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呼吸是我的珍寶 /張婉玲

禪修心得·呼吸是我的珍寶
            -莊嚴寺安般念禪修記趣回覽

-張婉玲
-2012.11(慧訊)

      今年,「安般念」禪修營就參加了三個,九月初莊嚴寺的這次趣事多多。
      原本報了名,臨禪修前幾天,日程起了變化,於是通知寺裡不能去了。可是,接到海樂法師一封郵件,寥寥幾個字,令我再度修改計劃,如期上山來了。

      說來真的像故事。禪修前一周,終於如願在Pocono山裡租了木屋,所以起意捨方丈的「安般念」而去獨自修練安般念。因幾個月前參加了兩次ananpanasati禪修,自以為所學夠用了。海樂師父來郵說,山上有稀有茶品,心中蠕動,於是從Pocono 山裡趕到莊嚴寺。其實,令我心動的不是茶品,是法師們誠摯的菩薩熱忱。
      這一來就有了這次有趣的三日禪修經歷。


施與滴水,獲之湧泉

      步入寮房,愕然發現我的名字被列為女眾學員長,這令我驚恐萬分。又聽說這次禪修有90人之多,更是慌張。做簡報時剛剛在蒲團上坐定,就被主持法師叫起來,吩咐我為師父們現場翻譯,於是再度慌了手腳。不過,表現平庸的第一晚過去後,心也平穩了。因為記起開照長老的話,他常說,做事只需行職責、盡本分,「結果」就無需計較了。於是,放掉了「我」的概念,突然添加的責任已沒了重量,心無掛礙地去做就好了。
      其實,我所做的真的很少:領誦齋前供養,寢前熄燈,幫學員解決些問題,偶爾做做翻譯,好像再沒做什麽了。
      這些微的滴水,卻獲得同修學員們的湧泉相報,令我感恩不盡。我聽了很多「辛苦了」的問候,還謝我「跑前跑後」。其實,我連出坡的任務都沒有,真的輕鬆,早餐後還有空閑在樹下散淡地呷幾口咖啡呢。
      學員師姐們善良體貼,除了「謝謝」,還會讚揚聲音和笑容。這真是當之有愧的意外收獲。就在去年感恩節參加「四無量心」禪修時,還被方丈批評面目過於嚴肅呢。這次,因為有了為眾人服務的機緣,竟然無心插柳,笑容都被帶了出來。其實,該道聲「謝謝」的本應是我!
      這面容的改變還引發了下面的小故事。

我夠謙卑嗎?

      禪修第二天,有一位學員在身後叫住我,她怯怯地小聲問“Can I talk to you?”我本來是嚴守禁語的,但見她滿眼的企盼,突然意識到我的職責。於是,我倆在長凳上坐下。她的開場白於我是又一個意外。她說,「妳看上去很和善,很謙卑。我不敢找別人,所以來找妳。」
      我夠謙卑嗎?我知道這不是我的特點。每次讀《慈經》,讀到「欲獲得寂靜的善行者,應如是修學:堪能、誠懇及正直,謙恭、柔和與不慢」時,我內心會有做賊心虛的顫動,因為我知道後三項美德離我有多遠。
      難道,承擔了些許服務,竟幫我減少了「慢心」?就在那一刻,我要向施與我這職責的師父們說聲「感恩」!

鼾聲似溪水

      禪修時最怕睡在「鼾聲」旁邊。這次真巧,它就在身邊。莊嚴寺的寮房是一張大通鋪,於是,聲音就伴了鋪板的顫抖。
      以往,我會特別留意那些鼾聲的。這次,心卻「寂靜」了許多,也許是因為剛剛從Pocono山裡過來?山裡的木屋就在溪水旁,每夜都伴著嘩嘩的水聲入眠。那聲音不比這鼾聲輕小,也不比這鼾聲更有節奏感。若那溪水聲能予人安謐,這鼾聲為什麽就不可呢?
      於是,告訴自己,這鼾聲就是溪水聲。結果,我得以夜夜好眠。

「呼吸」是珍寶

      方丈師父帶禪一向很辛苦。他從早到晚都與學員廝守在一起。我們在地上打坐,他在台上坐。我們坐禪或行禪時,他去小參室答疑。我們休息盥洗,他不是繼續答疑,就是忙辦公室事務。夜晚,我們休息完畢返回禪堂,他又面帶倦容地作晚間開示。雖有倦意,好玩的故事卻沒有少講,常有笑聲在大佛殿迴盪。
      大佛殿的夜晚非常殊勝。潔白的佛像清晰地映在後面巨大的玻璃門上,好似佛陀從夜幕下的天空而來,面容是同樣的端詳。前看後看、裡面外面,都有佛,心自然就安穩了。
      這次學的業處是呼吸。方丈師父反覆叮嚀,呼吸是我們最寶貴的東西。
      第二天的一支香,我覺得輕安舒適,呼吸漸漸慢了下來,似遊絲,若有若無。感覺到方丈走下台,在我們身邊觀察。隨後,他輕聲地說,若感到沈滯,把心提起來,要知道,你的精進會帶你到 Samadhi。聽到這,淚水已湧了出來。方丈又說,專註你的呼吸,把「呼吸」當作你的珍寶,不要丟掉。
      有師父這樣辛苦地教導,懈怠真的是一種罪過。

黑象變白象

      短短兩三天的禪修,新東西學了不少。溫習了出入息觀十六行中屬於「身念處」的四部前奏曲, 即知息長、知息短、遍身息及止息。以往,我不喜歡起熱身作用的「數息」,這次,身心安寧,「息」都可以不急不躁地數了。
      沒想到「長短息」還有不同的觀法兒。可以觀「息」的「始-中-末」,也可以觀「入息-拐彎-出息-拐彎」。新學的第二招對我這視覺型人(visual learner)來說,用起來真的便利,輕輕鬆鬆就上手了。漸漸地,這「拐彎」越拉越長,與出息、入息融合為一圓環,那是遍身輕安的時刻。
      最喜歡「黑象變白象」的故事。第二晚開示,方丈師父講禪定次第「九住心」,還帶來一副精美的圖畫,是一張手繪的《調象圖》。這源於藏傳的唐卡,圖上有六彎的道路,路上有和尚、大象、猴子、兔子、火焰等等。道路起點處,漆黑的大象(心)領先,和尚被遠遠地拋在後面,一路上有猴子(掉舉)、兔子(細微散亂)纏繞。漸漸地,黑象一點點退去黑色,猴兔也由黑變白。到了第六彎,和尚已安坐洞間,潔白如玉的象,乖乖地俯臥在旁邊,猴兔已無了蹤影-心調柔了,好一派大自在。
      何時我也可以有隻白象伴身側?

海樂法師

      初識海樂師父時,他還是在家人,與我們一起在Manhattan上方丈的讀書班。後來一次上課,他已換了出家人的袈裟。他是方丈的第一位弟子。
      方丈的禪修以英文進行,通常也只有極少數學員不識英文。僅為了這幾位學員,海樂師父就要全程翻譯。我知道同聲翻譯的辛苦,在條件好的會議上,同聲翻譯都是每二十分鐘一輪換,海樂師父可是連續數小時邊聽邊譯。去年一次多日禪修,看師父辛苦,請纓說可以偶爾替換他。至今還記得他的回答。他說,你是學員,禪修時間很寶貴,不要分心。
      這次禪三結束後,有人問海樂師父出家的因緣,他的答覆是那樣的簡單質樸。他說,看到法曜師父在寺院作方丈很辛苦,想幫幫他。
      海樂師父,向您恭敬頂禮!

望天外雲捲雲舒

      第三天,該捲鋪蓋回家了。早餐後,心裡有些戚然,似乎每次離開寺院都會有這樣的不捨。獨自坐在齋堂外的木凳上,有微風拂面。心裡也沒什麽思緒,於是,間間斷斷地觀著呼吸。
      抬頭看樹,望見藍天白雲。晨啟的太陽掛在天邊,在一團曲捲的雲縫間。再細看,有如紗的薄雲從左向右移動,舒展輕曼;也有厚厚的雲,像碩大的棉花。是呀,「望天外雲捲雲舒」,我的去留也該瀟灑自在些,有何不捨?
      於是,歡歡喜喜下山了。






-

返回列表

站長推薦 關閉


南老師說:十二因緣

南老師說:十二因緣 南師在《禪與生命的認知》中強調:千萬要記住,因為佛的一切大小乘的經論,一切修行方法,都是從十二因緣大原則出來的;八萬四千法 . ...


查看