兩岸關係協同破冰,兩岸全面直接雙向三通實現了,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ECFA)簽署了,兩岸全方位交往格局形成了,兩岸在涉外領域的內耗大幅減少了,對話更加順暢了,寶島自由行的大門也打開了,兩岸的經貿關係、文化交流擴大了。兩老晚年傾注兩岸關係改善,推動祖國和平統一事業的心血,終於沒有白花。

      歷史在前進,時代在進步。兩岸的良性互動不斷前行,和平發展是大勢所趨,祖國統一是民族的共同意願。國民黨重新在台灣執政,使國共兩黨有了在反對“台獨”、堅持“九二共識”的基礎上進一步改善和發展兩岸關係的良好條件,推動臺海形勢總體上趨向穩定,兩岸關係發展出現難得的歷史機遇。

      在此局勢下,海峽兩岸關係協會與台灣海峽交流基金會,終於恢復了1998年以後中斷10年之久的商談,迄今簽署了18項協議,達成多項共識,解決了諸多事關兩岸民眾切身利益的問題,對協議範圍內的兩岸人民交往、經濟合作、權益保障作出了制度化的安排。兩岸的經濟、文化、社會聯絡達到60多年來最密切的水平,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理念深入台灣社會,激進“台獨”主張進一步喪失市場。這是多麼的鼓舞人心啊!

(二)為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作出積極貢獻的三位歷史老人:汪道涵、辜振甫、南懷瑾,值得懷念,值得敬崇

      喝水不忘掘井人。在紀念“汪辜會談”20週年的時候,我們應當牢記為拓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作出積極貢獻的三位歷史老人:汪道涵、辜振甫和南懷瑾。

      汪道涵先生於1980年受中央之托,從北京來上海擔任主要領導,1981年4月當選為上海市長。我當時在解放日報任記者、評論員,工作上與汪市長時有接觸,得到他熱忱、誠懇的指導。他任市長五年間,領導制定了上海總體發展和城市建設兩部發展戰略,贏得中央和上海人民的讚賞,顯示了他學貫中西、通古博今的學者型地方行政長官的本色。1986年我跟隨他訪問了東北齊齊哈爾、佳木斯、牡丹江三市,他時常引經據典,引人入勝,耐人尋味,其言談舉止之儒雅風度和學者風範,留給我極深印象。

      他離任後,江澤民同志接任了上海市長。在1989年黨和國家危難之際,江澤民同志受命擔任黨中央總書記。臨行之前,汪老曾手書林則徐名句相勉:“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趨避之”。1991年12月,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成立,76歲的汪老出任會長,從此他為兩岸關係辛勞奔走,殫精竭慮,直至生命最後一刻。不久,我從上海調到北京人民日報社工作,我每次回上海都要去拜訪汪老,他很健談,話題最多的是兩岸關係。1995年我特地來上海,參加了朋友們為他舉辦的八十華誕壽宴,氣氛熱烈,交談甚歡,其情其景猶在眼前。

      汪老一生從事革命,經歷豐富,貢獻良多。他晚年擔任海協會長14年間,致力於兩岸事務而創造出的業績,從“九二前密談”到“九二共識”,從九三“汪辜會談”到九八“汪辜會晤”,這應當是他一生最輝煌的成就,也是他留給兩岸國人最出彩的華章。

      據我從國學大師南懷瑾先生處了解到,汪老介入兩岸事務,早在他任海協會長之前。南先生在美國隱居三年後,于1988年返抵香港寓居。在他剛住下來的第六天,當年在成都軍校的老同事、全國政協常委、民革中央副主席賈亦斌突然找上門來,接著又介紹中央對臺工作負責人楊斯德與南先生接上關係。當時,中央選中南懷瑾這個“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隱士式人物,作為兩岸關係的傳話人,一是南先生與李登輝能夠談得上話;二是南在兩岸政治圈中有廣泛人脈關係,了解兩岸的政治和歷史;三是南有一定社會地位和聲望。應當説在當時歷史條件下,南是兩岸關係唯一合適的牽線人。

      為著民族統一大業和兩岸人民的福祉,南先生抱著積極態度參與其中,不久即應李登輝的邀請返臺與李共商對大陸政策。從1990年月12月31日開始,終於促成兩岸密使在南先生香港寓所重開國共兩黨會談。在兩岸代表第一次會談中,南先生即提出建議:“我編一個劇本,你們審查。我建議成立一個中國政經重整振興委員會,包括兩岸兩黨或多黨派人士參加,修改歷來憲章,融合東西新舊百家思想,以及中華文化特色的社會主義的憲法、國號、年號問題,都可以在這個委員會內商量,成為全中國人的國統會。這是上策。中策是大陸劃出從浙江溫州到福建泉州、漳州和廈門一塊地方,台灣劃出金門馬祖,兩岸合起來搞一個經濟特區,吸收臺港等地百年來的經濟工商經驗。有力出力,有錢出錢,做一個新中國的樣版。最重要的是為國家建立南洋海軍強有力的基地,控制南沙及東沙群島,對東南亞——太平洋海域建立管制權力。下策是只對兩岸經濟、貿易、投資、通與不通的枝節問題商討解決辦法。大家談生意,交換煤炭石油。”

      會談了幾次,終因雙方分歧太大,未獲進展。於是南先生提議大陸方面增加汪道涵和許鳴真(曾任國家安全部長許永躍之父)二人為密使,參與會談。由此,提升會談份量,增進會談效果,促成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成立,汪老被江澤民主席委任為會長。1992年6月,南懷瑾先生披褂上陣,為兩岸密使親筆起草《和平共濟協商統一建議書》,提出“和平共濟、祥化宿怨;同心合作、發展經濟;協商國家民族統一大業”三原則。此建議書由汪老直接送達江澤民等中央領導,獲得肯定。終因李登輝沒有回應而失之交臂。從此,南懷瑾先生退出兩岸密使的會談。而在汪老的努力下,兩岸密使又分別在珠海、澳門、北京等地密會多次。

      1992年10月28日至30日,以汪道涵為會長的海峽兩岸關係協會與以辜振甫為董事長的海峽交流基金會,在香港舉行了成功的會談,雙方達成“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各自以口頭聲明方式錶述”的共識,這就是“九二共識”。這個共識一直成為兩岸對話與談判的基礎。1993年4月27日,在汪老積極倡議和大力推動下,經兩岸共同努力,備受矚目的第一次“汪辜會談”,終於在新加坡正式舉行,標誌著兩岸關係邁出歷史性的重要一步,引起世界震動。

      1995年春節前夕,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江澤民就發展兩岸關係,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問題,發表了著名的八項主張。汪老當即向江主席舉薦南懷瑾先生,並將我當時在一家雜誌上撰寫的介紹南先生情況的《奇書、奇人、奇功》一文,也推薦給江主席參閱。同時,汪老又代表江主席邀請南先生回大陸,與江主席直接見面交談台灣社情與推動兩岸關係方略。由於南懷瑾先生抱有傳統的“士大夫”氣,對國共兩黨始終抱著“買票不入場”的態度,沒有得到江主席正式的書面邀請,終不為所動。兩個多月後,南先生才以探望許鳴真為由(當時許在上海醫院處於病危狀態),從香港動身來上海與汪老見面。並用了四個多小時,向汪老敘述台灣歷史沿革,民心民意所在,台灣政情黨情社情,以及國民黨近況與李登輝的變化,強調攻心為上,文化統一領先。同時,南先生對大陸當局對臺實行“文攻武嚇”政策也提出了直言不諱的批評。

      就在兩岸關係渡過危機、處於微妙階段的時候,1998年10月中旬,辜振甫先生應邀率領海基會代表團訪問上海和北京,與汪老再度聚首,並同江主席進行坦率交談,最後達成汪老應邀訪問台灣等四項共識。應當説,這是汪老以溫和、理性、創意之和談風格化解雙方矛盾分歧,使兩岸關係春意初現。

      恰在1998年10月下旬,我應台灣“中央通訊社”的邀請,將率領人民日報社新聞代表團訪問台灣。我為此專程到上海向汪老請示訪台注意事宜及應對方略。汪老當時殷殷囑我多與台灣新聞媒體交流溝通,要做“春江水暖鴨先知”的“春江鴨”。他要我以大陸第一大報的身份推動兩岸媒體合作,爭取台灣當局同意兩岸主流媒體互派長駐記者。他還要求我去拜會辜振甫老先生,代他致意,並了解台灣政界對剛達成的汪辜會晤四點共識的反應。後來,我們的代表團台灣之行,基本上就是按汪老的意圖進行的。

      到達台北的第二天,我們代表團便拜訪了辜老先生。他在台北臺泥大廈自己辦公室親切會晤代表團成員,與我們進行了一個多小時的無拘無束的交談。一開頭他就談大陸之行與汪老會晤的感想。他説:“我有五十五年未到北京,五十三年未到上海,再到大陸我有驚世之感,和以前的情況不能比。大陸二十多年來改革開放成功的景象,令我印象深刻。這次與汪老會晤是在兩岸關係的冰凍很久後舉行的,顯示了兩岸以協商代替對立時代的來臨。我看,兩岸只要多接觸,以中國人的智慧一定能找出一條解決問題的路子來的。”他談到未來兩岸之間媒體的交流很重要,互派長駐記者是好的方向。辜老談起這次大陸行與江澤民、汪道涵先生見面聊天情景,頗為感奮歡愉,説自己在台灣“立法院”報告大陸行時,有三位立法議員高興得唱京戲,還有人獻花,這是前所未有的。他説“行政院長”蕭萬長急於了解大陸情況,特請辜老共進晚餐,台灣政界大都正面看待四點共識。各方都將作出規劃,推動兩岸關係。在這次會見中,辜老也坦誠地提出,國際空間問題是台灣人最關心的了。台灣沒有一定的國際空間,有些人是會豁出去的,所以要為台灣留一點空間。最後他充滿感情説:“今年我已83歲,所剩時間不多,我這一輩的人也許看不到兩岸統一了。我這個年齡已經無所求,只想為兩岸統一貢獻一點力量,希望兩岸統一快一點。”國民黨主席連戰説:辜老是一位溫文儒雅、博學多聞、雍容大度的人,他在兩岸的地位,島內無人能夠取代,他對兩岸關係的著力,令人讚嘆!

      當時,我們代表團在台北遍訪了台灣主流媒體,與台灣新聞界頭面人物都見了面,取得了良好的交流溝通成果。代表團從台灣訪問歸來,途經香港。因汪老事先交待我到香港應去拜見南懷瑾先生,聽取他對“汪辜會晤”的反應。這是我第一次去南先生香港寓所拜訪神交已久的南先生。當時他82高齡,精神矍鑠,稱我為“南書房行走”來了。一語雙關,既説我是中央機關報主持言論的副總編常跑中南海,又戲稱今天我是到“南懷瑾書房行走來了”。當我代汪老向他致意,並問起他對“汪辜會晤”的看法時,南先生心直口快説道:“現在兩岸都説好,我看不會有結果。‘汪辜’閩南話是‘黑鍋’,而李登輝這個人你們都沒有看透。他在執政初期,權力基礎未穩,利用密使會談,緩和兩岸關係,取得大陸對台灣地位的認可,得以騰出手來將李煥、郝柏村、林洋港等政敵消除掉,鞏固自己權力。現在,李登輝不同了,他會容忍汪道涵去台灣講統一嗎?”

      我一回到上海,汪老馬上會見我,聽我彙報台灣之行。他特別關注南懷瑾先生的反應,我當時隱諱“黑鍋”之説,只説南先生不看好兩岸關係的改善,認為汪訪台機會渺茫,李登輝已發生變化了。真想不到,南先生對我説的話,竟成讖語。1999年7月李登輝拋出“兩國論”,使汪老台灣之行終成泡影。

      進入新千年後,汪老一如既往,專注于兩岸關係和祖國統一大業。然而,他的身體狀況已力不從心。上世紀90年代中葉,汪老患胃癌動過大刀,近年來又不幸罹患前列腺癌和胰腺癌,病情相當嚴重。而他的夫人又先他而逝,更是雪上加霜,雙重打擊。但汪老以一個共産黨員的堅強毅力,為兩岸和平和祖國統一鞠躬盡瘁,在茲念茲仍舊是家國情懷。2005年5月初,汪老體內癌細胞已擴散,多次化療使他頭髮疏掉許多,但他強撐病體在錦江小禮堂和虹橋迎賓館分別會見來訪的國民黨主席連戰和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出現在公眾場合的汪老,仍然是神采奕奕,溫和醇厚的樣子。但會見後,他經歷了一次大手術,很長時間臥床不起,直到12月21日上午10時,他最後一次從瑞金醫院打電話到辦公室詢問兩岸情況,三天后即與世長辭。

      當時,正在閉關的南懷瑾先生,得知汪老仙逝,遂在關中超度老友,並撰輓聯一幅——海上鴻飛留爪印,域中寒盡望春宵。南先生以此聯表達了對國共合作信使同僚的哀悼之情,認為汪先生走了,“汪辜會談”也畫了句號,希望兩岸關係的寒冰期早日結束,開啟新的“春宵”時代。

      汪道涵、辜振甫、南懷瑾,三位歷史老人真是時代精淬出來的典範,是兩岸關係的卓越開拓者!他們對兩岸人民的共同命運,有著深切的關懷與使命感,在人生最後歲月裏,無私無我地奉獻投入,毫無個人的利益算計。其人品、氣質、胸懷、意志,其學養、歷練、視野、風度,不但在同儕中卓然拔萃,在後來者中恐也難以超越。在迎來“汪辜會談”20週年的今天,我們深深地懷念他們,敬崇他們!

(三)“汪辜會談”精神當發揚光大,努力夯實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基礎,為實現兩岸和平統一的歷史偉業創造良好條件

      20年後回看“汪辜會談”,仍然閃爍著耀眼的光芒。會談留下寶貴的歷史財富,對今天鞏固和深化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仍有重要價值。雙方在會談中相互尊重、平等協商,為兩岸各個領域的互助合作提供了可資借鑒的範例,開啟了兩岸從高危的對立時代轉向和平談判的時代。特別是海協會和海基會的聯絡與溝通管道的確立,打開兩岸溝通正常化、制度化的大門,對兩岸不同級別和層次的領導人互訪及解決兩岸交往中存在各個領域的問題,起著積極推動和促進的作用。同時,會談的成功有助於增進兩岸的互信,説明只要雙方本著“求同存異,平等協商”的原則坐下來交談,許多問題都可望得到解決。這就是“汪辜會談”的歷史意義所在。

     “兩岸之道,唯和與合”。20年來兩岸關係發展的實踐,證實了汪道涵先生概括的這句話是真理,是歷史的正確結論。在對臺工作承前啟後、繼往開來的新形勢下,黨的十八大在保持對臺工作大政方針連續性的基礎上,又與時俱進地提出了對臺工作的指導思想和基本要求。要求我們全面貫徹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重要思想,鞏固和深化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基礎,不斷為祖國和平統一大業創造更充分的條件。

      兩岸和平統一,是中國歷史上前無古人的開創性偉業,需要在實踐中不斷開闢前進道路。從鄧小平同志創造性地提出“一國兩制”的偉大構想,到江澤民同志提出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的八項主張,到胡錦濤同志提出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重要思想,我們黨都在實踐中不斷總結經驗,不斷深化對和平統一規律的認識。今天,我們有了一個重要的判斷:只有確保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才能保證和平統一的順利實現。先和,後合,即兩岸關係先和平發展,才能迎來和平統一,這就是“汪辜會談”20年來,我們從理論到實踐對兩岸關係認識的新概括、新昇華。

      為確保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我們要始終堅持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的原則,維護國家領土和主權完整,這是推動兩岸關係的政治基礎。雙方都認為台灣和大陸沒有分裂為兩個國家、兩岸不是“兩個中國”,兩岸關係不是國與國的關係。這就可以求同存異,求一個中國之同,存一個中國政治涵義認知之異,以利於增強政治互信,保持良性互動,進一步共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

      為確保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我們要持續深化兩岸交流合作,推進兩岸協商談判,拓寬兩岸和平發展的前進道路,這是推動兩岸關係的重要途徑。要積極探索國家尚未統一特殊條件下的兩岸政治關係,通過合情合理安排,打開破解政治難題的瓶頸;商談建立兩岸軍事安全互信機制,以利緩和臺海局勢、降低軍事安全顧慮;協商達成兩岸和平協議,一起承擔避免國家分裂的義務和責任,一起規劃兩岸關係進程,構建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框架,開創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新前景。推進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ECFA)後續協商和有關合作,深化經濟合作,夯實兩岸和平發展的經濟基礎。擴大文化交流,共同弘揚中華文化優秀傳統,築牢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文化基礎。密切人民往來,發展兩岸社會各界尤其是基層民眾交流,強化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社會基礎。促進平等協商,加強各個領域的制度建設,繼續解決兩岸民眾關心的實際問題,推動兩岸交往的機制化、常態化、規範化。

      為確保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我們要努力促進兩岸同胞團結奮鬥,互助互諒,互信互愛,共享兩岸發展成果,不斷匯聚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力量,這是推動兩岸關係的強大動力。凡是有利於增進兩岸同胞共同福祉的事情,都要盡最大努力做好。本著以人為本、為民謀利的理念,滿腔熱忱關心台灣同胞,切實保護台灣同胞權益,積極採取對臺惠民措施,讓台灣同胞獲得實實在在的利益,團結台灣同胞維護好、建設好中華民族共同家園。

      為確保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我們要堅決反對“台獨”分裂圖謀,努力營造兩岸關係穩定環境,這是推動兩岸關係的必要條件。近年來,“台獨”勢力數度受到沉重打擊,但是“台獨”勢力沒有拋棄幻想,仍在阻擾兩岸關係發展。所以,在大好形勢下我們必須繼續反對和遏制“台獨”活動,決不允許“台獨”分裂行徑損害兩岸同胞共同利益,堅決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歷史趨勢。

      在紀念“汪辜會談”20週年之際,喜見海峽上空陰霾散去,兩岸撥雲見日,重現燦爛。以寬容對待歷史,以前瞻對待未來,遵循“建立互信、擱置爭議、求同存異、共創雙贏”的方針,按“先易後難、先經後政、把握節奏、循序漸進”的思路努力,台灣和大陸一定能在同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程中完成祖國統一大業,這難道還有什麼疑問嗎?


                                                          寫于2013年3月8日上海



(周瑞金先生獨家授權鳳凰網,轉載請註明來源!)




-

返回列表

站長推薦 關閉


懷師開示《淨念相繼與如何往生淨土》的重要性/古國治 先生

南懷瑾先生開示《淨念相繼與如何往生淨土》的重要性 古國治 先生 南懷瑾文教基金會最近發佈了懷師于2012年2月2日的開示,這段開示對學佛修行而言,非常重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